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話人去一樓一又點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a03a-600x443

青年新政係雞係公廁?

區諾軒一眾白鴿應該忙了一晚去捉鬼,但我想感謝區諾軒回應,他們以「一樓一指南」之說去嘲諷新人,是四五月的事情。這是在全港選民面前,承認了當中對話確有其事。

XX

至於甚麼旺角派傳單,和一樓一指南有甚麼關係,我不知道。有很多人都做旺角的地區工作,選的也不只青年新政,民主黨自己也有選,為甚麼「收集另類民意」、派發一樓一指南,只針對青年新政來講呢?很簡單,因為青政的選舉打法,有威脅他們的可能,所以區諾軒這班人說這些話,是顯示他們早至四月,已將青年新政或者北區動源這類組織,當成敵人。

又是泛民每遇挑戰,總撲出來搬出「對準政權」、「不打同路人」的大義。青年政團難道不是民主同路人麼。

有人說,為甚麼「黑材料」到選舉之後才爆?那些深明大義的泛民朋友怎樣想,我也不知,但我想那些無力的民主黨或泛民辯護士應該感恩,因為他們的泛民朋友,沒有在選舉的時候說,也算是顧全大局。事實上,他們絕對可以這樣做的。

這件事和青政其實沒直接關係,不是青政,也可以是其他新興政團。因為民主黨及泛民主派對於新興政團,態度一向如此。嘴上的嘲諷,行動的打壓,模式從不改變,指控別人是保皇B隊,友好金主傳媒機器開動馬力轟炸醜化。不要大驚小怪,這些鬥爭思維,只是入門級別。更惡毒的,也做得出來,這算甚麼?無品?有權有勢,一定選到,沒品你也奈他不何。

我自己就不太覺得這是黑材料。政黨、組織,想的就是自己的生存和壯大,這是一份工,不容有失。做區議員,又選得到,是他們的本事,這些排除異己的真面目,不會影響他們的生存。

區議員繼績做地區工作,民主黨繼績營業。你是一個瞧不起妓女嫖客的人嗎?但你可以繼績是左翼廿一,繼績濟弱扶傾,大講社會公義的口號;你自己排除異己,也不礙繼續聲討中共迫殺李旺陽。一日有大報護航,你還是會投他們的。

民主戲一場,你們別以為這些事情能傷區生分。民主黨就像共產黨,罵不倒的;民主黨一班議員,就如土共,各據半壁江山,各有各做,繼績供車供樓、結婚生仔。他們是怎樣都贏的。他們瞧不起人、蔑視民主的底氣,來自一個與中共代理人盤根錯節、互為表裡的系統,共享著建制──選舉制度──帶來的巨大資源。他們很賤?再賤都行,有資源就能永續,有人依附、護航。你們看,泛民友好和左運圈,不也是沉默是金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