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希聲:Hermès 與香港女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hermes

網絡截圖

香港女人同 Hermès 手袋有非常微妙的關係。對大部分女人而言,這個法國品牌代表著高貴、有品味。但是,同時她們會立即判斷:這手袋是誰付錢呢?如果是富豪的老婆或女友,那當然是男人送的。「港女」會好羨慕喔!多幸福啊,男人肯花至少八十萬八萬、甚至幾百萬元買禮物,那當然是愛呀。女人手拿這個牌子的手袋代表有男人錫、幸福兼幸運。電影 Le Divorce 入面女主角一成為男主角的情婦就收到一個搶眼的紅色Kelly,原來這個男人所有情婦都會收到這個高貴的禮物。大劉的女友們就是每人都用Hermès,女明星一嫁入豪門就整天拿這牌子,「港女」好恨好恨,同時又好酸。

 

高收入女性對Hermès又另有看法。穿著上班服飾拿著個Birkin其實非常土,凸顯了這手袋的價格,好像在說工作就是為了消費、為了買奢侈品。高薪「港女」好明白這個問題。以前筆者在投資銀行打工時,遇到一個大概三十歲的女人。她很不滿工作,覺得好無聊,但是她堅持不轉行,因為她還未買到個Hermès。我很不惑,因為她估計每年都賺幾百萬元,一個手袋應該垂手可得。那她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她覺得一個女人要有好多好多錢,多到一個地步,花十萬元買一個手袋好像買卷廁紙那麼無所謂,才deserve個Hermès。我認識另一個女banker曾經認真問人,覺得一個女人究竟要賺多少、有多少身家才配擁有一個Hermès!聽落好白痴,但是這正反映這些人的悲哀。她們一方面看不起有男人送Birkin的女人,另一方面judge自己買Hermès的女人是否值得。她們真的以為價值觀就是判斷誰有資格買一個手袋。

 

Hermès的代表作的誕生是緣於Jane Birkin在機上用的大草藍從頭頂儲物格跌下來,她跟坐在旁的Hermès行政總裁投訴市面上沒有一個大皮袋可旅遊時使用。Jane Birkin從來只擁有一個黑色的Birkin(她的Birkin被拍賣之後Hermès送上一個同款的)。諷刺的是,她會在上面貼上昂山素姬的頭像貼紙,訊息清析不過:我手拿着價值連城的東西,有點不安,因為世界上有許多人十分貧窮、被政權欺壓。

 

在香港,就從來沒有見過一個拿Hermès拿得有型的人。首先,名牌貨一定要看來舊這種品味對香港人太陌生同難明,因為是跟歐洲貴族結構十九世紀崩潰的歷史有關。品味跟修養和知識當然有莫大關係。其實,香港現在水深火熱,稍有美學觸覺的人都會認為揹著個車位遊街的人bad taste吧。香港人反思identity、歷史、現今社會與品味的關係,正是時候。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