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Radio台長 : 票投左派 毀滅世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europe

image by DAVID HOLT

法國、德國、瑞士、瑞典、挪威、丹麥,面對第三世界野蠻文明入侵大量歐洲國家全面崩潰,而且在可預見的未來此等情況將陸續有來,受害國家list必定繼續增加,故事勢必精彩紛呈各位看官切勿錯過。

總括來講歐洲現在的問題就是面對任何入侵都不設防,二0一五下半年歐洲左翼夾持大愛包容光環,攜帶第三世界難民蜂擁而入,不足半年時間就將許多本應寧靜和諧的城鎮變成但丁筆下的地獄,而面對姦淫擄掠,歐洲各國執法系統全面崩潰,國家機器失去效用,人民議會被左翼騎劫,社會輿論及政策全面袒護外來行凶者,這是怎樣發生的?如果你要尋找真兇,此刻你只需檢視左翼的醜惡嘴臉,如果人們還沒丟棄常識,歐盟解體已勢在必行。

法國大革命=文革
現今世界亂局應該由左翼埋單,如果大家沒有失憶,就會忘記左翼總是喜歡在鎂光燈下衣不蔽體宣揚女權主義,彩虹運動時同性戀者還高調穆斯林並肩抗戰,甚至不止一次說出愛與和平能阻擋坦克。左翼這套半殘廢思維系統是怎樣建立的?這一切都源於法國大革命,他們並不滿足於推翻君權,甚至無的放矢的展開摧毀傳統風俗的過度啟蒙,他們不知道毀掉皇室貴族就意味著要重構民族傳統,但不幸的是後續建立的思想卻只能一味追求破舊立新,過去不能做的現在都要勇於嘗試,古典哲學全部清零,結果從19世紀開始,歐洲人被愚鈍左翼帶領,以高昂的社會成本作為代價,讓國民親身試驗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直到今天的社會主義。法國大革命在歐洲燃起的不是改革風潮,而是如同毛澤東在中國實行的文化大革命。

大政府主義始於左翼

左翼認為公平正義是建立社會的終極追求,但這個世界卻缺少正義女神這個羅馬多神系統的神話角色,那要怎麼辦?說起來真是啼笑皆非,他們決定讓政府cosplay正義女神,但他們卻忘記了自己一早皈依到一神論。表面上他們組成議會,口中念念有詞說人民可在議會裡建立達致公平正義的法律,後來法律成為了武器,代替了正義女神手中的寶劍,遇神殺神、佛擋殺佛,但他們卻先入為主無視自然律,即人性本惡;參與立法的終究是人,無論動機如何善良,始終會存在盲點,而左翼的最大盲點在於當一條法律告訴你不能做什麼的同時,就會產生約束公民自由的客觀結果,而一旦法律變成政府盲目維持秩序的武器,議會也就失去其主權在民的原初目的。況且在人類社會的眾多問題中,有公域
私域之分,建立了議會不代表左翼就可隨意把任何問題都訴諸全民投票,這是他們盲點的延伸。當然我們總不能期望左翼會理解法律只能通過經驗主義和實證主義來發現,而不能發明。

當左翼開始發明律法,就會慢慢利用『偉光正』去實現其宏圖大計,因為被過度啟蒙他們需要追求絕對公平,所以他們開始對一切社會風俗傳統進行鞭撻,他們認為Nigger這個詞有冒犯性,他們就會發明法律限制人們的言論自由。他們認為Gay這個詞不禮貌,他們發明了政治正確的LGBT。他們認為窮人生活困苦需要社會保障,就大灑金錢發明福利主義。他們認為難民命運坎坷,就把他們帶往人間樂土引狼入室。他們覺得社會分配不均,就從聰明勤奮的商人口袋搜刮財富,發明更多稅制供養政府開設龐大的官僚福利機構。這些左翼的偉大發明直接造成了什麼結果?政府財政全部拿來派福利、搞平衡,國防預算沒了,連邊界都開始模糊。人民的精力全部集中在怎樣防止自己冒犯他人,怎樣向小數族裔和異教徒釋出善意,讓社會和諧。以往人民對危機的警惕、勇武的精神全被殲滅。這些惡性循環都是源於左翼腦海中那份虛幻的公平正義,所以你就不要奇怪為何美國近代會出了一個John Rawls搞了個無知之幕理論模型,間接去支持平均主義,這些左翼學者的學術資源就是從左翼政客手中得來的。

任何計劃都是摧毀自由的有效武器

十七世紀英國哲學家John Locke曾經論述過,人們要通過創造財富方可獲取自由,美國的立國精神就是基於其筆下的【政府論】,他強調保護私有財產是政府的責任,如果政府無法履行這份責任人民就有權以任何形式推翻它,但放眼世界如今大多數政府卻在有預謀、有系統地掠奪人民財富,只是通過『稅收』這種語言偽術。在變質前的美國,人民持槍是天賦人權,即使到了今時今日,穆斯林依然無法在德州大規模作惡,其原因不是政府組建的警察如何高效可以人釘人保衛群眾,而是德州每個人都可以持槍行使他們的正義,有效守護本土,完全貫徹了建國元勳Thomas Jefferson口中『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惕。』人民必須時刻警惕左翼毫無效率的大政府主義。政府的責任只是維持外交和國防,在此範圍以外的其它問題上政府是沒有絕對的道德支持去收取稅金,但不幸的是歐洲左翼思潮蔓延全球,華人世界從政者就十之八九都爭相模仿,他們無止境的發明法律,堅信政府權力越大,可隔絕的危險就越多,但殘酷的現實告訴我們,即使文明程度如美國,他們建立的諸如FBI和NSA等冰冷國家機器,以國土安全為
但首要對付的目標卻是自己國民。

左翼思維所創造的烏托邦世界持續毒害人類社群,他們信仰兩種截然不同而且互相矛盾的東西:『自由與組織』,這是社會主義過去的百年基調,社會主義的潛台詞就是國有化+計劃經濟從而有效實行財富、資源平均分配,但奧地利經濟學派卻不止一次警惕世人:『任何計劃都是摧毀自由的有效武器』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