Zeke Li : 早期基督教的失傳母神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sophia

猶太智慧傳統

女性獨立神格「智慧」在創造萬物之先已存在《箴 8:22》、是「純愛、敬畏、智德和聖愛的母親」和「當受讚揚者」《德訓篇》、是「造萬物的技師」、「統治所造的萬物」及「以她那高貴的身世為榮與神生活在一起,萬物之主愛慕著她」《智慧篇》。

猶太哲學家斐羅的詮釋

第一世紀希臘化猶太哲學家斐羅指「智慧」(Sophia) 為一女性神格,同為神的母親、妻子和女兒,視「智慧」與「道」(Logos) 為對等的陰陽二性,兩者共同分享著「神之首生」、「第一序」、「神的代理人」和「人神間的中保」的身份。斐羅「道」的詮釋深深影響日後的基督論,《約翰福音》作者在使用「道」一字時必定認識這些定義並在這些基礎上成書。

靈知文獻中「智慧」之生

繼承自猶太智慧傳統,拿戈瑪第古本《約翰秘傳之書》描述一切之上無名之源作為開端,祂是一、是超乎「神」的萬有之父、是完美無缺、不可闡明及不可命名。

一息間,祂在四周的活水泉源中首次察見自己的倒影,祂迷戀上水中形像的她,此自覺意念便自我複製成一實形「智慧」,亦稱作首意念「巴碧羅」 (Barbelo) ,暫時沒有學者確切地解釋此阿蘭文名字的意思,較接近的為「神的女兒」或「神的妻子」,英國循道衛理會傳道人神學家 Margaret Barker 認為她是《以西結書》一章中的異象。

宇宙之源

從神性自覺繼而自戀 如此智慧從父的自覺形像中誕生,在古希臘赫耳墨斯文集《人之牧者》(Poimandres) 中有類近描述:

「祂察見水中與自己形像相像的她, 祂便愛慕她並願意與她在一起。 當意念成為行動,祂把那缺乏智力的形像活起來, 他們就交合在一起,成為了愛侶。」

相信《約翰秘傳之書》作者在撰寫智慧出自無名之源時是受《人之牧者》影響,基於在其他靈知創世文獻並不見有如希臘神話美少年納西斯迷戀上自己倒映的說法,但這樣的確更讓讀者明白何以獨一形像會從陽性化為陰性的緣由。

巴碧羅就是萬有

巴碧羅在靈知文獻中的綽號豐富,如「不可見的靈之形象」、「父的無瑕鏡子」、「父的氣息」、「萬有的母腹」、「父母一體」、「宇宙太初一體首人」以及「聖靈」等等,她亦即神屬性中無處不在的臨在性,相對無名之源不可知的超越性。在拿戈瑪第古本《三形首念》她以第一身宣告「我是寄居在眾生的原動力」、「我是萬有之首,先存於萬有,我就是萬有,因為我在一切之中」,如此神觀為之「萬有在神論」(Panentheism)。

父、母、子三一巴碧羅就是「三一神觀」原型

大公教會馬塞盧斯主教在其護教作《在聖教會上》曾指出三一神觀乃源自第二世紀初靈知瓦倫廷教父之《三屬性》。據《約翰秘傳之書》,父以靈光使巴碧羅成孕,產下了獨生子「自生者」(Autogenes),有些抄本把祂修改成「基督」,讚頌祂並把祂高舉在一切之上,成了巴碧羅父、母、子的三一大能,父、母、子三一的母神巴碧羅成就眾天使棲身的天上永恆的豐溢界 (Pleroma)。

《三形首念》則記載「我是雌雄同體的,我是母又是父,我與自己交合」,亦即後來「三位一體」的原型,可見於拿戈瑪第古本《塞特之三柱》讚美巴碧羅的頌詩:

「我們稱頌妳,完美的產母,次元賦予者, 妳曾目睹自影子的眾永恆者,使妳成為多不勝數的。 妳被尋見,妳亦繼續作為一, 同時分成無數的,妳就是三位。 妳是真三位,妳亦是一之一。」

巴碧羅首次降臨 接著就是靈知創世神話解釋物質界由來的不可或缺戲劇性部份 —「智慧的下降」。當一靈知文獻有使用巴碧羅一名,智慧就會特定解作太初一下層女神,基於無知而落入下界、困在其中,並在沒有父允許下誕下了狂妄的空中掌權者之首,以此分別完備神性的巴碧羅。

著名學者 Elaine Pagels 及 Bart Ehrman 亦曾提出保羅書信及一些典外經沒有記載「智慧的下降」傳說,那是基於作者已假設當時的讀者對此傳說耳熟能詳,可以說是,保羅撰寫書信是在理解「智慧的下降」神話而成。

縱然智慧犯下彌天大錯,本著她願意悔改和彌補所有過失,她依然不失其純潔和無玷,在《三形首念》解說首次無知落入下界的智慧乃是指宇宙萬物並自太初迷失的眾人,為之巴碧羅第一次降臨。

巴碧羅第二次降臨

進入了靈知主義重釋伊甸園部份,巴碧羅讓發著光芒的人子在水中向空中掌權者們顯現,眾空中掌權者目睹後戰抖害怕,便想出按著此人子的形像和自己的樣式造阿當,好讓奪取人子的光芒。

此時巴碧羅欲收回在空中掌權者之首體內攫取自智慧的能力,便派遣天使誘騙他把靈吹向阿當(仿諷《創 2:7》),阿當便開始活動並散發光芒。眾空中掌權者看見後極度妒忌,便把阿當丟進物質界的最低處。有見及此,巴碧羅差遣名為「生命」(Zoe) 的「後起念」(Epinoia) 從阿當體內出來營救阿當,即真夏娃,傳授他天上知識,以修補之前智慧下降所造成謬誤,為之巴碧羅第二次降臨。

巴碧羅第三次降臨

伸延自《約翰福音》的基督論,《約翰秘傳之書》的主旨在於揭示基督的真正身份,那奧秘的奧祕,文中基督宣稱自己如巴碧羅般「我是父、是母、亦是子,是無玷及不朽的」(而非後來教廷所指基督僅是「聖子」而已),基督有如其他傳世版本智慧化作蛇去指導阿當夏娃二人吃下智慧樹果子,自始懂得「打開眼睛」和「分辨善惡」。在結尾頌詩基督等同巴碧羅在《三形首念》三次分別以父、母、子之形降臨下界、動搖穹頂及喚醒眾人。在《猶大福音》耶穌問及門徒有誰得知祂的真正身份,猶大回答說:「我知道你是誰和從哪裡來,你是來自巴碧羅的不朽之國度……」。

「我是世界的光」

在《三形首念》巴碧羅宣稱:「我是照亮萬有的光。我降臨物質世界並成為我同胞中喜樂的光,為了源自純潔的智慧而出、落入物質世界並困在其中的靈。」而在《多馬福音》耶穌則作出了與上述巴碧羅同出一轍的宣告:「我是照亮萬有的光,我就是一切。萬有自我而出,又復歸予我。」《約翰福音》的作者在寫作是必然理解此關連,在《約 8:12》 引述 「我是世界的光」及《約 1:9》以第三身覆述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

終極使命

一切將歸復那不可思索之本源中 在《三形首念》中巴碧羅宣稱其終極使命為傳授屬於她的兄弟姊妹光之眾子五封印之天上洗禮,「凡得到這些名字的五封印者,已脫下愚昧的衣裳,穿上閃耀的光」,原以落散的萬物最終以單一意念巴碧羅顯現,一切也將歸復那不可思索之本源中,她是「將來的次元」和「萬有的成就」,為之巴碧羅第三次降臨。《塞特之三柱》如此歌頌巴碧羅:

「太初的分離一如妳被拆散,結合我們一如妳被結合。 傳授我們妳所看見的,應允我們使我們得著永生。 本著我們每一位皆是妳的影子一如妳是太初先存者的影子。」

在拿戈瑪第古本昇天文學中,修行者藉著五封印之天上洗禮昇天穿越眾天層,其終極體驗就是得見巴碧羅並領受神性與她合而為一。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