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Radio台長 : 為納粹正名是歐洲的分內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na

image by Peter Merholz

丹麥議會通過法案,凡攜帶一千英鎊以上財物的難民都必須被沒收財產用作「伙食費」,這是繼許多歐洲國家開始計劃遣返難民之後被愚鈍左翼喻為更不人道的措施,歷史上無數證據表示左翼總是健忘的,在二十世紀中葉,納粹德國在他們設立的猶太人居住區裡以同樣行政命令掠奪了猶太人的財富,德國人為此道歉了七十年,德意志甚至以高壓行政手段進行「去納粹化」,在法蘭克福發生的那場清剿審判,意味著左翼繼法國大革命之後的再一次文革式勝利,歐洲人察覺不到自己在努力抹去納粹陰魂的同時,卻遺失了理性常識,甚至是尚武的精神。

生死來去,棚頭傀儡,一線斷時,落落磊磊 ——世阿彌《能樂書‧花鏡》

當然有人會覺得比喻不論,因為正統歷史教科書都把猶太人描寫得很善良,特別是受到了左翼導演Steven Spielberg操刀【Schindler’s List】的光環加持,猶太人的形象簡直是悲情主角。但當我們審視歷史,不要忘記在二戰爆發之前往前追溯,其實早在古羅馬時期猶太人就已經扮演著今天中國人專有的蝗蟲的角色,他們以猶太一神教的文化侵略歐陸,而且帶去了他們的高利貸產業,近代所發生的金融危機、經濟泡沫全都走不出猶太人發明的「以利搭利」、「以債買債」模式,這就是客觀的歷史事實告訴我們的真相,在二戰爆發前夕歐洲人排猶是普遍共識,而今天即使我們不是歐洲人,但我相信大部分人已經有了一個基本共識,就是遠離中東穆斯林,這種共識是否如同John Locke所講的社會契約之下所產生的「共識」?我覺得頗為接近。

如是這般,我們再回溯近代史並不難發現一個有趣的情況,在一九三九年尾至一九四五年中,德國納粹做了兩件大事:第一、他們從波蘭開始一直向外擴張侵略他們夠膽侵犯的國家,包括邪惡蘇俄;第二、納粹屠殺了據稱高達六百萬的猶太人。

很多人都知道臭名遠播的波蘭奧斯維辛集中營,那是一九四0年建造的,但在此之前第一座集中營是一九三三年在巴伐利亞地區的達豪集中營,在那裡納粹就開始進行屠猶活動,大家認為在一九四0年盟軍開始正是介入之前的年裡面,世界各國首腦政要對於納粹屠猶的情況知道多少?而他們的態度又是如何?納粹如果沒有侵略其它國家,單純只是在國內清剿猶太人的話,我估計今天我們嘲笑的對象就不是那個只會嚴正抗議的強國外交部,而是那些只懂打嘴炮的道德塔利班。

我們必須釐清歷史借古鑑今,納粹進行種族滅絕的確是一場暴行,但劣質文明要教化的成本卻是如此高昂,今天的中東難民逃離第三世界野蠻土壤投奔歐陸文明發源地,他們流離失所的確值得同情,但本身他們在自己國家沒有膽量勇武抗爭,對殘暴政權視若無睹難道這不是報應?和今天的中國大陸大量中產和知識分子一樣,多年來敘利亞人面對阿薩德的暴政總是採取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這難道要旁人為此感到愧疚?今天的北歐各國議會開始認同驅逐難民、沒收難民的財產,是向供養他們的納稅人作出正面的回應,同時從側面回應了歷史,納粹的歷史總有可圈可點之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