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 : 中共及港共在區議會選舉背後的部署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5mBwXTFfbqgLmLXyFpoQ5Y8CVEUe0rmsedIwcUdG-0s,8iPbJ4n2pWvcTabH77ZC-N69P-NjsFgkRwNWqT0u_jw

梁文韜/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香港區議會選舉塵埃落定,親共建制派仍然保持絕對優勢,431直選席次中拿下七成的300席左右,完全沒有政黨奧援的政治素人衝擊有限,泛民席位則小幅成長數席,微不足道。大家比較關心的是一年前雨傘革命的影響,所謂的「傘兵」只拿下不到十席,標榜青年參政的青年新政也只得一人獲選。另外,也有很多原來是藍絲的假傘兵出來亂局,所幸影響不大。比較矚目的是反對政改的泛民領頭羊之一何俊仁卻中箭落馬,這可以說是精心部署。

中聯辦及港共政權運籌帷幄

當年出賣港人跟中共密室談判的民主黨何俊仁,也是增設超級區議會議席後的最大獲益者之一,被「梁粉」何君堯刻意拉下馬,此結果顯示中共及港共強大操控選舉的能力。衆所周知,上次拿到一千四百多票代表傳統鄕事派的沈錦添在最後一天登記參選,挑戰何君堯,表面上凸顯新鄉事派與傳統鄉事派的矛盾,在兩強相爭下,何俊仁即使有熱血公民鄭松泰的衝擊,應該篤定坐收漁人之利,原因是熱血公民候選人能拿到的票跟上屆更為大家熟悉的人民力量陳偉業應該差不多,影響有限。

誰料何俊仁在多拿一百票的狀況下,竟然讓何君堯多拿接近六百票勝出。傳統鄉事派的沈錦添在競選過程中根本沒有明顯的選舉動作,連一般的街站都鮮見,最後竟然只拿不到一百票,也就是說所有沈的票似乎都轉移到何君堯身上;另外,中共及港共政權如何令額外多出的幾百票出現,實在耐人尋味。

「新香港人」將會有更大政治影響力

民建聯的保皇側翼都略走下坡,自由黨、新民黨的席次都略有下滑,花了相當多資源準備的新民黨議席意外地減少,跟在港島東區的中產選區被奪走選票有關,當中很大原因應跟雨傘革命有關,中產相對關注社會議題及理念,新民黨在佔領期間及在支持假普選的立場上,多番站在港共政權一方批評運動,其主席葉劉淑儀的形象更是大打折扣,失去部分中產的支持是可以想像的。

在中共眼中,自由黨也好,新民黨也罷,這些畢竟都是「舊香港人」的黨派,中共跟港共目前精心扶植的是以具備「新移民」身份的新香港人或中資員工來參政。單單香港中國旅行社員工參選區議員,被媒體指認出來的就有至少六人。不管舊香港人怎麼反,親共的民建聯中將會有大量「新香港人」參與各級選舉,未來這必然會是一個趨勢,在2047年前就有「新香港人」做特首也不足為奇。

雨傘革命後,中共及港共更賣力部署,對政局依然運籌帷幄,短期以假傘兵干擾,中期要透過新鄉事派來瓦解或收編不同的傳統鄕事派,長期則以新香港人統治香港為終極目標,一步一步扶植傀儡以配合在2047年完成消滅香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