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勢力進軍台國會 太陽花生命力的發芽與噴發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taiwan
許銘洲/綜合報導

蘇黎世大學學者西蒙娜.花崗(Simona A. Grano),十二月二十三日在一篇評論台灣第三勢力的專文內容指出,僅管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以及其所領導的民進黨,正以轉型之姿,強勁吸引台灣人目光;同時間,台灣第三勢力的集結、推進,也讓人刮目相看。雖無法預見,其在短期間內能一步到位,一圓為國會注入新血,實現代議政治符合社會正義的夢想;然而,流淚播種者終將不致空手而回,未來如繼續自我惕厲,強化內外之同盟整合,將茁壯成為一股左右台灣社會改革的關鍵力量(譯註:本專文聚焦於評論綠社盟崛起所代表的重要意義,較少著墨於第三勢力的時代力量黨)。

台大政治學者陶儀芬在一篇評論「太陽花運動與二0一六台灣選舉」專文也表示:「這幾年社會運動的再次風起雲湧與『太陽花運動』的實力展現,使得年輕世代的政治效能感大增,相信行動是有可能帶來改變的。既然既有政黨不敢得罪大財團,不願意提出加稅、增加福利支出、改善勞動條件、保護環境等傷害財團利益的政策,這些長期耕耘社會運動的NGO團體,就自己成立新政黨,投入國會選舉(試圖)改變政治(現況)。」

環境議題,逐漸成為地方選舉的「亮點」

瑞士學者花崗指出,社運領域的「環境保護」,還只是個少數人關切的議題?就台灣先前選舉經驗顯示,中台兩岸關係,國家認同,國內福利,以及經濟議題,皆是選民關注重點;然而近幾年來,環境議題,逐漸成為地方選舉的「亮點」;其它兩項最受矚目議題為國家認同、中台關係。回顧民眾關注焦點轉折,可追溯至二0一一年日本爆發福島核災,以及更早之前,公視推出節目《我們的島》,大受歡迎;另外,三立電視於二0一0年推出《國民英雄 》節目,也頗受好評,該節目的核心主題為一.環境污染;二.開發計畫;三.政策主事者的貪腐。當然,這並不意味著環境污染話題,最能擄獲人心;而是強調,其重要性在選民心目中,與日俱增;導致主打環境保護、社會正義議題的小黨,正大受選民歡迎。

綠黨成立於一九九六年,這次立委選舉,綠黨在一些選區與民進黨所主導的泛綠聯盟合作,而且與社民黨合作,統稱為「綠社盟」。二00八至二0一六的兩屆立委選舉,綠黨推出的候選人,都毫無斬獲;不過,其得票數上升到二十三萬票;從二00八年的0.6%總得票數,成長為二0一二年1.74%,距離5%得以分配政黨不分區席次的門檻,還有一段距離。到了二0一四年十一月九合一地方選舉,綠黨在全台九百零六個總席次裡面,得到兩個席次,分別為桃園市議員王浩宇,新竹市議員周江杰;其所獲得的總得票數較二00八年,成長四倍。

隨著綠黨所代表的一些第三勢力抬頭,總統幾乎穩當選人蔡英文,也提出一些進步構想吸納進步力量,例如當選後將讓同性婚姻登記合法化;另一方面,也在不分區提名社會改革人士,如食安專家吳焜裕(台大公衛學者),女性代表陳曼麗(前主婦聯盟環保基金會董事長),社運代表蔡培慧(世新教授,台灣農村陣線的發言人)。這些不分區代表的進步提名作法,也可能對綠黨造成票源重疊威脅。

虛與委蛇 第三勢力有茁壯空間

僅管DPP營造出改革形象,台灣民眾則因經濟不公、高房價、薪資停滯、違法土地徵用,以及高階政商的貪污勾結事件層出不窮(如台北巨蛋,遠雄董事長趙藤雄與前台北市政府官員共謀),對於這些民眾廣泛關注問題,國民2黨交相指責各說各話,卻皆沒有提出一套「治本對策」。大黨們的無感冷漠,讓年輕運動者有所口實,認為國民二黨都沒有誠意,解決這類公民關注的重大議題;這類對既有政治勢力的不滿,給第三勢力締造邁向成功的契機。

另一方面,DPP與環保人士的分歧也日愈浮現出來。十二月十六日多個環境團體,在南台灣地區推出一項「反對污染擴大」的連署運動,範圍包括了所有污染及能源廠商的申設皆應終止,然而到目前為止,三黨的總統候選人皆拒絕簽署;而立委方面,連署該提案者也只有第三勢力的綠社盟、時代力量,以及樹黨。學者花崗的專文指出,許多民眾的常識觀感認為,DPP之前已有多次在「環境議題」上棄械投降(出賣自己原先承諾的訴求),特別是當其掌握執政權之際。

綠社盟的並肩作戰,是個好現象;相較於過去微弱勢力的社運界,每每相互吐槽者多,彼此合作者少;例如一位前綠黨重要成員,就在二0一四年夏季期間出走,另組樹黨。第三勢力在這次國會選舉,能否跨過5%得票率,贏得至少一立委席次?專文內容並沒有提出明確預測,只強調民眾相當認同的第三勢力主事者,應在包容合作的前提下,才有希望取得5%的政黨比率,不分區立委席次。台灣學者陶儀芬則指出,選舉文化、金錢與制度可以說是新興小黨,進入政政場域從事改革的3座大山,壓在上面讓「太陽花運動」帶來的社會力變化猶如在地表之下的岩漿,在政治場域找不到噴發的出口。

陶儀芬並說,如果二0一六的選舉,這些新興的力量沒有辦法進入國會,而既有政黨又沒有妥善回應社會對公平、正義的主張訴求,那麼過去幾年來高頻率的社會運動,可能還會持續下去;台灣的國會讓大財團過分代表的不公現況,也會對代議民主的正當性,持續造成傷害。

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