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惠蓮:灰飛煙滅的掠奪人生 ——火星的盲動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火星Mars/Ares白羊座守護者

能不能想像一天我們在森林裹赤肩露體,極度饑餓,正好碰上一隻老虎,我們拿起磨利過的石刀,上前奮然與牠拼死活,既為生存,亦為肚子,結果我們傷痕累累,還是贏了,便茹毛飲血,來不及鑽木取火,便生吞牠的肉,好讓我們有繼續維生存的力氣。

這也許是原始人的一天,但這種未開化的原始能量——簡單、直接、進取的驅動力,打從舊石器時代始便投注在人類的血液內。薪火相傳,即使身處高度現代化的都市,在生活上的一些衝突下,這種動力仍在文化的偽裝下偶然露出尾巴,散播出一陣血腥。

勇氣來源自暴力和毀滅

星圖中的火星展示了我們原始生命中所想要,並且準備為此而戰的方向。它就是戰神阿利斯(Ares),在羅馬神話中的馬斯(Mars),在藝術造型上,是頭戴戰盔、面部表情凶狠、雙目怒視的武夫。牠生性暴烈,愛看戰場上廝殺吶喊和刀光劍影的情景,以製造殺戮為專業,作戰時任何危險都無所畏懼。袍的神性是只管作戰,不論正邪,替祂拉兵車的馬是北風和憤怒所生,在戰場上隨袖作戰的有代表恐怖、戰慄、慌張、畏懼的兒子以及牠的妹妹紛擾之母伊利斯(Iris)。

無論金星的動機意願為何,最終仍是希望得到和平,但火星則是提供力量去爭取,戰鬥到底。金星提供價值判斷,但火星從不去評估,即如一個莽夫,它根本不理會對錯,神話中的戰神畢竟在特洛戰爭中與希臘民族為敵,援助特洛城,並大戰智慧之神雅典娜。

神話告訴我們火星的方式是直接而不經思考的,那勇氣來源自暴力和毀滅,因此很多時我們經歷它的能量時都有戰慄、恐怖、失控的感覺,沒有與其他行星有調和的火星,就常禁不住盲動力的挑逗,那種失控的狀態,如佛家的「無明」,又或是叔木華(Arthur Schopenhauer,西元1788-1860)的生存意志。

叔本華可謂戰神的知心人

每個人都是一個以自己為中心的自我,因而世界的衝突由此而來,人間幾成殺戮的戰場。欲望得不到滿足便會感痛苦,但誰又都能十全十美?即使滿足了亦無法長久,由此便產生新的欲望而帶來新的痛苦。周而復始,生命不就一個「苦」字?叔本華可謂戰神的知心人了。

吊詭的是,火星就是我們英雄之旅中的隨從,它的侵略、蠶食的力量正是使得生命有實踐可能的動力,故此,火星若能與金星好好的合作,我們的生命便能通過矛盾而得出協調統一了。

且看戰神雖則又狂暴又懦弱,碰到愛神維納斯就被她勾搭成奸的了,金星確可通過愛來穩、延長火星的滿足和貪婪。

唯智慧能了解欲望的本質和結果

火星所代表的性、生存及生育能力,在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西元1856一1939)學說普及後更添色彩,這股內在於我們的力比多(Libido,佛洛依德專用的名詞,人的生命力)可以使我們的人生成為自然的競賽,然而若不能正視它,利用它的能動力,它的壓抑可能會導致病態的發展。

神話中早有提示,馬斯是給雅典娜的箭射得人仰馬翻的,唯智慧能了解欲望的本質和結果,因而也能奮力掙脫欲望的束縛,使它的力量發揮在正途上,這可以是熱烈坦誠的性愛、藝術的激情、為公義的抗爭等種種建設性安放的能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