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與「開放本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dicn20140507310_20141125_L-600x454

網絡圖片

嘗試梳理最近范國威為甚麼會成為輿論的風眼。

事情源於《蘋果》一篇關於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的報道。這個津貼由梁振英在司政報告提出成立,申請門檻是低的,只要符合一定的工作時數,以及低收入的標準,就可以申請,而且沒有居港年期限制。即是說,中國移民到港後,不用住滿七年,或一定年期,也可申請。該報道指,范國威認為政策扶持低收入家庭,不擔心被濫用。范國威沒有反對,便引起輿論鞭撻。

後來范國威在網上澄清,他是會反對的,但原因是源於,非中國籍人士來港,卻要審查資產,是歧視非華籍人,所以要反對。

12301632_714354465332986_686157728644952372_n

范國威面書

原圖

范國威的spin doctor,黃綠醫生,左支右絀,捉錯用神。事情的爭議點,是申請公帑資助,無須居港年期,這就像社協幫助中國移民司法覆核,令中國移民不用居港七年就可以申請綜援一樣,是取消了香港人和非香港人的界線,令這兩群人在公共資源的調度變成「沒有誰比誰更高尚」。這本身就是一個必須反對的地方。

一個議員著眼處顯示了底牌

不論是中國人,或是日本人,高加索人,亞利安人,南亞人,印度人……他們一律可以申請香港的社會福利,平等了,一樣衝擊香港的公民制度,取消了香港的邊界。在問為「為何中國人不用審查」之前,應該問,為甚麼不反對這個取消「香港人」的無居港年期津貼,反而支持呢?

本土人當然是期望范國威反對,但不是用這個理由。一個議員著眼何處,顯示了他的底牌。究竟是關心香港人是否有使用公共資源的當然優先權,還是在乎非華籍人的平權未境?即使非華籍人和中國人在申請一個小小津貼的要求完全一樣了,香港人的問題還是沒有解答到。

范國威反對,卻是擺非華籍人上檯。因為他迴避香港人,或任何的公民身份,都不是建立在開放、國際之上,而是建立在排他之上。

一個保衛香港人利益的議員,必定會強調香港人對資源的先佔位置。沒有居港年期限制,都可以申請,問題比起非華籍人受到「歧視」,嚴重多了。因為香港議員總是優先處理香港事務,其他問題當然也是問題,歧視當然也是問題啦,但議員在質詢和回應時的著眼點、先後次序,反映了議員的質地。

回到「反歧視」的大愛包容套路

津貼窮人不是不好,但現行機制是否,或局方會否考慮,本地低收入家庭優先輪候,或增加津貼額,以示本地公民,及未歸化公民之別?

這就是香港本位,但是否又會變成「歧視」其他人?看來很排外,中產會生厭,不投票了。那麼反對的理由,便又成為「反歧視」的大愛包容套路。有錢的中產,不會在乎這些小數目,他們只喜歡一種無差別的包容感覺,因為他們無求於公帑調配,而窮人才會叫嚷「點解佢岩岩黎係咁,我住左成世又係咁?」但窮人很難動員投票;而感覺大愛,容易搏得中產以上選民的好感,這是慣於計算的政客本能必取的下台階。

這些反應,就像他們跟反走私行動割席一樣,都是本能恐怕得失「沉默大多數」的反應。畢竟他們的票源,並不是今日范國威反臉批評的高登仔,或者一群社經下流的本地青年。三年幾前投了范國威一票,就只是票投泛民中較進步的一翼,不要期望更多。一個泛民議員,總有泛民議員的局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