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惠蓮:碧海青天夜夜心——永遠的月神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moon

pic via MCAD Library

月亮Moon / 阿提密斯 Artemis巨蟹座守護者

月神阿提密斯(Artemis)就是阿波羅的胞妹,Artemis在希臘文中是安全、健美的意思。月亮和太陽同為天空上的兩大視點,但月亮本身是不發亮的,它的光都是反射太陽而來,白晝夜晚交替,使我們作息有序,一陰一陽維持生命的平衡。

神話的提示是很豐富的,看健動非常的阿波羅,意之所至,似乎無所不能,然而人間的遺憾感又如何可避免?阿波羅亦如我們一樣,有一段難忘的初戀,祂愛上桂花妖女達芙妮 (Daphne),卻遭頑皮的邱比特(Cupid)戲弄,祂愈是愛戀,達芙妮愈是厭惡,一看到阿波羅就拼命往深山曠野裡跑,從此開始崇拜月神,並決心要跟阿提密斯成為永恆的處女。

衪恐懼阿波羅的狂追猛打 ,最後永遠成了一稞月桂樹,阿波羅當然懊悔不已,衪的妹妹阿提密斯成了衪唯一的傾訴對象。

達芙妮逃避日神 、皈依月神,告訴我們情感的禁區可使意志卻步。如果太陽代表我們努力奮進,發光發熱的能量;月亮的能量則是靜態的,是一個讓我們歇息躺臥的地方。月球是空寂的,它是人心私處,通過我們的習慣 、需要 、欲望 、情感和情緒的不自覺表現出來。

你只看到我的側面

地球和月亮在引力上互相吸引,因而月球的自轉周期與其繞地球運行周期完全吻合,這就是說,我們所看到的月亮永遠是同一面,所以也就有永遠看不到的一面,在占星學中以月亮代表人格的不自覺處,不無理由。

我們在不同時間中看到的月相均不一樣,新月、上弦月、滿月、下弦月、黑月,周而復始,均是太陽照射月球不同的部分所映出來的樣子。所以當我們說太陽代表了我們自覺的行為活動的同時,月亮便相應地像個影子般,反映出我們不自覺的情緒。

月亮是盈虧變動不定的,由於它距離地球很近,不但影響了潮水的漲退,就連身體百分之八十七是水分的人類,其情緒也受到影饗。英文「Lunatic(瘋人)」的字根「Luna」 本就是 希臘文「月亮」一詞。不單是占星學,就是古人也相信,在月滿出生的人較激情,情緒易失控,若從占星合理的角度而言, 滿月就是太陽把月亮的整張臉都照射的境況,也就是意志在膨脹的強勢狀態,而情緒沒法平靜安放下所造成的緊張和不安。外在世界的開拓與內心感覺的安放能不能好好的配合,成了各種不同星圖的調色盤。

美男的一種特權

誰會比月神更了解變幻?這也許解釋了衪為甚麼特別厭惡戀愛,因而凡是侍奉他的女神都必須立下要當永恆處女的誓言,能在觸及愛情的時候仍可保持心的明淨、安詳。

然而人間是有情的世界,月球是空寂一片,它是個等待被充滿的載體,所以當阿提密斯一天坐看寧靜的月亮車巡行,突然看見美少年恩狄米溫(Endymyon)在月下熟睡,驚為天下第一美男,而宙斯也批准了他們的婚事,並且應阿提密斯的要求賦予這美男一種特權——以後用永遠的睡眠來維護青春美貌。

世人看見月相的變幻無常,但不變的是它變幻的軌跡,怪不得在中國的神話中,月亮與不死永生往往相關,嫦娥奔月是 一個例子,按台灣神話學家杜而未的研究,不但中國如此,即使是南洋巴塔克人(Batak)以前也認為人死後靈魂會到月亮去。

李商隱的名句:「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不死所伴隨的便是永恆的孤寂,這不就是死亡本身最大的可怖嗎?何其吊詭!永遠的睡眠可保青春,放在心裡的情感才歷久常新,月神的心何其淒美!涉及情感便要面向月亮的虧盈變幻,不起漣漪的心與孤獨相伴隨。俗情世問,我們心裡的月亮,注定要上艱辛的一課。

沒有太陽,便沒法分辨人我;沒有月亮,便沒有融合人我的關懷、回應和同情了。無論我們的年紀有多大, 心裡仍有著等待滿足的童心(inner child),月亮像母親的胸膛,它傾聽我們各種不自覺的情感訴求、體貼我們所渴望的各種情感模式;同時,它是個經驗的容器,盛載著記憶,在那裡有母親的移印。

簡單而言,本命星圖中的月亮鄙展示我們需要怎樣的被照顧,以及我們如何表達自己的情感。它明淨如處子、慈愛如母親,卻也因為是我們的陰暗面而像個巫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