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啞港女 : 港媽的改名哲學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hkgirl

image by istolethetv Follow cuppa This figure, designed by Luca Leung Nga Ying, is named Michi. Michi listens to kids’ thoughts patiently, especially thoughts that are ignored or misunderstood by grownups. After collecting each thought he flies up to the shoulders of grownups, and puts the thoughts into the adults’ ears and hearts.

看到「何大一」的名字你會想起什麼?科學家?傑出華人系列?愛滋病雞尾酒療法?或者港媽會和他小時候的老師一樣,只想到他的父母應該目不識丁,卻不知道這出自老莊哲學,「至大無外,謂之大一」,取名「大一」是希望他可以包容一切。

 

現在當老師真不容易,入到課室一看坐位表,沒有查過字典真不敢亂叫學生答問題,一堆什麼「灝翀」、「罡華」、「淽湮」,雖然讀音與「浩聰」、「江華」、「芷欣」一樣,但港媽的孩子由未出生已經計劃好playgroup和幼稚園,又豈能容忍一個招牌砸死十幾件的平凡名字?但這些名字除了被人罰抄時抄得更甘,其實與我們的藍領父母起名水準差不多。

 

港媽起名的哲學很簡單,就是要「特別」,可是書到用時方恨少,胸無半點墨,惟有推砌冷僻生字,以為就能洗掉基因遺傳的平庸。由此進路,她們花費大把金錢,好讓自己的小孩活得像個童工似的,其實也不無道理。學習英文普通話只是基本,西班牙文才叫外語,再加豎琴、芭蕾舞、功課輔導班和私人補習,小朋友的時間表非要填滿不可,否則港媽就會惶惶然,彷彿只要逼迫孩子連喘口氣的空閒也沒有,就能鶴立雞群。

 

俗語說「三代看吃,四代看穿,五代看文章」,暴發戶即使錦繡肉食,到底欠缺書卷氣,香港盡是偽中產,同樣培養不出讀書種子,書香世代「贏在起跑線」,因為他們以培養精英方式教育孩子,但所謂教育,並不只是孩子上多少個課程,而是牽涉父母的身教。港媽與一般香港人無異,都是識字文盲,連自己都記不起上一次看書是什麼時候,平日最討厭政治,因為忍受不了半點複雜與沉悶,在她們看來,普教中和EMI對孩子最好,只不過是「學多門手藝」,從未想過幫助孩子了解英語世界的思考方式。

 

港媽或許受過高等教育,可是比起自己的草根父母,其實分別不大,她們從父母那一代遺傳了「搵食心態」,既短視又充滿焦慮,於是硬生生剝奪小孩的童年,讓他們參加的興趣班和補習班,說穿了不過是職業先修,但求將來搵份好工。港媽迫令孩子學會十八般武藝,其實與改名一樣,即使硬塞艱澀的文字,稍微細看,就會發現不過爾爾。

 

魯迅說:「天才並不是自生自長在深林荒野裡的怪物,是由可以使天才生長的民眾產生、長育出來的,所以沒有這種民眾,就沒有天才。」香港不是沒有天才,不過香港的土壤只會扼殺天才。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