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馬習會出口無文有辱國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ma xi

民報圖片

馬習會乃係兩個蠻夷酋長見面,雙方出口均粗野無文,有辱國體。

習稱馬為尊敬的馬先生;馬直呼習為習先生。且看華夏歷朝國書如何稱謂。

北宋:「大宋皇帝謹致書於大遼過徽號皇帝闕下」。 南宋敗於金國後:「姪宋皇帝,謹再拜致書于叔大金皇帝聖明仁孝皇帝闕下。」而金復書「叔大金皇帝」,不用署名,「致書于姪宋皇帝」不用尊號,不稱闕下。

清朝:「大清國大皇帝敬問大英國大皇帝好」。民國四年,袁世凱致墨西哥國書:「大墨國總統先生閣下」。 即使中共四九年甫建政,仍有些少文化,第一份國書:「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最高蘇維埃主席史維爾克先生閣下」,信末「敬祝貴主席政躬康泰。敬祝貴國國家興隆。」

馬英九初見習近平,莊嚴得體之稱呼當為:「中華民國第十二任總統馬英九敬問中華人民共和國習主席近平先生閣下好」,說時宜拱手。其後可簡稱習主席閣下。 中華民國經歷百年 迄今未亡 此乃事實 連共匪都不能否認。馬氏身為黨國元首 會見中共領袖 必須先聲奪人,一開口就強調自己道統,不可示弱。

記住:中共只畏強人 對於弱者只會狂踩。 至於馬氏稱「不存在不平等情況」,則更屬濫用存在主義之匪語! 只有香港方為華夏真正傳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