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一個香港 一支球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foot

電視截圖

世界盃外圍賽,香港足球隊再次戰和中國隊。香港隊守和不是重點,中國隊出線夢碎,十三億人都震驚了,才是正經。

一些留意香港發展的中國朋友說:「本土化這東西……跟零三年的時候還更進一步吧?」我說:「零三年只是想換個特首,現在是深層次的思想改變。」

對方說:「打個球嘛,事情為甚麼會弄得那麼大?」

我答:「因為普羅香港人想抓緊任何一個機會,表達對中國的不滿啊。」這不只是對政權反感,而是踩入那無形的、十七年前強壓在我們頭上的「中國人」身份。他們不是社運人、政客,他們是一般的普羅大眾。

十七年在歷史上只是一剎那,但人的思想變得很激烈,產生一個學者名流、政客傍友,範式已經開始轉移。

以前香港是一個自認飄泊海外的遊子,他們自認比中國先進,但又因欠缺「中國性」(不中不西)而感到焦慮。有些人開始發「建設民主中國」的夢,想贖罪,也要子孫贖罪;有些人移民;有些人專注搵食,這就是過去的香港。

但現在不同。經過很多苦難、鬥爭、行動、宣傳和討論,香港自成一體,漸漸成為共識。在球場、在各區睇波的群眾身上,都看得到。這種情感自然得分,就區分出「你們」和「我們」。這個社群想像是實在的,可以移山填海。它不需要道德證成,它是非理性的,默言無語,自足自在,不被論述質疑和解構。

只要站在球場,跟其他人一起觀賽,就自然激動,你會反射動作大叫「哎呀﹗」、「屌﹗」、「嚇死人咩﹗」、「個心離一離呀」……甚至,街上的小巴司機,也收聽著電台的足球旁述。也許他是一個藍絲,也是「愛國」的,但在這個時候,他心裡一定感受到,球場裡有「我們」和「他們」,香港是一個自足的概念和單位(unit)。這個真理時刻,他無法假裝相信,香港人也是中國人。

不談政治的政治宣傳,是最高超的政治宣傳。所以習近平很想中國隊晉級,可惜香港有四個龍門——足球就是民族主義的助燃劑。香港足球本來無人理,現在發展到搶飛、幾千人到街上睇波,民族主義高漲,卻沒甚麼人「操盤」,純粹是誤打誤撞,自己構成一個國族建構的漩渦。

中國朋友很難理解,為何事情發展得那麼快?短短十年間,香港人從自認為比中國人更愛國的「真.中國人」,跳躍到現在很多人不怕公開拋棄中國人身份。他們自製標語,在球場上向世界發出「香港不是中國」的民意。

官方輿論機器恐嚇,他們還要大噓中國國歌,僵局生變,只花了十年光景。

「中港關係現在變得那麼緊張,『本土』要負很大責任呀。」對方說。我回答:「中國怎麼想香港,我們不是太關心,而且也沒人阻止得了。打波吧,你們有你們的愛國教育,我們有我們建立國族,河水不犯井水,大家都有機會,皆大歡喜。」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