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哲 : 誰都不能容許「不平庸的邪惡」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devil

image by Lucie Bluebird-Lexington

要判斷一個政權之良窳,看其擁護者之言行均可略知一二。正如孩子是家長的寫照,政權的價值觀植根於制度內,出產的追隨者必然流著和政權一樣顏色的血。
銅鑼灣書店股東疑似被綁架到內地,固然令人心寒。一個專門出版大陸禁書的人,聲言不會踏足內地,毫無徵兆下在港突然失蹤,回鄉卡在港,翌日卻由深圳致電家人,用夫婦間陌生的國語向妻子「報平安」,無不惹人生疑。在諸多合理懷疑下,用常識提出疑問,對案件可能的嚴重後果提出尖銳批評,實屬理所當然;然而,一些政權僕人寧可選擇匪夷所思的理由來解讀,不但希圖淡化事件,更意圖抹黑當事人,卻不思問當中的邏輯對錯,是非黑白。在他們眼中、一個人的悲劇只是另一次表現忠誠的機會;對一國兩制,言論自由和法治等的擔憂,似乎都比不上政權的面子。如斯價值取捨,正是這個政權道德水平映照在其追隨者上的結果。
制度能夠徹頭徹尾扭曲個人行徑,不同學者早已詳述。「平庸的邪惡」之所以恐怖,並非在於行為本質,而是任何正常人都能夠墮入扭曲人性的邪惡之中。《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書中,美國哲學家漢娜(Hannah Arendt)形容「無法思考,只知盲從」是人類的最大邪惡。然而,在資訊氾濫的年代、普通人要徹底無知盲從幾乎不可能,更何況那些受過高等教育的權貴。事實上,政權擁護者的荒唐怪行,正是維持非理性制度的重要養分。在超越多元價值的善惡問題上,深思熟慮下的非道德非理性已經清楚說明了一個政權的本質。這種邪惡,絕不平庸,亦不簡單。一旦這種非道德非理性成為常態,窒息社會的陰霾將會鋪天蓋地。
背棄道德理性而追求政治正確的社會無法令人得到生命的自主,因為崩壞扭曲的制度必需以放棄重要的生命價值來維持。由「不平庸的邪惡」產生的「完全權力」(total power)的終點站是一種「完全的意識形態」(total ideology)。波蘭哲學家莱謝克(Leszek Kołakowski)曾對它有以下的描述:「它的目標不是只是要宰制和管制每個人的私人生活,而且根本就是替代私人生活,把人變成意識形態的口號的複製品。換言之,它根本就消滅了生命的個體形式。」我們誓要堅守香港的核心價值,原因很簡單:它們是香港人的最後防壘,我們不容許「平庸的邪惡」發酵於「不平庸的邪惡」之中。要活出香港的價值,我們就必須對抗任何扭曲人性的意識形態,以道德和理性共創真正屬於香港人的香港。作為一個自由人,我們絕不能忘記美國政治學家康馬傑(Henry Commager)的告誡:「如果我們以安全和忠誠的名義放棄自由,那麼最後就會連安全一起放棄。」今天的權貴和內地人均奉上了忠誠,卻得不到真正的安全,就是這個道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