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鷺 :鼠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m1

by Stig Nygaard

如果人沒有後天的知識,是否也會對老鼠存著恐懼、 厭惡之心?儘管我們都聽過老鼠打救落網獅子的故 事,但牠的形象永遠由貧窮骯髒構成。

我看過「過街老鼠」的悲慘命運,幾個小孩子圍著困 在籠中的老鼠,用拜神的香去折騰牠;我也曾見過人 們擺下陷阱,把一隻大老鼠成功引進龍子裡,在牠身處險境時,牠的家族,約七、八隻成員圍在旁邊忐忑不安,就似在想辦法營救,又或鼓勵牠努力脫險,終於 牠真的一鼓作氣衝出鐵籠,一家團聚。然而愈是低等的動物,牠們的生存能力總能與人類科技較量,近日英國疑用鼠藥過量,發現如貓的巨鼠,一旦數量激增,又是一場人鼠鬥的業。

沒有城市街道,還會有過街老鼠嗎?老鼠不一定是藏頭 露尾的,有一個晚上我從窗外看見一隻走到花園的老 鼠牠看中了我大笨狗的骨頭,想以一己之力拖回家裡, 斯斯然卻使出九牛二虎之力,行動緩慢,看來更像一隻貓。我在鄉間看見的老鼠跟猴子、小狗、花貓一樣的悠閒。

跟牠們最近距離的一趟,大概是在模達灣,兩隻小老鼠 跳到床上,在我臉上輕吻了‘下,我記得當時我做了一個 美夢:我指揮著一支樂隊,樂譜被風吹起,打在臉上酥 酥癢癢 ……

我明白人們認為老鼠繁殖能力強是一種低等動物的特 性,牠們無可避免地構成滋擾。最難忘的一次,半夜我 聽見小老鼠吱吱呼叫,是被老鼠膠黏著了,一早醒來, 看見牠在那木板上掙扎得腸穿肚爛,房東想馬上用剛燒 好的開水燙死牠,怎知,水倒光了,牠仍在掙扎……
我不忍再看,這生之苦!尼采說人類忍受痛苦的能力與 倉U造文明的能力成反比,只要細心想想今天人類的處 境,他的話在大概要修正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