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上帝在何方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y

黃家強在經民聯的籌款晚會,跟梁振英一齊唱Beyond的《喜歡你》,事後還眉開眼笑的跟梁振英selfie。很好,上一代娛樂圈一個一個的自我毀滅,全方位的墮落。

郭富城的女伴由藤原紀香變成大陸靚模,中國解放軍閱兵,整個香港娛樂圈在微博上自拍敬禮,高呼感動、好正。很多香港藝人其實也很中國化的了,他們在Facebook上也是寫簡體字,用中國潮語;郭富城,謝霆鋒,都在講普通話,說一種代表權力和財力的語言。

世界在變,《今天我》變成了中產和左翼嬉皮士的精神自慰之歌,那麼《喜歡你》又為何不可以是振英和家強的鸞鳳和鳴?

七十多天的佔領,最終潰散收場。中共和港共勢力如日中天,骨氣值幾錢?有得示好,為何不示好?清醒的人,都知道所謂公民社會,只是一班何式凝這類擅長精神自慰、感覺良好、身段高尚的知識份子,大勢的確已去,難道不是這樣?

為甚麼我們還睜眼看寒夜雪飄呢?不想承認,但一切已經如此。天要下雨。也就不多黃家強一個。無謂再拿家駒出來講,家駒幫不了我們。家駒只是個連崔健這些土佬都可以隨意月旦的舊圖騰。

抱歉,我知道做人應該積極。不應散播個人的負能量。原諒我。但告訴我,我們還能怎樣活下去,活得快樂,活得有尊嚴?

這一刻他們笑,我可以忍;但我不能接受,他們會一直笑下去。當下的痛苦,再大,人都可以忍受,但他要看得到出口。即便在亂軍中被捉拿,這犧牲也換不來甚麼。無數的人被拉進了牢獄,在公堂折騰又折騰,局面沒有絲毫寸進。那最後的光,也像星空遙遠的彷彿滅盡了。上帝在哪裡?金翅鳥為何不發威?

遠方的訊號,咚咚咚,越來越微弱。生存為了甚麼呢?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那邊有西西佛斯,有一個全面毀滅的世界。狂怒的心靈觀看著。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如果信徒夠仁慈,告訴我上帝還未離棄我們。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