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字、本字、古今異體字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2428822043_b9771dfd3e_b (1)

by James Kim

文:黃嗣權、曾焯文 

「正字」屬於字樣學。正俗字屬字樣學,異體字屬字形學,統屬文字學。「本字」屬於訓詁學、文字學。正字俗字,古字今字,俱相對而言。(曾焯文與黃嗣權正在編之《粵辭正典》主要考證本字。)此等名詞甚易混淆,絕少人澄清過。

何謂「正字」

先䆁何謂「正字」。「正字」屬於字樣學。字樣,漢字楷書字體書寫之古代樣本。字樣學,隋唐興起之學科,規範楷書形體筆畫而定用字標準。


漢以後,隸書變為楷書、行書,筆畫時有訛變,晉宋以後,俗體增多,常與篆隸不合。唐太宗貞觀年間,祕書監顏師古在秘書省刊正經籍,校定字體,辨別訛誤,錄成樣本,以便校對時做為準繩,其時稱為《顏氏字樣》,後經博士杜延業續修,成《群書新定字樣》,字樣之名由此而來。武后時,顏師古四世從孫顏元孫又作《干祿字書》一卷,辨正字體正俗,以為書寫楷式。唐代宗大曆十一年,張參作《五經文字》,唐文宗開成二年唐玄度又作《新加九經字樣》,從此楷書寫法有了規範。


簡單而言,「正字」就係漢字楷書之正規字體。一國一地之規範用字,確實需要政府訂立標準(並非憑政府高官一己之意盲目制訂標準),始有合法權威,否則下下祭出《說文解字》、《干祿字書》、《正字通》,當今無幾人識寫字矣。

根據維基百科,《干祿字書》乃係唐朝字樣學字書,由顏元孫撰寫,並一卷。劉中富統計此書共整理漢字八百零四組,凡一千六百五十六字,詳見其著作《干祿字書字類研究》(濟南:齊魯書社,二零零四年)。


唐朝科舉考試科目一共有六項:秀才,明經,進士,明法,明書,明算。當中,書寫要求第一為正確,二才為遒麗。由此可見,唐代特別重視官吏士人之文字書寫規範。故顏元孫撰《干祿字書》志在統一科舉文字,尤其強調「正字」,所有考生必依其例以應考科舉。

《干祿字書》序云:「所謂正者,並有憑據,可以施著述文章、對策、碑碣、,將為允當。」下有註解為「進士考試,理宜必遵正體,明經對策,貴合經注本,又碑書多作八分,別詢舊則」。可見唐進士考試必依《干祿字書》「正字」


《干祿字書》序又曰:「具言俗通正三體。」 書中每組字例皆列明各字屬何體(俗、通或正)。序言已說明俗通正三體之定義與使用範圍,如下──
俗字
「所謂俗者,例皆淺近,唯籍帳、文案、券契、藥方,非涉雅言,用亦無爽。儻能改革,善不可加。」此言俗字寫法較簡,乃後起字,可用於民間通俗文書、日常生活「非涉雅言」場合。
通字
「所謂通者,相承久遠,可以施表奏、牋啟、尺牘、判狀,固免詆訶。」此言通字沿用已久,常見於公文。通字與俗字之別在於前者「遠」後者「近」,取決於使用時間長短。
正字
「所謂正者,並有憑據,可以施著述、文章、對策、碑碣,將為允當。」正字即來歷可以垂之久遠,或見於《說文解字》,或見於經書典籍,可於涉雅言場合使用。

如「聡聦聰:上中通下正」,即「聡」和「聦」皆為通字,「聰」則是正字;又如「剪翦:上俗下正」,「剪」俗而「翦」正。再如「茘荔:上俗下正」、「脋脅:上通下正」、「逈迥:上俗下正」、「垧坰:上俗下正」、「携擕:上通下正」、「鎸鐫:上通下正」。此外,七百零七組異體字中,有五十六組「並正字」,即該組字皆為正字,如「線綫:並正」、「懽歡:並正」。

正字與俗字古字與今字

正字俗字(禮礼),古字今字(厶私,灋法),古今字相對而言,若今字又產生後起字,則今字又係後起字之古字。正俗亦隨時而變,主要靠政府規範。唐代開始盛行科舉,始有政府規範正字之事。唐代《干祿字書》即其時代產物。所以唐代之後寫通假字之現象少了

《干祿字書》分字為正、通、俗三類,若以此書為準,現在通行的有些是通字乃至是俗字漢字書寫,有其原則,不是死執字典古書的,所謂正音,道理亦然。

挽車邊,亦雅訓。扳雞則有點不倫不類,摱雞與扳機的混雜。「摱雞」是口語,書面語仍要寫「扳機」,只能說粵語口語謂扳機為摱雞。

異體字

異體字、正俗字,概念不同,異體字屬字形學,正俗字屬字樣學,統屬文字學。其概念出現時代亦不同。三言兩語解釋不了,簡單說明:

音義相同而字形有異之字,謂之「異體字」。許慎《說文解字》分五百四十個部首,收字九千三百五十三個,另有重文一千一百六十三個。一般看法,「重文」即異體字。

文字學所謂「正字」乃係正規寫法,一為歷史傳承、一為政府規範。「俗字」則是日常應用(未必是民間)產生的寫法或通假用字。維基詞條亦不過簡單說明,要真正明白漢字之異體與正俗,必須讀文字學專書(裘錫圭《文字學概要》適合入門)

干祿所載之通字俗字,固可視為異體,但異體字範圍較廣,漢字演變過程出現的同字異形,皆為異體字。例如「聡」「聦」是係「聰」之異體字。

又如个個係異體字按古代字書,正字乃係个/箇。個字係後人所增約定俗成。隋唐常用个/箇為指示代詞,近指如這,遠指如那,皆可。今廣州話以个為那,湛江等地粵語以个為這,各自保留古漢語的一個義項。大陸用个,香港用個,粵語指示代詞嗰源自箇

再如敨乃㪗(tau2㪗氣的㪗,俗寫透氣)之異體字攵、攴相通。攵部字,《說文》皆作攴。

異體字還分為完全異體(意義完全相同)和部分異體(部分意義相同),例如naa1 lang3挐掕之挐,《說文》挐,持也這個意義就是今日通用的拿(《康熙字典》拿,俗挐字。)。挐與拿乃係部分異體字(持也這個意義相同)。

本字

清末楊恭桓《客話本字》考證客家話本字,民初詹憲慈《廣州語本字》考證廣州話本字這類研究,現今學術界稱之方言本字研究。本字、正字,均漢語言學的術語,兩個不同之學術概念。

中國語言學大辭典》本字考:對方言詞最初書面形式之追索考證。其步驟為:
(一) 確定其在口語中之音韻地位,聯繫切韻系統之韻書。
(二) 比較研究不同方言;
(三) 印證文獻用例。

梅祖麟(一九九五):怎樣算是找到本字?大致要符合三個條件。第一,要找到一個漢字 X。第 二,要說出一套音韻演變規律,能使 X 的中古音或上古音在那個方言裏變成方言 詞 Y 的現在語音。第三,X Y 的意義要相同或相近。由於著重點不同,過去研 究方言本字的方法可以分為兩種。
漢語各地語言,尤其是南方語言,不少日常話語字詞由於來源太古,本字鮮為人知,結果誤以為有音無字,迫於用以下方式解決(參維基百科):
訓讀:以其他同義但不同音字代替。例如孖(雙生子,本音zi1,訓讀maa1
假借:以近音字代替無字可寫詞語。例如曳(意為頑皮)
通假:以近音字代替本字。例如「掘尾龍」通「屈尾龍」(本字「屈」,通假字「掘」
新造字:新造漢字,多為形聲字。例如lai4嚟(本字「來」)。
漢羅混用:全文以漢字為主體,無字可寫的辭語利用羅馬字。例如long嚟(本字狼戾)。
白話字:全以羅馬字書寫。例如gaak3 lak1dai2(胳肋底)。

訓讀借義不借音,日文漢字有訓讀同音讀二種,訓讀之名來自日本,韓國謂之釋讀。例如日文「走る」借漢字走義(跑),訓讀はしる(日語表示跑這個詞的發音),音讀ソウ(來自「走」字古漢語發音)。孖,《廣韻》子之切,《玉篇》雙生子也,本音「子之切」為zi1,粵語借漢字「孖」之義maa1音,故曰訓讀。

假借借音不借義,屬中國傳統六書理論之一。一般人常混淆假借與通假,二者不同在於有無本字,假借乃無本字之借用,通假係有本字之借用。例如曳假借為jai(頑皮),目前不知jai(頑皮)本字為何、有無本字,故稱假借。

又如苴、䕢同音通假,藞苴/藞䕢用例甚多,用法不一,粵語用其邋遢意,且引申為卑劣。

再如《廣韻》九勿切,《說文》無尾也「九勿切」為gwat6,本義無尾或短尾,引伸爲凡短之稱(段玉裁《說文解字注》)。粵語保留此古音古義,例如鉛筆寫鈍了,粵人稱之為「屈」古代已用「掘」通假「屈」,例如《南齊書.王僧虔傳》:「大明世,常用掘筆書」、《太平御覽》卷五二引《幽明錄》:「乘掘頭舟過水。」「掘頭舟」指短頭船(裘錫圭)。又如saa1𤺊通作嘶///沙。聲音嘶啞也。「𤺊」為本字,「澌/嘶」係通假字。「嗄」亦本字,「沙」乃通假字。

loi4,白讀lai4,不知lai4乃「來」之白讀,而造「嚟」字。

結語

有些詞只能研究其語源,並非寫返語源詞就叫做寫正字,實際亦不可能下下寫返本字。大陸推行簡化字,有些就真係寫本字(古字)、古代俗字。譬如電之本字係申,後申失電義,金文乃在申字上加「雨」造「電」字代替,強調雨電同發生。如今之大陸簡體字正正從「電」退化為电;又如雲字退化為云,與人云亦云的云混淆不清。粵語正字」此種說法,若不釐清概念,把握合理之書寫標準,會極為麻煩。

《粵辭正典》考證本字而非正字,亦非一味志在復古。現階段考本字,宜先考出表示本義之字或最初之書寫形式,至於今日如何以漢字書寫粵語為合理,日後再討論。有些字無法寫本字,例如食咗飯的「咗」本字可能係「著」,但「食著飯」容易令人誤會解「食到飯」正在食飯,又如乜事本字乃,但乜乜物物物物物物」顯然不便閱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