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David Bowie——寧取創作.放棄巡演


bowie

一個你追隨已久的傳奇性音樂藝人,當他已一把年紀的時候,有朝一日你想見到他是:(一) 孜孜不倦地舉行演出但卻沒有創作新歌,(二)孜孜不倦地創作新歌但卻放棄舉行巡演。

當然,兩者兼得固然是好事。但如果只能作出一個選擇,我寧可看到的是後者。畢竟我一向是推崇向前望的音樂藝人,而多於只管食老本的。

有搖滾變色龍之稱的英國殿堂級創作歌手David Bowie,他在二O一三年發表病後久休復出、足足睽違十載的回歸專輯《The Next Day》,與此同時也公佈不再舉行巡演(也不再接受訪問),他想做的就只是全心全意去繼灌錄唱片。

於是,沒有再踏足表演舞台的Bowie果然沒有食言,相隔三年後,今年一月八日他在其六十九歲生日當天出版了全新專輯《★》(讀音為「Blackstar」),也是其第廿六張錄音室專輯。

最重要的是,放棄四出舉行巡演而專注音樂創作與唱片製作的Bowie,他在近年帶來的《The Next Day》和《★》專輯都是得以取得甚高藝術性評價之傑作。

Bowie-Blackstar-vinylcover

★ (2016)

搖滾變色龍走出comfort zone

早在六十年代中後期出道的Bowie,他的一九六九年跨時空迷幻搖滾經典〈Space Oddity〉仍廣為樂迷津津樂道。十多年前,他曾因突然出現心臟病問題而把餘下來的世界性巡演取消。手術後已告痊癒,但他卻有多年時間差不多處於退休狀態,沒有公演也沒有新作。直至二O一三年初才在亳無先兆下重出江湖,當年的《The Next Day》專輯亦被公認為他的回勇狀態之作。

是因為厭惡馬不停蹄的巡演生涯也好,是為自身康健著想也好,《The Next Day》面世後他並沒有按照樂壇慣例來個世界性巡演。接著下來,沒有唱片合約的限定時間表,當Bowie準備就緒時,就去灌錄他再下一城的專輯。

《★》跟《The Next Day》同樣是由老拍檔Tony Visconti監製,但在風格上卻不是前作的延續。《★》之要點,是Bowie要走出其comfort zone,屏棄了過去曾合作過的樂手,而交由以色士風演奏家Donny McCaslin為首的一眾紐約市爵士音樂圈樂手為這專輯演奏,但又不是要開宗明義覆行Jazz-Based歌曲的方針,所出來就是一張Bowie交由爵士樂手灌錄而成的藝術搖滾專輯,但又有著電子音樂的薰陶,來得別樹一幟。

對於聽了Bowie多年的樂迷來說,《★》無疑仍蘊含著相當的新鮮感。單是長達十分鐘的先行單曲兼主題曲〈Blackstar〉,這首Art Rock Epic之野心作品已好讓我們認定Bowie仍是那麼創意非凡。

香港樂壇仍沒有老而彌堅的唱作歌手?

所謂的音樂生涯,也許我們可以從「表演」和「創作」兩個層面來看。稱得上老而彌堅的歌手/樂手,很多仍可以精力十足地周遊列國舉行演出,但只有以表演出其經典曲目作為賣點,純粹食老本,消費自己的往跡、樂迷的回憶,毋須履行甚麼突破與新意。有沒有新歌、是否裹足不前,其追隨者已沒有多大關心,只想聽到大家所耳熟能詳的舊歌而已,可以在音樂會上一同唱和。

然而作為音樂創作人,他們不僅希望樂迷緬懷與追祟其經典舊作,也希望大家用心欣賞其新歌心血;之於唱作歌手而言,他們不僅仍要繼續表演,還要有繼續創作之能奈。看看如今已年過七十歲的美國神級唱作歌手——Neil Young到近年仍多產盎然、差不多年年有新專輯面世,而Bob Dylan亦保持每三年一張新專輯,靈感創作力源源不絕;他們不單要寫歌,他們在歌曲裡亦言之有物的有話要說,令人肅然起敬。

所以就說我離地與媚外吧,然而香港樂壇仍未出到這樣老而彌堅而勤力創作的唱作歌手,沒有一位本地唱作歌手可以橫跨數十年仍可以孜孜不息地發表原創新歌。

沒錯我們也有許冠傑、林子祥等德高望重的殿堂級名字,他們都是香港唱作歌手的先鋒典範。但是他們來到某個階段,便開始養尊處優起來,半退隱樂壇。每隔一段時間,便出來舉行好幾場紅館演唱會(加海外巡演),即使有新歌,那還是只有零星幾首,不夠出版成一張專輯,只能來張新曲加精選而已;又如去年回歸樂壇的盧冠廷,他的重出江湖專輯,也只是來一次重新闡釋灌錄其經典舊作。

又想起九十年代有隊英國著名獨立樂隊Carter USM,當他們在一九九八年宣佈解散時,曾表示很討厭在音樂會上不時有樂迷高呼叫他們玩樂隊的哪首哪首經典舊歌,但他們卻其實只想專注表演新作,從而大感意興闌珊、不是味兒。後來,Carter USM也告重組了,但卻只有出來表演舊作而已,最終還是要為消費集體回憶的市場而妥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