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啞港女 : 教育現場異聞錄 (一):老師能是人渣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teach1

image by Todd Petrie

(前言:這個系列的故事情節既有耳聞目見,亦有杜撰,是真是假,還請看倌自行判斷。)

「Miss,我真係好憎Miss Chow!」我們這間學校的學生真的好特別,整天像個小八婆似的,喜歡和班主任說其他老師的壞話,雖然我本身都是愛說是非的八婆,可是還沒有飢渴到用同事來和學生套近乎。

「我不想聽!去去去!我還有別的事情忙!」

「什麼嘛!那天我們還和趙Sir說這個說了半天呢!」OK,男人都可以是八婆。「你知不知道Miss Chow多變態!那只是在走廊說了無心說了一句『痴線』,她就要我罰企!」

「那是你自己不對嘛!」痴線,好彩我的Sensor一向非常Sensitive,早就知道Miss Chow這個年輕上位的I.S. Panel Head不好惹。

「她又不去說校長?」

「下?」

「校務處的陳小姐大肚了你知道吧?」

「啊,會計的陳小姐?」陳小姐從前在Big Four打工,後來因為結婚想生小孩而希望回到人間,辭職後想找份hea工,來這裡後才發現校長原來不比Big Four的阿姐仁慈,可是腦子又不見得比從前的阿姐好,每逢校長有新搞作她都忍不住痛陳利弊,校長早就視她為眼中釘。

「那天我剛好經過,看到校長幾乎指著陳小姐來罵,拍台飛file什麼都有!也不怕陳小姐告她歧視大肚婆!Miss Chow明明也看到了,又不見她走去說校長沒禮貌?之後還一臉假笑的走去奉承校長!」

「……」大抵因為校長沒說粗口吧。很多香港人的底線就是粗口,只要不說粗口,你說得比粗口難聽也可以。

我帶著微妙的心情回到教員室,趕投趕命準備飛奔去上課,這時候竟然傳來Miss Chow和其他同事吹水的尖酸聲音:「你看看林慧思,不用上班幾個月,還要是死亡月份的九月到十一月,十二月回來又放聖誕假!多好!」

她半開玩笑的無心話令人想起屈穎研的神文,「放了幾個月病假白支薪水的林老師」縱然不是人話,但或許真的說到一些老師心坎裡,畢竟屈小姐曾經也是中學教師,能說出這些話絕對不是因為「離地」,而是設身處地過後的人渣話。

學彭浩翔話齋:「一世人流流長,總會愛上幾個人渣。」求學生涯沒廿年都有十幾年,遇上一、兩個人渣老師實在不用奇怪。

要當一個人渣比你想像中容易。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因為電影的關係又火紅起來,惡之平庸 (Banality of Evil)快要成為老掉牙的「箴言」,可是香港人貴為識字文盲,即使在教書匠當中不太看書的仍然大有人在,所以平凡的人渣還是一個招牌擲死幾十件。

漢娜鄂蘭形容負責屠殺猶太人的重要納粹官員Adolf Eichmann「既不陰險、也不凶橫」,他只是一個在納粹黨前失去了判斷力的平庸乏味之人,人只要聽話,只要附和,只要不敢和他人不同,就能成就再大的惡。

人渣之所以是人渣,不一定是他上輩子作孽,很可能他只是幼稚,沒有獨立人格的人稍掌權力便是眾人的災難,老師在莘莘學子面前手握生殺大權,他們能夠清晰地present教科書的內容,會盡責地在聖誕節補課,卻不代表他們懂得大是大非,更不要說對抗高牆。尤其是我們這些被上一代培養成高分低能的老師,即使通識老師能夠說出對佔中的正反立論,駁論齊全,卻不見得他會冒險佔中。其他科的同事更坦白:「我唔識政治架!」你在過往二十年的教育都沒有教導過他們如何特立獨行,又怎能期待他們讀完一年的教育文憑 (PGDE) 就能成為一個敢言敢行的師表?

Miss Chow不過三十出頭,在上年就穩坐管理層之位,雖說和我們這裡的教師斷層有關,因為每年最少有十個老師頂唔順而跳船,蜀中無大將,當先鋒的不是七十高齡的廖化,而是乳臭未乾的馬前卒。可是馬前卒上到位,當然不能少瞧她的手段,縱然並不高明,但也不是人人做得來的。

對校長逢迎是基本,打小報告是入門,對學生還要一臉義正詞嚴,扮OT也不再是OFFICE工的專利,只要榮升契女就一路直上神台,君不見鼠王芬的勵志故事?

不過其實Miss契女在上位路上怎麼遇神殺神 (Oops,她是虔誠基督徒,我還是說遇佛殺佛好了,你看佛門謝霆鋒還未化身舍利就知佛祖好寬容),本來和我這些胸無大志的small potato無關,可是她身為訓導組的明日之星不只捉學生裙短,還溫馨提示我這些愛命更愛靚的港女「不要穿緊身褲」,演技未免有點over。

我每次看到她嚴肅地訓示學生,轉頭又嚴肅地做金手指,順手嚴肅地上位,實在嘆為觀止,要虛偽不難,但如此入戲地虛偽倒有點難度。汲黯敢當面批評漢武帝「內多欲,而外示仁義」,不過我只是一介淆底的港女,再佩服Miss契女也只敢運路走。

西塞羅說過:「教育的目的是讓學生擺脫現實的勞役,而現在的年輕人正竭力作相反的努力──為了適應現實而改變自己。」大佬,別說為了DSE而苦苦掙扎的學生,在這世代就連老師都不得不夾著尾巴做人,Miss契女為了上位,我為了五斗米買花戴,我的TA男友為了爭教席,哪個敢為了現實而不改變自己?

嗯,以上有一點說錯了,不是我的TA男友,在三小時已經變為EX男友。

說EX的是非令人長氣,還是下回分解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