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仲平:偽善的左翼——從周保松看香港左翼虛偽的雙重標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編按:《城大月刊》十月號以「告別中國 立足本土」為題,其中專題評論探討了「建設民主中國」的意識形態及左翼思維的問題。本報特取得《城大月刊》的授權,轉貼歐仲平對著名左翼學人周保松的評論投稿。)

CHOW

圖片來源:《城大月刊》十月號

香港知名左翼學者周保松教授於八月份接受信報專訪時表示「港獨太天真」,認為香港人應致力推動中國民主,貢獻香港,而非慣用數字思考內地,不是投訴內地人來搶資源,就是量度他們對本港的經濟貢獻。周又指本土運動不應帶有種族歧視,表示對目前本土運動激進化的情況好「忟憎」。此番言論一出,旋即在網上引起一輪爭論,我們亦不難從中窺見香港左翼為人詬病之處。

香港左翼經常聲稱追求公平公義,要「站在雞蛋一方」,但恰巧最常站在群眾對立面的卻是他們。不少左翼學者皆曾訓斥香港人要追求本地資源及財富的平均分配,抗爭時應該對準政權,而非對無權無勢的新移民開刀。然而,世上資源本來有限,每當社會增添一名參與者,就意味著把原有的資源再分配和分薄。John Locke等學者曾言,政府是為了保障人民的權利和美好生活而組成,筆者從未聞有一政府願意無條件大開中門給外來者遷入,並分配既有資源予外來者。即使是左翼政黨上台的希臘,也對有數至十萬來自非洲中東的非法移民遷居國內感到吃不消,要求歐盟「分擔」。更何況每日需接收150個單程證的新移民,但面積遠不及希臘的香港?

或許因滲入中國愛國主義及認為香港有一種「原罪」,令香港左翼認為香港人有責任拯救中國,故不論在自由行,公屋分配及居留權等問題上,香港左翼均一面倒傾向中國一方。奇怪的是,左翼應是強調幫助弱勢及協助爭取公平分配公共資源,但以香港現時情況,不論政治地位、經濟及人口總量均與中國極不對稱,試問香港左翼為何認為香港有能力拯救中國?再者,為何新移民有權利選擇能否移居香港,但香港人卻無權對公共資源分配發聲?

一項政策制定必會損害某一階層的一定利益。新移民遷移必定令房屋及醫療資源等爭奪更盛,奢談要「包容中國新移民」無異是掠奪香港低下階層的利益。香港左翼經常聲稱爭取工人低下階層的權益,使資源「合理」分配,但其所作所為正正加據了對香港人的壓迫。

此外,香港左翼向來有「道德潔癖」的傾向,並對現實情形視而不見。周保松聲稱要「公共說理」及保留香港的「道德正確性」,從而感化更多人加入抗爭。惟事實上,主權移交十八年,所謂的「道德感召」早已是「此路不通」,於金鐘歷時79日的佔領行動更可證明「道德感召」及「甘地式」非暴力抗爭成效有限。然而,周保松等左翼份子不但看不見事實,卻反而要求香港人繼續「道德感召」為抗爭最終目的,更將其他路線的支持者一律打為「民粹」和「扣哂二百分」。

政治學講究追求自己更美好的生活及結果,多於追求過程。當香港人各方面皆受盡中共打壓,日益「新疆化」的同時,還怎能要求香港人放棄抵抗,而嘗試犧牲自己,以「道德感召」令大眾覺醒?若此理可行,那巴勒斯坦人是否應要與左翼份子一樣,嘗試以「愛與和平」感動以色列人?有人曾質疑周保松既然同情「肖友懷」等中國新移民,為何不主動收養他們?肖友懷的外婆曾表明要香港人收養,周保松對此卻「沉默是金」,只說你們在「侮辱」他。香港左翼早已脫離現實,他們最終目的不是甚麼「道德感召」,而是只想騙取道德光環的偽君子。

香港左翼經常自相矛盾,並加強自己思想於別人之上。是次事件中,周保松聲稱自己是「鍵盤戰士」,希望能於公眾空間與眾人論政,互相學習。可惜,觀乎是次事件,大部份回應者以理性角度向其分析「香港人棄本土主力爭取中國民主」的不可行之處時,周本人卻一是無視,二是Block之(封鎖他人帳戶),表示希望大家能「理性討論」,而非「人身攻擊」。

過去眾多左翼人士所謂的「論政」,要麼直接把別人抹黑成「法西斯熱狗」,要麼把討論焦點轉移,營造自己成為受無理欺壓的一方。佔領期間,中大學生會的石姵妍就曾把陳雲嘲笑其「行動升級」的呼籲,強行歪曲成嘲弄其胸部。此等行徑,與香港政府常說的「有商有量」思考邏輯竟是大同小異,實在諷刺。

誠然,自上世紀開始,香港左翼長期主導及控制香港思想及捎爭模式走向。但既然他們早已自絕於群眾,對香港社會而言,他們逐續走向消亡亦非一件壞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