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衞隆 : 劏雞前放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lood

image by kafka4prez

在街市見過劏雞的人都知道,劏雞前先放血。這樣做可以避免雞隻掙扎,同時,劏雞也會乾淨一點,不會鮮血四濺。日本經濟如日中天的時候,歐美列強未把日本宰掉,先將日本放血。日本樓泡最猛烈的時候,日元匯價亦是最強。日本人通過資產泡沫拿到不勞而獲的日元。那些日元像是天掉下來的東西,而且匯價突然轉強。這時候,日本人在日本以外消費可以享受匯價優勢。日本人於是到歐洲和美國瘋狂消費,日本色男豪擲千金與歐洲美女一夜風流、日本師奶狂掃歐美名牌貨、不知藝術為何物的日本大叔以天價買入畢加索名畫、日本富豪到美國買下洛克菲勒中心。日本人踫過甚麼東西,這些東西立即升價十倍。歐美企業大做日本人生意,賺了不少日元。日本的資產泡沫是預支日本人的生產力和消費力,而這些日本人的生產力和消費力通過日元匯價上升跑到歐美國家去。樓泡爆後,日本人要還樓泡債,早前借下的錢都花在歐美,拿不回來。日本人不再富有,日本經濟只能不停收縮。
回望香港,樓泡最猛烈的時候,港元也轉強。歐元匯價由1歐元兌1.4美元跌至只有約1美元,跌幅約4成。不少香港人和強國人跑到歐洲瘋狂消費,買下不少名牌貨。情況和80年代的日本人相似。日元匯價由1美元兌80元跌至120元,跌幅約5成。不少香港人和強國人跑到日本瘋狂消費,買下不少名牌貨,吃了不少高檔魚生。

 


細心想一想,你就會明白這是劏雞前放血。歐美要崩掉中國和香港經濟,就先要中國和香港將樓泡得來的冤枉錢送到歐美的口袋去。如果樓泡產生的錢留在樓泡產生的地區,樓泡爆後,只是將借來的錢還清,不會出現通縮,更加不會令到經濟崩潰。樓泡借下的債留在中國和香港,樓泡得來的錢卻去了歐美。中國和香港用甚麼還樓泡債? 當然是中國和香港平民百姓的血汗。

 


2015年年底,中國和香港的血基本上放清。聯儲局選這個時候加息,擺明要動手劏雞。華爾街做事喜歡十面埋伏,前後夾攻。聯儲局加息、中國和香港樓市開始崩潰、油價暴跌、新興市場大災難、美國遇到恐襲、中國企業財困、香港零售業蕭條等等負面因素一齊上。投資者沒有避險,因為這些事情沒有引起中國和香港投資者的關注。傳媒將中國和香港投資者的注意力集中在人民幣進入SDR和一帶一路。每次股災或者樓災前都有相同的轉移視線情況。2015年4月,恒指摸頂向下調整,擺出破頂穿底的姿態,投資者只是盯著深港通和人行雙降。

 


當中國和香港經濟被放血,投資者應該立即避險,因為這是資產泡沫爆破前的先兆。日本經歷過的慘事,香港有前車之鑑,不應重蹈覆轍。可惜,人的注意力被轉移之後,憧憬著一帶一路帶來的機遇,怕走失一朝發達的大好機會,於是對擺在眼前的危機視而不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