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惠蓮:恩賜與咒詛—— 天王星的危與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In Danton's words, 'France threw down its gauntlet to Europe, and that gauntlet was the head of a king'; beneath the severed head of Louis XVI, the words from the Marseillaise: 'Let impure blood water our furrows.' The caption reads: 'Monday 21 January 1793 at 10.15 a.m. on the place de la Revolution formerly called place Louis XV. The tyrant fell beneath the sword of the laws. This great act of justice appalled the aristocracy, destroyed the superstition of royalty, and created the republic. It stamps a great character on the National Convention and renders it worthy of the confidence of the French …In vain did an audacious faction and some insidious orators exhaust all the resources of calumny, charlatanism and chicane; the courage of the republicans triumphed: the majority of the Convention remained unshakeable in its principles, and the genius of intrigue yielded to the genius of Liberty and the ascendancy of virtue. Extract from the 3rd letter of Maximilien Robespierre to his constituents.

Image by Qupan PROquapan Follow Louis XVI’s Head: The german, counter-revolutionary persiflage from A.D. MDCCXCIII set against the french original revolutionary agitation-image from the YEAR Ⅰ

本年二月我曾在〈占星學看二0一五年香港樓市〉一文中提過,叛逆、不羈天王星在七月一號就要在香港的第一宮過境,並以一度之差擦過土星。這是一種醒覺、不願做奴隸的意識在衝擊九七年以來,所謂「阿爺」帶給香港發展上的障礙、限制與拖延的家長式的壓制管治。到底天王星在歷史上、占星學上有過什麼啟示?

1781年,德國天文學家威廉·赫歇爾(Herschel.William) 發現一顆比土星距離大陽更遠的行星—天王星,按照希臘神 話的倫序,也即是穹蒼之神烏拉那斯。在地上,同一個十年, 發生了高舉「自由、平等、 博愛」的法國大革命(1789 ),這一場暴民革命,腥風血雨,路易十六被拉上 斷頭台,轟天動地震撼全 歐洲。這裹我們並不執看 天上人間軌跡的必然牽引 的推測,然而占星學賦予 這顆行星的暗示卻與這場 革命的意義不期而遇。

天王星跟海王星和冥王星‘樣,指示一種世界的形勢,由 於它們停留在每一個星座的時問經年,所以在我們的星圖中, 它們落入哪一個宮位,要比落入甚麼星座來得重要。它們告訴 你,人的生命是受看大氣候影響的,除非你流落荒島,或是獨 居的探山老人,故此,這將意味看我們探藏的心理。

天王星的能量是迅雷不及掩耳的,它要展示一個前進、擴 充的歷程。即如怯國革命中的暴民,教我們去打倒眼前的權威 和偶像,衝破奴隸的身份,起來當家作主;它又是年輕的造 反者,勇於打破社會固有的基準,甚他不惜陷入無政府狀態, 漠視危險和不安,以求根絲性的改變。

不論是傾覆與創造,它的手段部是古怪獨特,又或說是歪 離的。看烏拉那斯,祂是大地女神該雅所生,不需要有父 親,反而母子亂倫生了十二個力大無窮的可怕巨人。無父意味 看壓根兒不需一套家長式的指導,更遑論弒父那麼麻煩。以母 為妻,衍生諸神,用的是非常性的創造行為,在我們看來,確 實是天降的靈感。也許是揍巧,天空上的天王星是顆「斜躺的 星球」,它的自轉軸與垂直線相差近九十度,在太陽系中,可 算是「特立獨行」了。

在我們個人的星盤中,天王星標示看極大的變動,往往用 一種難以預知、刺激驚嚇的方式向我們敔示,這會是一種獨一 無二的經驗。它又像個天才,每當看見創造的靈光時,總在解 構和重建的過程中表現出其躁狂。別忘了天才白癡只是一線之 差,那種自發又難以控制的能量為我們的生活提供轉變的條 件,也很多時候在關鍵的時刻發揮它的價值,但卻多是難以消 受的,因為它並不承諾任何藍圖,靈光一閃之後可能是黑色暴 動:它讓人瞥見更新、改進的可能,但如何一步一步達成呢, 它才不管。故此,法國革命中的暴民政治引來歐洲各國的攻 伐,於是拿破侖的崛起不也就進人另一個專制的階段?再看中 國文化大革命時代的紅衛兵的所作所為,不也是天王星反叛本 質的負面寫照?

天王星的指引不一定正確,但它往往在一潭死水中起波瀾,告訴我們內心所潛伏看的反動情緒,以及現況已到了必須 改變的境地。每當我們遇見它,總是在一種緊張的狀態,大多 表現在一些生命的臨界點上,它可以是少年的愚昧、中年的危 機等。

要能把握天王星的創造力,便必須有長遠的計劃和無比的 耐力,若能配合得好,那種成就也是翻天覆地的。試想想,天 王星發現的年代也是電力產生之時,人類進入電子世界,不單 是一般生活層面上的大躍進,整個溝通模式都帶來史無前例的 衝擊,甚至乎妄想在虛擬世界中成為神,這不也是烏拉那斯的 呼喚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