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衞隆 : 索羅斯背後的陰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hk

image by Ed Coyle

一九九八年索羅斯統領二百五十隻對沖基金,乘著一九九七金融風暴的餘威,全力撲襲港元聯匯。結果,索羅斯慘敗。索羅斯失敗的原因是香港政府太早知道索羅斯的計劃。雖然香港的外匯儲備充足,但是流動性不足。再加上香港特區政府官員反應遲鈍,索羅斯應該一擊即中。計劃的時候,這次攻擊是背後偷襲,實行的時候變成正面強襲。香港政府知道事態嚴重,立即反應,只是差一點點就無法收拾殘局。如果香港政府遲一點才知道發生甚麼事,勝敗誰屬,難以預料。索羅斯的行動涉及太多人,難以保密。這次偷襲露出馬腳亦是合情合理。

索羅斯說,聯儲局在二0一五年十二月加息是錯誤決定,太遲加息。聯儲局加息的時候,通縮已經出現。他說的通縮不是美國,而是中國和香港。人民幣貶值不會很多,但是,維持聯匯,美國加息,港元會相對人民幣升值。港元匯價和香港經濟嚴重脫節,和中國經濟更加脫節。美國加息衝擊中國和香港樓市,人民幣和港元匯價。這是索羅斯的大好機會,亦可能是最後機會。可是,索羅斯經歷一九九八年的慘敗,今次小心得多。

二0一六年一月,索羅斯突然高調攻擊人民幣和港元。中共中央果真將矛頭指向索羅斯,兩邊子彈上鏜,準備互轟。看來,中共中央和索羅斯會有一場惡戰。事實上,雙方要打的是香港前哨戰。

以下只是楊某的估計和猜測,不一定是事實,亦不一定發生,敬請注意。

大鱷和地霸只要互相配合,一個拖垮香港樓市,一個攻擊港元,不愁聯匯不破。大鱷志在大破港元聯匯,對推倒人民幣沒有多大興趣。最重要是時間配合,不能像1998年那樣,給太多時間香港政府反應。大鱷首先唱衰中國和香港經濟,然後大舉沽空A股。地霸乘著A股急跌,投資者有經濟危機感的時候,同一時間推出大量新盤,最先開價保守,和以前的做法差不多,貼近二手價。新盤供應太多,同一時間數千單位開售,數千單位等著開售,3年都賣不完的樓盤供應量,當然不能在3日之內賣掉。樓市氣氛嚴重惡化。地霸就是要樓市氣氛差,推盤失敗之後,來個劈價。這次劈價不會太凶,只是做做樣子。這時候,新盤還是賣不出去。市場蘊釀著樓災股災的悲觀情緒,大鱷和地霸一起出招。一個大劈價,半賣半送,劈到完全入肉。大鱷唱衰香港樓市和聯匯,配合地霸劈價,攻擊聯匯。地霸再來個回馬槍,將香港的資產掏空,拋售全部港元資產,將港元換成美元、歐元和日元,同一時間撤資海外。由於事發太突然,香港政府還未做好準備,港元已經擠提脫匯。金管局的保證兌換不是即時,一定要銀行先將港元兌換外幣,然後由發鈔銀行以保證兌換價向金管局討回外幣。問題是,發鈔銀行能否在短時間兌換大量外幣。只要索羅斯為首的大鱷群和一眾香港地霸同一時間發難,三家發鈔銀行立即出事。

今次,索羅斯不必借港元拋空,地霸會代勞。地霸都是奸商,興建劏房,以天價出售。推高樓價,令到數十萬港人無處安居樂業,過著籠屋、劏房、棺材房、危樓、麥記餐廳和流浪街頭的非人生活。能夠做出這樣滅絕人性財經暴行的畜牲不會對沽空香港有任何惻隱之心。大鱷對香港經濟亦不會有婦人之仁。香港樓價離地,銀行業危機重重,港元聯匯早晚必破,法治改為人治,地霸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香港。地霸將香港的資金全撤,中國的資產能否撤走,已經不再重要。

這樣的突襲,如果做得好,成功機會九成以上。關鍵在於時間配合,不能給銀行和金管局有時間反應。恒指也是一樣,突然而來的猛襲,幾分鐘跌三千點,誰敢入市? 樓股匯同時全線告急,香港政府很難應付。

如果我是特首,我會主動和地霸握握手,讓地霸誤會他們還有機會在香港官商勾結,繼續魚肉老百姓。最低限度,讓地霸發動攻擊時,留一線後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