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惠蓮:遙遠的藥劑房——- 海王星的自然療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neptune

image by Alice Popkorn

海王星Neptune/波塞束Poseiden 雙魚座的守護者

海王星的符號就是海神波塞東手上常拿看的三叉槍。波塞東是宙斯的弟弟,祂不單是海神:也是廣闊無邊的水神,經常坐看四馬戰車巡視海面,每到之處,海浪自然平靜下來;祂的三叉槍輕敲岩石,清流便從中噴出,灌溉大地,使農民五穀豐登,當然,也能叫海暴亂起來。古希臘人認為大地是浮在海上的,而地震則是由於大地的基礎不堅固:那麼,歸根究底,就是那作為大地 支柱的海洋出了問題了。

波塞東居於海底深處,雖然擁有龐大的權柄,然而仍無時無刻企圖奪取哥哥宙斯的天帝寶座。 占星學上的海王星就是教人將現實與虛幻疆界消融的精神能力。海是無形的,那難以測量的深沉讓我們能舒適地安躺於其上,這裹可以是心靈的避難所,當我們的痛苦、憂傷得以安放的時候,與地上外在世界的對應均能保持穩定狀態,因而有舒緩壓力、重新充電的治療意義,故此它鼓勵我們沈思、冥想,令直覺心靈得以運作;然而直覺能力是人類最原始的認知能力,並沒有過渡理智的,所以它可令我們在無邊際的幻象中奔馳而迷失自己,把所有真實/夢幻、可以/不可以等界限模糊化掉。

發現海王星跟攝影術誕生的年代相若

試看1846年,海王星被發現的同期,也跟攝影術誕生的年代相若。攝影的出現使我們自身成了幻覺,從此,對世界的認知進入迷亂,「假作真時,真亦假」,於是我們悟出,人類文明的極至就是創造出更大的虛幻。攝影的出現可以看作是對 「遺忘」的覺醒,而對遺忘的覺醒,往往來自我們內心神秘凝視以及不能控制的感覺之中。

海王星的能量總是神秘而鬼祟的,能使我們免於世俗的納悶,使我們有能力去想像、沈醉;從負面而言,當然就是憂鬱、精神錯亂以及逃避,我們所看見的自己可能只是水中所浮現的自已。它告訴我們生命只能在用審美的名詞陳述下見出意義,而這也就是尼釆(Friedrich Nietzsche,西元1844- 1900)所 講的戴奧尼斯精神—酒神文化。

戴奧尼斯(Dionysu幼—宙斯之子,由於曾被父親以自己的大腿肉撫育,而特別取名為「巴卡斯」,即再生的意思,祂也被認為是萬物生生不息的原動力。巴卡斯把自己發明的釀酒法當做一種宗教傳播到世界各地,她所到之處,隊伍狂歌亂舞, 有的大奏樂器,有的穿上獸皮衣服化裝成野獸:當然:這種酒神教曾遭嚴禁,可是這阻檔不了人民對祂的愛戴。

透過幻象去獲得解救

在希臘原始宗教儀典中所表現的醉狂、失神的現象,是這個民族的原始、野蠻生命力的具體表現,也就是所謂的戴奧尼斯精神,亦正如海王星所象徵的,不受任何限制。從負面而言 可以是無節制的縱慾,但這種縱慾是精神上以為欲望可以無窮無限,結果當然是痛苦的。

有人認為希臘民族是一個悲觀厭世的民族,也許在森林之神息倫納斯(Silenus)在回答人類關於人聞最美好的是甚麼的問題時可見一斑:「告訴你們,人類最好的事是不要出生, 好的事是趕快去死。」 海王星所具備的悲觀心態,可引申為逃避、厭世、出世,因而沈溺在一些可以令精神暫時麻醉的東西上。

尼釆認為希臘人的戴奧尼斯精神也即是悲劇的意志,是一種過剩的生命力。在這裹,借用他的話來敘述海王星詩意、渺茫的精神最為恰當:「你可以說它是一個神,與道德無關,不顧一切地從事創造和破壞,最高藝術家之神,無所關心地在他們做或不做的事情中表現自己,藉自己的行為擺脫由於富足和內在矛盾傾向所帶來的困擾。這樣,在每一時刻中,都使世界表現為神所具有的精神緊張的不斷鬆解。為那只能透過幻象去獲得解救的偉大受苦者所投出的一種永遠新的幻影。

怪不得海王星是位心靈的治療師、藝術之星,因為這一切(Perspective);也由於直覺是原始人的認知模式,不同於現代人,往往以主客對立的觀點去看自己和外在世界的關係,所以能從主客兩點的態度中,帶領我們奔向宇宙之愛,享受俗情世問外的快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