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啞港女:勒在香港人脖子上的纏足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foot

by Kari C

民生有三害,一是吸鴉片,二是賭博,三是纏足。一九一七年,閻石山掌控的山西發動了全省的消除纏足運動,閨閣之事忽然放在救國的秤砣上,從光緒到孫中山,再到各地破舊立新之士,都視纏足為國恥,為了不用繼續在列強面前丟人現眼,必須再改造那些婦女的畸形身體。

但只要檢查員一離開,有些婦女就會把小腳再次纏起來。即使閻石山的放足運動大張旗鼓,標語、查腳員、罰金等等手段盡用,但始終不是長遠之計,只要這些壓力稍微消退,女孩復纏的報告就會出現。聽說流傳「乾麻花」的故事,有位小腳姑娘鼓起勇氣,拿了一塊油炸的乾麻花餅給查腳員看,她說:「只要你能把它解開,回復本來的麵團形狀,我就願意把腳放開來。」纏足是無法還原的身體改造,放足之後走路甚至比纏足時困難,但這場光榮之戰由男人主導,為了進趕明文,擺脫在西方眼中落後的印象,他們無視已經扭曲了的骨骼局限。註一

身體是最後的戰場

身體是最後的戰場,直到今天我們還在角力。我城的女權高漲,在過度競爭的教育制度下成長,對於諂媚男人的撒嬌女人嗤之以鼻,更別說消失了不到一個世紀的紮腳習俗,在她們看來著實不比原始人茹毛飲血久遠。不過,她們真的活得如此恣意嗎?

幾天前我在面書上寫道:「偶爾會想做運動,但只是為了健康,而不是因為別人的說話,你愈叫我減肥,我愈不想減。」之後就得到以下的回應:「減肥除了美觀之外,對健康亦是好事。自己肥瘦沒有人管得了你,但既然知道瘦了就漂亮得多,為什麼鬥氣呢?」還有好幾個男生寫下類似的留言,這等事由男人口裡說出來,特別令人惱怒,我心裡忿忿不平,暗自問了一句:「你們憑什麼?」

但女人不見得不會迫害同性,「世上沒有醜的女人,只有懶惰的女人」,經常把這說話掛在嘴邊的卻是女人。就像從前的母親比父親更會督促女兒纏足,要嫁得好,就要小腳,因為臉蛋是天生的,但小腳綁得差卻是後天的懶惰。小腳三寸為金蓮,四寸之內是銀蓮,比四寸大的就是鐵蓮,當然愈小愈矜貴。然而,這是不公平的競賽,只有少數女子骨架纖小,即使纏足布綁得再緊,也不可能違反身體的限制。我們活在唯瘦是尚的社會,與腳掌骨頭一般受基因影響,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樣,好比眼珠顏色無從改變,有些人可以輕易瘦了一圈,但有些人拼了老命也不過減去幾磅。但在這個社會不美麗便背負原罪,那些頑強的肥肉就是你的懶散的罪証。

品足的七字真言

別急著指責父權社會的陰魂不散,雖然女人對皮相的苛求,很多時候的確與男人割捨不了關係。歷代騷人墨客小腳的讚頌,增添了裹腳的性魅力,「清末怪傑」辜鴻銘的「蓮癖」甚是有名,據聞他留傳了品足的七字真言,即「瘦、小、尖、彎、香、正」,男人的推崇,令女人得了動力對自己的身體更加殘忍。三從四德恰似人腦中的爬蟲類大腦,即使我們演化得衣冠楚楚,但行為到底還受其支配,四德講求德、言、容、功,即使人心不古,港女當道,卻也難逃糾纏女人千百年的婦容桎梏。審美觀與女性的地位一起演變,從前要求女人端莊,閨秀女子把腳纏得愈小,就愈顯得溫婉,如今女性要當人生贏家,學識事業不落人後,自然也容不下一點贅肉。

女人自己的身體似有永恆不滿,不過如果簡單歸咎於父權欺壓,也許有欠公允。誰掌握生產力就能爭奪話語權,父權被「三高」女性打得七零八落,高學歷、高職位、高收入的女上司比比皆是,但爛船都有三斤釘,雖然港男受盡頤指氣使,可是仍得承受社會期望,動輒被標籤為宅男與廢柴,難怪他們覺得自己才是被父權社會欺壓的一群。

價值觀與審美觀都只有一個標準

香港人都活在刻板劃一的標準內,它既威迫男人,也折磨女人。腐壞生銹的父權體系是港男的夢魘,雖然大權旁落卻不准他們展現軟弱,港女雖然看似強勢,但其實受著另一種令人窒息的刑罰。雜誌電視只有瘦骨嶙峋的美人,不夠瘦削的女人偶爾出現,就會立即遭到四方八面的揶揄中傷,由大眾傳媒建構的世界壟斷了「標準」的定義,只要女性未能符合這個苛刻的要求,就是「不夠標準」,我們按照這個令人難堪的準則量度他人,也量度自己,病態地讚頌女生堅持痛苦的減肥之路而變得窈窕,好比李漁、辜鴻銘等文人對小腳的推崇,每一次的表揚,不啻於一次犯罪,如同鼓勵女性變成自我鞭打著的贖罪教徒,愈是折磨自己,就愈有成功感。

曾經有記者向著名建築師Winy Maas問道:「有人批評香港的建築很醜,你有何高見?」他回答說:「哈哈,嗯,或許我會形容為很悶」註二。香港生存容易,但生活艱難,而且也愈發單調,不只建築與食店千篇一律,連價值觀與審美觀都只有一個標準。生活愈是沒有選擇,就愈不懂得選擇,日復日地變得更加愚蠢,最後便只懂得對別人定下的標準照單全收。

張愛玲說:「多一分強調性別,就是少一分共同的人性。」香港的性別歧視特別厲害,因為它既歧視男人,也歧視女人,或許我們可以少一點強調性別,因為反正他們同享一份共業,那塊臭哄哄的纏足布正在勒緊所有人的脖子,好讓他們都變得一模一樣,哪怕臉上泛著森沉鬼氣,也是好的。

註一:高彥頤 (2007)。《纏足 「女蓮崇拜」盛極而衰的演變》。台灣:左岸文化。

註二:《信報》2008年10月23日「香港建築的哀歌

http://www1.hkej.com/dailynews/headline/article/444314/%E9%A6%99%E6%B8%AF%E5%BB%BA%E7%AF%89%E7%9A%84%E5%93%80%E6%AD%8C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