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百恒 : 人民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rm

image by epSos .de

一九九八年,索羅斯輸過焦頭爛額,不過近年貨幣戰爭,中國經濟下滑,索羅斯開始部署強攻人民幣,一雪前恥。

自從二0一三年尾,人民幣開始「雙向波動」以來,和港鐵(00066)可加可減機制一樣單向波動,不過港鐵票價有加無減,人民幣就有跌無升。現在大陸爆發搶外匯潮,中國政府禁止外資匯走盈利,用行政手段防止人民幣匯價發生人踩人式下跌。實際上,有讀過經濟學的朋友,都知道設定限制以穩住票面價,不會改變人心中對人民幣價值的預期,他們會繼續摸底,轉投黑市交易。此外,失去公開資訊,更會出現恐慌,因為人心最大的恐懼,來自不知道。

此招和中央對府A股大跌如出一轍,在下跌時不准賣貨,只會令外資知道中國無信用,導致大量走資。今次人民幣危機與之前A股危機的分別在於,之前A股外資走避不及,現在外資已撤退不少。

觀察人民幣除了看其幣值之外,更重要是看其基本因素,亦即中國經濟、政策、港中兩地之經濟關係。往日中國靠人民幣幣值低,以大量Made in China之產品傾銷至外國。因此美國為保障其本地工業不被傾銷所破壞,一方面經常向中國施壓要求人民幣升值,另一方面亦轉型向中國短時間難學得來之貴價精品及高科技。其實,要購買一個國家之貨物,必先兌換其鈔票。在兌換其鈔票時,便是賣出自己鈔票,買入對方鈔票。因此,若一個國家之出口比入口多,則其鈔票之需求多於供應,其匯率便會因此而升值。直到二0一三年之前,人民幣仍有升無跌,便是因為其出口仍眾多。不過這些出口數字只具參考作用,因為之前已有人踢爆過有一些同一批貨在香港運到中國,再原車由中國運往香港空轉,透過此法來製造出入口數字。其實自從毛澤東「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以來,浮誇失實,弄虛作假之陋習仍未戒除,因此但凡中國公佈之數字,均需打折。

劣貨聞名 自絕出口

現在中國產能過剩,一味追求大量生產,不顧質素,結果大量劣質滯銷存貨。香港之高鐵、三跑、公屋、港鐵用之車卡,亦是為此堆存貨埋單。不過香港一個埋單並不夠,因此大陸才搞「一帶一路」,借錢給中東諸國買自己的貨,令其揹上幾世還不完的債。

其劣質貨物更世界聞名,三鹿奶粉大頭怪嬰、假鼓油、地溝油令世人嘖嘖稱奇,因此才有不少大陸人來香港買奶粉、到日本「爆買」奶粉。大陸人自己也信不過大陸貨,外國人自然不敢買。除了黑心產品外,中國本身無制訂好科學專利法例,若有廠家花十年八載研製出有好鋼水之鋼材,會被別家連「唔該」都無聲就抄走。因此大家都不下苦功研發,只圖搵快錢,全國只做下價貨。既然只做得出下價貨,就難怪托不起幣值,要以賤價做別國的奴隸。

樓市炸彈 始終會爆

中國除了靠外銷去拓闊市場外,亦靠內需,早陣子出口大跌之時,便高舉內需旗幟。關於住屋,有不少大陸地產商生產一堆無人住的樓宇,但偏偏銷售數字經常超標完成。該些地產商亦不時在市道佳時借美元債、高價投地,將中國地價托得比香港更貴,遠遠拋離中國薪金中位數。該些大陸樓是普通人買不起的,但偏偏銷售數字良好,即是有大量非普通人買了。而些大量樓宇丟空,亦代表有不少非普通人買了樓宇不入住。誰買了這些樓未有實質證據,但其中一個合理的說法是地產商之間互相買對方之存貨,以達托價效果。此招為合謀定價,香港商戶亦常用。中國地產商債台高築,即使香港公屋之訂單可助其捱一段時間(鉛水事件涉事之中國建築即為中國海外(00688)之子公司。)不過長貧難顧,要爆的始終會爆。

中央缺水 連番自救

中國政府之收支亦不見得好。往日中國通常用存款準備金率(即是限制銀行要準備一定數量現鈔以備提款),而且一直都在收緊。後來十萬億地方債爆出之後,中國政府容許地方政府各自舉債,並開始進行寬鬆政策,包括存款準備金率由只升不跌改為可以跌。之後發生溫州資金鏈斷裂事件及錢荒,中國便開始更寬鬆貨幣政策。中國同時推出「國退民進」之政策,將民資引入國企,將擁有壟斷地位的國企開放予人民參與。實際上之操作就是將國企股份賣給人民,然後中央透過此買賣獲得金錢。除了將央企賣給人民之外,中央亦頻頻向香港「送大禮」,包括每年發國債(即是伸手問香港人借錢)以及中信泰富(00267)母企借子公司上市。當時因為太多人看穿,導致借殼失敗,結果中信泰富發債填數。除了國債與出售國企外,中央亦有一項大禮送給香港,就是滬港通。當時A股升至強弩之末,極須資金托市,於是便開始了滬港通。還記得外國老牌投行皆將滬港通形容為「幽靈列車」,滬港通一出,港股冧至屍橫遍野。之後有一次大陸沽空港股套利救A股,本港報章亦有圖文並茂之解釋。中國政府向香港送大禮送完一次又一次,最近一次即為一帶一路,要香港出資往亞投行,面子則是中國要,還配合其銷存貨計劃。

中國亦知道基本因素參差,一早有為對抗人民幣下跌做準備。官方之準備是借香港之信用推廣中國之人民幣,現在全球已有不少國家以人民幣作儲備,更有不少國際大行買重人民幣,現在他們便跳出來大力捍衞人民幣。除此之外,中國之國企亦一早以「走出去」為名,大量購買外國資產,以土地、能源、礦產為主,都是趁人民幣仍貴時有風駛盡艃。

看完以上中國之基本因素,大家大概都知道人民幣將會一跌不起是既定事實,只差這個骨牌由誰去推。建立在浮沙上的沙堡,在海浪沖來過來是,始終會回倒下。豆腐渣始終是豆腐渣。
那麼中國政府可以如何守住人民幣?中國政府可以用手段只有減息和賣資產,存款準備金率此招已用老,加印人民幣會令跌勢加劇,發債要視乎市場對中國政府的信心,但我不相信市場有。至於中國政府之資產,主要有一眾國企,國企手上有不少油田、礦場等資產,這些資產之價值難以誤算或有水份。索羅斯出手之時機,應該是中國減息減無可減,資產一時間難以變賣,或有不肖官員將之私有化之時。索羅斯會看準中國政府儲備見底之時出手,到時中國政府想反應也反應不及。

香港資產價格大跌

當索羅斯沽空人民幣,離岸人民幣急跌,不少國家反應不及,財政元氣大傷。在人民幣離岸價再度急跌期間,大陸人會來港瘋狂購物,以免人手上人民幣化水,本港藥房、金舖之物價會被搶高。由於帶款離境上限,大陸人來港之次數會激增。人民幣離岸價會成為在岸價的參考價,大陸人用人民幣換不了外匯,就換實物。實金、食物是會被搶構對象,大陸物價因而飛漲,大陸人買進口貨就天價,吃大陸食品仍高價。

幾個月前香港樓價已開始下跌,便是大陸人開始賣香港樓套現,準備遠走高飛。香港的資產價格將會繼續跌幾年,幾年後將是置業良機。中國大陸遊客將不能帶旺零售業,不過被藥房、金舖搶貴租頂死的舖頭難以再生,已失去技術未必能挽回。不過香港製造四隻字仍金漆招牌,放眼東南亞、歐美仍有市場。可是肯定的是,隨著零售業所賺的錢冤枉來瘟疫去,租金亦有望回落到合理水平,使香港變回適宜創業的地方。

問題是,大陸現在仍指揮香港的高官,仍借著建制派控制香港的議會,大陸仍可以借著大白象工程虧空香港的庫房去救人民幣。有二五仔穿香港櫃桶底才是問題。

作者簡介:張百恒,進步九龍東主席,曾參選區議會,出戰黃大仙東頭區。文化人、前財經編輯、八十後,希望守護香港人的價值、利益、記憶、後代,因為九七以來香港人已失去太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