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點解香港唔可以過北歐西人生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old

社運左翼推銷「全民退保」,一如過往,態度還是那麼倨傲,「等我黎幫你掃盲」,等我話你知全民退保有幾好;同時,他們會問,為甚麼香港這個富得漏油的社會,大家不能享有像北歐那樣的社會福利?點解老婆婆要推垃圾、執紙皮?推銷退保的學者也會大義凜然的批評:點解個政府只係關心錢,唔關心人呀。

全民退保,在很多社運左翼、學者口中,有大量廉價人道感懷伴碟。只要不停問「點解有人臨老過唔到世」,就有道德光環。這些「為窮人疾呼」的話語,十分虛偽,因為「道德」成了一班人推銷退保的資本。我有光環,我講野你要聽。

香港的國民界線模糊,沒有移民政策,更沒有人口政策,這是現狀,未來也不見得有大羅神仙可以解救。現階段,社運左翼大言炎炎拿出來的「方案」,都是基於現有條件的估算。面對全世界最大的未知數——中國,香港要自己搞全民退保,是一條沒有答案的算術;你能不能退休,之後還要問過國際金融大賊。

全民退保是香港自行其事發的北歐夢,而中國也搞社保,然後股市不行的時候,拿這些錢去「救市」;澳門的庫房已經拿去「投資」廣東省了,這一天距離香港不遠。中國也有能力搞跨香港的人口政策,因為香港的人口結構,由中國話事;例如未來中國的政局一旦生變,大量難民湧入香港,全民退保的「全民」,又是否包括他們?廿萬雙非人,可以去港、可以留港,他們又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

這些問題,解決不了,不是靠問「點解有人咁慘呀」的道德念力可以解決。

香港青年無法上流,紛紛求死,還要先擔嘗全民退保的苦果。今天他們要跳樓,這班支持退保的人,還從容不迫的在他少得可憐的財富裡,再扣起一筆,說你四五十年後退休,就可以安享晚年,現實嗎?人道嗎?現在的香港,是一個優裕得可以計劃將來的社會嗎?三年零八個月的時候,人們會想儲錢退休嗎?不如想想如何不被皇軍強姦。

要動市民的強積金?為甚麼要動他們辛辛苦苦賺來、每個月出九五折的糧,就是為了回應左翼青年那句廉價的「點解有人咁慘」?鬥慘的話,每個月打工賺一萬鬆點,在可見將來一世都不會加薪,無地方做愛、無地方結婚生子組織家庭,又夠不夠慘呢?

無論是供款、轉移強積金,都只會令年輕一代百上加斤。而我們的錢就拿去給養阿叻,沒錯,就是阿叻,一班自認好叻的,卻不反對由一班他們日夜貶低的「廢青」供養。由一班自己都無法發展、生養的人,還要負擔這個那個,不知道是哪裡的公義。

社運左翼到這裡就會問,咁唔通你供返強積金?

這就等於一個強姦犯對受害人說,既然你都俾我除左件衫,咁不如除埋個bra啦。

強積金有問題,就應該爭取取消強積金,而不是搞一單更嚴重的東西去掩蓋。全民退保是一個幻想,它不能解決「點解有人咁慘」的終極詰問,也無法修正強積金的問題。承認吧,強積金只是基金佬的點心;大鑊飯也無法解決世界的苦難。香港連最低度的民主也沒有,任何計劃實行之後,人民都沒有覆核、改善和取消的能動性。每一次我們都是陷入漫長的諮詢遊戲,無得玩。

強積金當年不也有人問「點解有老人家臨老過唔到世」嗎?然後大家都食了屎。到時全民退保供不下去,要續供,他們又會感情豐富的問,點解有人(很可能會是我們這一代)會咁慘呀?我地不如搞共產主義啦,唔通又搞返全民退保咩……

這樣的人,卻常自許有高質素「公共討論」,要來教育大家,來幫大家掃盲,是不是有點搞笑呢?點解香港咁有錢,但唔可以過北歐西人既西式日子呀?唔得就係唔得,無能力就係無能力,你再問都係一樣,你不如問點解你老豆唔係李嘉誠?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