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香港大學在中共傀儡政治干預下前景堪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近日香港有近六十名大專院校之老師發起組成「學術自由學者聯盟」爭取各界關注港大校委會拒絕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一事,聯盟希望大家了解這已經牽涉干預學術自由及大學自主,並計劃組織進一步行動,不排除罷教及配合學生罷課。

不任命陳文敏的表面理由包括他沒有博士學位、沒有對另一校務委員盧寵茂在之前的會議衝突中受傷後致以慰問等,但實際上,近日亦有報導指出梁振英在港大副校長任命爭議期間兩度召見港大校長,疑似親自施壓。大家有充分理由肯定這是由於陳文敏在雨傘革命期間高恣態批評港府而被整肅。港大學生會就此舉辦了數千人的集會反對梁振英的政治介入。

粗暴控制香港人的大學

正當香港大學副校長任命風波燃燒之際,而在嶺南大學學生會發表聲明重批做為目前港大校委之一的前嶺大校長陳坤耀不該為打擊陳文敏的決定護航之同時,梁振英竟然任命去年「護架有功」之親共人士為嶺南大學校董,令「梁粉」(聽命於梁振英的傀儡)在校董會的人數過半,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嶺大學生會及其成員或前幹部在去年雨傘革命期間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在新任命的其中一位校董竟然是雨傘佔領期間高分貝要求解散嶺大學生會的前律師會會長何君堯,這項任命無疑充滿挑釁性。另外,成功協助港共政權瓦解街頭佔領的律師陳曼琪亦獲得任命,她正是代表潮聯小巴申請旺角佔領區禁制令的委任律師。嶺大學生會也開始準備就這項任命進行反撲。

這些接二連三恬不知恥的動作等於告訴全香港市民港共政權配合北京干預大學自主的決心,「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意味十分濃厚,旨在令學界自我管束,切勿參與抗共的行列。

對香港各家大學的控制已經不是一朝一夕的,除了中文大學外,梁振英有權直接任命的校委會成員都超過三成,近年都陸續於各大學安插梁粉,部分可能都是共產黨地下黨,中共及港共合力控制大學,特別是香港大學的目的何在?我們不妨參考曾經駐港數年的重要智囊強世功在其《中國香港》一書中對香港大學過去角色的理解。

去殖民化下的帝國大學

香港大學在成立之初是要「哺育及教育英皇陛下的臣民」,也就是大英帝國進行文化擴張的基地,這是「比領土擴張或國勢增長更高的理想」,只有這樣才能避免遠東在二十世紀成為日本人的天下。要做到這一點,必須先訓練一批接受英國思想文化的「小英國人」。

另外,港大也要成為中西文化溝通的橋樑,及後港大則是用來讓英國人了解中國。強世功認為,在國民黨倒台後,大英帝國意識到港大作為對中國的文化擴張基地已失去意義,大家不必認同此說法。不過,港大的重點逐漸側重於培育本地菁英加入殖民地統治,以達到「以華制華」的目的。

一九九七年香港被併吞後,港大角色當然有所改變,中共所有的盤算都是在港大推動去殖民化的過程中,暫時維持港大在亞洲及世界的地位。另外,港大也是用來訓練中共管治及教育菁英的基地,大量中國研究生佔據硏究生資源,也排擠本地學生。

隨著中國眾多大學的崛起,並在梁振英的積極政治干預下,未來港大在去殖民化過程中會加速進行中國化,前景堪慮。作為中共眼中被西方思想荼毒的「小英國人」,筆者看到母校如此下場,真的悲痛萬分。

作者為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