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岸然 : 118(8B)是低門檻刑事罪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libra

image by Ivan

「經過去年以萬計的市民面對催淚彈和警棍的對峙,請問燒個垃圾桶有何值得大驚小怪?….. 筆者有權感謝讚賞肯犧牲自己為大眾爭權益的人,他們是英雄,所有歷史書都讚頌這類英雄;嘲笑裝模作樣、三刀兩面的政客,筆者也會繼續嘲笑他們。」

現階段,討論「網絡23條」立法的爭論有三要點:一、保障版權人利益;二、刑事化的必要性;三、刑事化會給心術不正的律政司利用為打壓網民言論自由的工具。

第一點有一般人認同的合理性。第三點筆者認為是立法的真正目的,官員用上欺騙性的誤導手法,令筆者堅信這是真正的立法目的——藉大量濫告手段,打擊針對政府的網上言論,美其名為保護知識產權。

利用法律整治市民

這樣卑鄙的事情,我們深受英式法治教育的律政司司長會做嗎?他已經做了!只有法治「天才」如我們的袁國強才想得出邀請公車公司申請清路的禁制令,那本來只是一項小小的民事維權運動,結果瓦解了香港社會40年來最大的民間抗爭運動。

同樣道理,律政司配合警方,在法律上尋找藉口,以「損害版權擁有人的權利」為理由,上門把發放針對政府資訊的網民拘捕、扣留電腦、搜查住所、扣留48小時而不上庭……讀法律的人會幹這種事情嗎?不用特別舉例,大家深明這些事情已經做了,已經多次因網民發表激烈言論而以「不誠實使用電腦」上門拉人、扣留電腦;「網絡23條」之後,當然有更多更方便的「合法」理由,說要保護創作者權益的堂而皇之的藉口。

筆者有必要譴責知識產權署署長梁家麗公開曲解法律,誤導公眾。筆者挑戰她再上電台電視講解法例時,聯同袁國強或是律政司的律師一同出席。身為官員,筆者投訴無用,身為律師曲解法律,筆者可向律師會或大律師公會具名投訴,指律師專業失德,要求調查。

梁家麗的誤導是駭人的。明明已經刑事化的行為,她卻誤導為「沒有」,說日常網上活動只屬民事(無綫新聞標題);民事變刑事是誤解(《明報》新聞);牟利才會面臨刑責(《蘋果》新聞)。法例是否刑事是法例本身決定,官員負責執法,梁家麗有權任內不作檢控,但無權解釋法例,那是法官才有的資格。

最大的誤導也是筆者上星期提醒所有人,修法重中之重之處是刑事化普通人侵權,在並不牟利的情況下受檢控。梁家麗說不會,但法例明明寫着「會」!若不會只須刪去第118(8B)段,筆者不反對所有其他的修法。

閱讀法律字眼比較費神,筆者以擁有3個法律學位的人為大家解讀這一段,大家便知道梁家麗是如何誤導。

118(8B)段的原文是:
有關擬議的損害性傳播罪行,《2014年條例草案》建議新增第118(8B)(b)條,訂明:「任何人以下述方式侵犯某作品(有關作品)的版權,即屬犯罪——
……
(b)向公眾傳播有關作品(但並非為任何包含為牟利或報酬而向公眾傳播作品的貿易或業務的目的,亦並非在該等貿易或業務的過程中傳播),達到損害版權擁有人的權利的程度。」

讀法律的人皆知道,刑事法例有一些慣用字眼代表犯罪意圖(mens rea), 包括會意地(knowlingly)、意圖地(intending)、 鹵莽地(recklessly)。當欠缺這類字眼時,舉證責任低了很多,只須證明知道進行有關的行為就完成舉證責任;另一說法是這類刑罪是絕對責任(strict liability)。

各位細看上文沒有這類用語?這是令檢控變門檻變得極低的寫法。

上星期也介紹過,第8D段加入被控罪的人如證明自己不知道亦無理由相信在相關的情況下把有關作品傳播屬侵權,即可以此作為免責辯護。

各位,這個寫法是要由被控的人自證無罪,百分百是為方便濫控而設的寫法。梁家麗說刑事檢控門檻比民事更高是故意的誤導,在這樣的法律條文寫法之下,是把刑事檢控的門檻下降到非常接近民事的標準。

法律的問題筆者歡迎討論,但指鹿為馬的說法出自官員之口,實在令人心寒。筆者高興政客似乎開始留意問題的嚴重性,正在齊心延遲立法,但惡法最終還是會通過的;時間換取空間,還得有賴民間的努力,要全面起動以行動抗拒修法,保衞自己的自由。

高官故意誤導市民

不過,到今天為止,筆者看不到民間的抗爭有升溫現象。筆者特別對「左膠」與學民思潮失望。身為行動者,前者似乎都去了度假,什麼抗爭也沒有組織;學民思潮作為年輕一輩的代表,自己也善用互聯網作動員,但連落街擺街站也不做,竟然呼籲市民寫信給議員要求拉布就算交差。

不工作的偽左派和政客卻十分介意勇武網民的任何行動。筆者不會以為他們是真的和平理性,只是害怕市民把支持轉到激進派去。

經過去年以萬計的市民面對催淚彈和警棍的對峙,請問燒個垃圾桶有何值得大驚小怪?泛民政客可以排排企舉紙牌當作抗爭,或許抬副棺材便算最激的抗爭,港人早視之為笑話。

不是筆者要煽動暴力,人人皆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筆者有權感謝讚賞肯犧牲自己為大眾爭權益的人,他們是英雄,所有歷史書都讚頌這類英雄;嘲笑裝模作樣、三刀兩面的政客,筆者也會繼續嘲笑他們。

告訴大家,從前的泛民不是這樣的,20年前就有在遊行集會燒車胎的紀錄,今天不知是人民善忘,還是政客善忘罷了!

原文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A20 | 時事評論 |2015-12-15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