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粵辭正典》之千億心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marriage

image by Chris Yarzab

sam1pou5新婦。[俗]心抱。新娘引申作兒媳。

[例]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明報OL網 》【細仔百日宴】「千億新抱」徐子淇與丈夫李家誠昨晚豪擲千萬,在中環摩天輪旁搭建巨型帳篷,為細仔李建熹(Preston)舉行一連兩場百日宴…按:杜甫〈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明末清初屈大均《廣東新語》廣州謂新婦曰『心抱』。道光李長榮《茅洲詩話》粵稱平人曰狫,新婦曰心抱……北人無此稱。

曾焯文按:「新婦」文讀san1fu5,白讀(sam1pou5)。粵語白讀往往古於文讀。新、心皆陽聲韻,元音又相同,故易互換。新婦錢大昕《潛研堂文集‧卷十五‧答問第十二》凡今人所謂輕脣者,漢魏以前,皆讀重脣,知輕脣之非古矣。錢大昕《十駕齋養新錄‧卷五‧古無輕唇音》「凡輕脣之音古讀皆為重脣」。《廣韻》婦,房久切,婦小韻,並母,有韻,三等,開口。《廣韻》錄隋唐古音,並母即重唇聲母b,「婦」隋唐讀bǐəu(王力系統),粵語「婦」同時保留隋唐重唇音(b/p)與近代輕唇音(f),故可音pou5,又可音fu5。清初《分韻撮要》(如今可考至早粵語韻書)婦,非母。
《戰國策》為人迎新婦,婦上車,問:「驂馬,誰馬也?」御曰:「借之。」新婦謂仆曰:「拊驂,無笞服。」車至門,扶,教送母:「滅灶,將失火。」入室見臼,曰徙之牖下,妨往來者。「主人笑之。此三言者,皆要言也,然而不免為笑者,蚤晚之時失也。

《呂氏春秋》白圭新與惠子相見也,惠子說之以彊,白圭無以應。惠子出。白圭告人曰:「人有新取婦者,婦至,宜安矜煙視媚行。豎子操蕉火而鉅,新婦曰:『蕉火大鉅。』入於門,門中有歛陷,新婦曰:『塞之,將傷人之足。』此非不便之家氏也,然而有大甚者。今惠子之遇我尚新,其說我有大甚者。」

《孔雀東南飛》新婦初來時,小姑始扶床。

《列女傳》沛郡周郁妻者,同郡趙孝之女也,字阿。少習儀訓,閑於婦道,而郁驕淫輕躁,多行無禮。郁父偉謂阿曰:「新婦賢者女,當以道匡夫。郁之不改,新婦過也。」阿拜而受命,退謂左右曰:「我無樊衛二姬之行,故君以責我。我言而不用,君必謂我不奉教令,則罪在我矣。若言而見用,是為子違父而從婦,則罪在彼矣。生如此,亦何聊哉!」乃自殺。莫不傷之。

《世說新語》林道人詣謝公,東陽時始總角,新病起,體未堪勞。與林公講論,遂至相苦。母王夫人在壁後聽之,再遣信令還,而太傅留之。王夫人因自出云:「新婦少遭家難,一生所寄,唯在此兒。」因流涕抱兒以歸。謝公語同坐曰:「家嫂辭情慷慨,致可傳述,恨不使朝士見。」

《藝文類聚》《晉潘岳為諸婦祭庾新婦文》曰:潛形幽櫬,寧神舊宇,室虛風生,床塵帷舉,自我不見,載離寒暑,雖則乖隔,哀亦時敘,啟殯今夕,祖行明朝,雨絕華庭,埃滅大宵,儷執箕帚,偕奉夕朝,髣彿未行,顧瞻弗獲,伏膺飲淚,感今懷昔,懷昔伊何,祁祁娣姒,感今伊何,冥冥吾子,形未廢目,音猶在耳。

李嘉佑《送鄭正則漢陽迎婦》錦字相催鳥急飛,郎君暫脫老萊衣。遙想雙眉待人畫,行看五馬送潮歸。望夫山上花猶發,新婦江邊鶯未稀。

《太平御覽》《東陽記》曰:石公山,孤石望如石人坐其傍。又有如石人,狀似新婦著花履焉,或名新婦巖。《朱子語類》李晚年須參道,有一記說達磨宗派甚詳,須是大段去參究來。又曰:「以李視今日之文,如三日新婦然。某人輩文字,乃蛇鼠之見。」

《金瓶梅》參賀已畢,陳敬濟就穿大紅員領,頭戴冠帽,腳穿皂靴,束著角帶,和新婦葛氏兩口兒拜見。守備見好個女子,賞了一套衣服、十兩銀子打頭面,不在話下。

《紅樓夢》《林黛玉焚稿斷癡情 薛寶釵出閨成大禮》 果然寶玉來了,仍是叫他行禮他便行禮。只可喜此時寶玉見了父親,神志略斂些,片時清楚…賈政吩咐了幾句,寶玉答應了。賈政…又切實的叫王夫人管教兒子,「斷不可如前驕縱。明年鄉試,務必叫他下場。」王夫人一一的聽了,也沒提起別的,即忙命人攙扶著寶釵過來,行了新婦送行之禮,也不出房。

李調元〈南海竹枝詞〉誰家心抱喜筵開,迎得花公結綵來。不識蛋(疍)歌定誰勝,隔簾催喚打糖梅。李氏自注:粵中謂新婦曰『心抱』。

唐滌生(一九五六)《紅樓夢》(任劍輝、白雪仙原唱)寶玉:(口古)哦,梗係佢叫你來假扮心抱,來戲弄新郎唎。寶釵:(白)你又估錯哪,(中板下句)事由來,你個仁慈祖母,為你一病傍徨。是以早完婚,攞個沖喜嘅兆頭,等你早日平安妥當;寶玉:(肉緊插自)咁應該娶林妹妹吖嘛,寶釵:(續唱)又豈料林小姐,紅腥吐盡,久矣病在牙床。寶玉: (插白)咁就慘咯,

佚名(一九五六)《扭纹心抱治家姑》(鄧碧雲、张月兒、陳良忠原唱)家姑(张月兒)數白欖:初歸心抱就落地孩兒,首先要你遵從我嘅家例。我素来係三點六企,你樣樣都要依齊!嗱,朝早六点就要起床,首先要你裝香祖先嚟行敬禮;然後煲好茶就去買餸,你返嚟喂猪又喂雞呀。等候我起身,你倒水入嚟等我將面洗。雖然工人係有幾個唧,但係唔似心抱佢服侍得歸齊!一到夠鐘呢,你就立即破柴兼洗米。餐頭餸菜要合我口味,我食齋嗰日,你咪劏雞呀!如果奶奶係瞓晏覺,你抌骨拗痕心要細!呢啲係你日常嘅工作,大概你都冇問題啦?更重有一層:你最緊要係先生一個仔,如果一年之內你都冇生養呀?就唔該你請返歸嘞!並非奶奶係扭紋,不過為著祖先嘅香燈計唧!你想過,恁過,至入我家門口,咪日後話奶奶咁鋹雞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