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惠蓮:時間和宿命的掌舵人 —土星的存在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satune

by PROjimmy brown

土星Saturn克羅那斯Kronos 山羊座的守護神

土星是我們從地球上肉眼所可看到的最遠的行星,象徵看個人對自己和社會所可知訂見的極限,這也意味看在土星以外 的束西都是未知之數,以及超越了個人所可控制的範圍,而土 星,仿如一道圍牆,使我們在可見與不可見的處境中不至迷失及越軌,以保障我們的安全。

木星和土星同為自我 經驗的客觀限制,它們均是人類文明下的能量,只是前者教人樂觀勇敢,後者則是危機感而來的約束,它聽我們在社會的框架之下發揮作用。當木星像個不知天 高地厚的孩子,要到處進行人生實驗的時候,土星像個家長, 拍拍它們的肩膀,教它要有適當的規矩,定出限制,使我們在 傳統的價值上得到規範。這位老人家是從人類的歷史經驗中得 來的訓示,因為它很清楚,服從一個社會的模式去生活是較為容易的,而它亦相信人的內在本能是希望安穩的。

經驗中歷練的時間老人

由於木星的實驗性很多時帶來閃失、危險,從經驗中建造 權威的土星為了保護我們,便刪掉一些沒有效果的行為,提供 一套良好的策略,約束我們去過規律、負責的生活,以達成目 標。而在土星的範圍,都要求我們付出努力作為成功的要素, 它並不意味看從天而降的好運,但卻令我們有十足羞恥之心。 這一位從過往經驗中歷練的時間老人會在我們穩步的齒輪中為 我們預備一份厚禮—和諧、舒適、安逸,使我們在人生的無常中獲得安穩。

一如其他行星,土星也有負面能量;那是自我抑壓、埋沒創意、用一殘忍的方式,不讓感覺留有半點空問。

腥風血雨的殺子神話

別忘了它的神形克羅那斯(Kronos),就是多才多藝的宙斯之父。宙斯要開展希臘神話的白銀時代,所經歷的是腥風血雨。克羅那斯從天象曆數中得知,他的神代會被兒子推翻,從此便把每一個所生的兒子都吞下肚子去,最後,當宙斯快要 降生時,宙斯的母親麗娥(Rhea)瞞看克羅那斯,偷偷到克里特島誕下宙斯,把袖藏在山洞,委託仙女撫養,並把一個包看 大石頭的胎包交給丈夫,好讓她吞下去。待宙斯長大以後,在 祖母該雅(Gaia)協助下回到父王的身邊,這時克羅那斯亦把 以前所吞下的五個子女都吐出來,而這群宙斯的兄弟姊妹都因 為自己父王的所作所為違背天理:展開復仇戰爭,結束克羅那斯的黃金時代。

耐人尋味的是,克羅那斯同樣是個弒父者,袖的父神烏拉 那斯(Uranus)為了恐懼自己所衍生的神兒叛變,便把池們打進地下國,當時只有克羅那斯服從母親的號召,拿起鐮刀制伏父親,並割掉其陽具,烏拉那斯也被迫退位。

克羅那斯未嘗不曉得臨危跨越傳統規範,但卻由於強大果報感的籠罩下感到不安,於是重蹈父親的覆轍,犯下同樣的錯 誤而走上重複的命運。我們會問,如果克羅那斯不扼殺自己所 出,是否可逃過悲慘的命運?這確有可能,然而她有的是土星 的悲觀精神,它表達我們對權力地位的需要,這需要,往往是取代愛的,她害怕失去因而墮入黑暗的力量。

明白自由和限制是互依

既然我們對土星的認知如此少,在經歷它的時候難免表現不快和沮喪,要駕馭它,年紀是一個十分重要的關鍵。土星用約三計年的時聞在黃道十二宮中繞過一圈,而我們亦同樣會在 三十歲後適應它要我們所學習接受的現實,孔子說:「三十而 立。」不期而遇土星的公轉周期。我們沒有必要介懷土星的限制,只看到它的負面,因為它是我們內在嚴厲的父母,當土星 叫我們勇敢去嘗試的時候,它提出自由和限制是互依的。

在停止對命限的抱怨和追求自由上負責之時,土星的正面 意義永遠被應許。

今年土星在今年九月十八日至二0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進入人馬座,故此凡太陽、月亮在人馬座的朋友,接下來的日子,將是人生重要的一課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