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我香江 : 莫讓「你失踪咗未 」成為香港人嘅問候語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diappear

image by Angel Arcones

銅鑼灣一間售賣中國政治「禁書」書局早前接連有四人先後在外地失踪,近日連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東主竟也在香港神秘消失。事件有傳有傳是中國公安在越境香港「執法」拉人。

共產政權治下的「被失踪」現象,不獨見於中國乃至今日「高度自治」幾近淪亡的香港。出身前東德地區的現任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回憶兒時經歷時提到,過去東德人早上互問寒暄,道的不是“Guten Tag”而是「呀乜水今日失踪咗,尋晚我見到有秘密警察上過佢屋企」。

被失踪應該算是最恐怖的暴政了,相較起嚴刑峻法、警察暴力、濫捕濫告,後者起碼是「明」的手段,被迫害者起碼還可以得到一點兒程序公義,其家人親屬起碼會被告知其人身狀況和處置方式,公眾起碼還可以從報導中得知此人的命運。

特務綁架這種暗的手段,非常毒辣,非常難對付,你的加害者不是穿制服、掛證件、手持逮捕令的公職人員。而是喬裝成普通平民百姓,駕駛著普通得再普通不過的私家車、客貨車或密鬥貨車的特務人員,在受害人毫無警覺的情況下,突然把人擄走,然後還要帶回一個差不多是世界上人權狀況最惡劣的國家去處置。

這種特務迫害手法,在今日沒有主權(如果香港是一個主權國家,香港政府一定會強烈譴責綁架事件,香港元首會緊急傳召主事國家的大使,香港的情治系統會果斷介入調查),且政府視市民如草芥的香港來講,一旦有了第一次,而香港社會又沒有對此作出強烈反應的話,以後必然會陸續有來,而且打擊的目標越來越廣闊。不需要太久,我們可以預見,「呀邊個今日失踪咗未」,就會取代「你今日食咗飯未」,成為香港人在恐怖統治下的日常問候語。

自雨傘革命以來,香港的政治環境陡然惡化,但觀乎過去一年半港共和中共政權的種種表現,我們仍然可以發現,港共和中共對在香港問題上,還是有些顧忌民意反彈和國際社會的施壓。舉個例子,暗角七警的暴行,在港共政府死皮硬賴拖延了近一年後,最後還是不得不要提出檢控。

所以香港人絕對不應該坐視是次綁架事件不理,我們有責任向政府當局、向國際輿論宣示我們的憤慨。香港的反對派、政治團體、人權監察組織、壓力團體、出版業界,更應該持續向政府當局施壓,促請政府從速查明事件真相,決不可敷衍了事,不了了之!

對於失踪者的家人,社會各界提供支援與關懷,讓他們能夠度過這段極其艱難的時間,是十分緊要的。當年香港記者程翔在中國大陸以所謂間諜罪被捕入獄,香港社會為程先生的家人提供了極多的支持,如今的書局失踪事件比程翔案性質嚴重百倍千倍,香港社會難道還理由可以袖手旁觀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