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水:區議會選舉塘邊鶴須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map

截圖來源:區議會官網

區議會選舉,以至任何選舉,參選從來都不是唯一的參與方法。特別是網絡發達,任何人都可以是資訊發佈者,要公開評論選舉相關事宜,全無難度。問題是香港法例有一條「未經授權招致選舉開支」的罪行,有機會令一眾既非參選亦非助選人士中伏。

相關法例

這條「未經授權招致選舉開支」的罪行,來自香港法例第554章《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23(1)條:
「任何人如非候選人亦非候選人的選舉開支代理人而在選舉中或在與選舉有關連的情況下招致選舉開支,即屬在選舉中作出非法行為。」

至於何謂選舉開支,則要看第2(1)條:

「選舉開支 (election expenses) 就某項選舉的候選人或候選人組合而言,指在選舉期間前、在選舉期間內或在選舉期間後,由該候選人或該候選人組合或由他人代該候選人或該候選人組合—

  • (a) 為促使該候選人或該候選人組合當選;或
  • (b) 為阻礙另一候選人或另一候選人組合當選,

而招致或將招致的開支,並包括包含貨品及服務而用於上述用途的選舉捐贈的價值;」

「選舉捐贈 (election donation) 就某項選舉的一名或多於一名候選人而言,指以下任何捐贈—

  • (a) 為償付或分擔償付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的選舉開支,而給予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或就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而給予的任何金錢;或
  • (b) 為促使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當選或阻礙另一名候選人或另一些候選人當選,而給予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或就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而給予的任何貨品,包括由於提供義務服務而附帶給予的貨品;
  • (c) 為促使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當選或阻礙另一名候選人或另一些候選人當選,而向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提供或就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而提供的任何服務,但不包括義務服務」。

如果一個人既非參選人又不是已登記的選舉開支代理人,卻「代該候選人」(on his behalf)為當選或阻礙另一人當選而招致選舉開支,即屬違法,最高可被判罰款$200000及監禁3年。

選舉事務處的指引似有誤導成份

根據選舉事務處的指引,「選舉開支指 1 名候選人或代表候選人的人,在選舉期間或其前或後 ,為促使該候選人在選舉中當選,或為阻礙另一名候選人或另一些候選人當選,而招致或將招致的開支」。

然而,《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2(1)條所指的「代該候選人」一詞語意似乎比「代表候選人」闊,代一名候選人招致選舉開支,不一定需要代表那名候選人。

但何為「代」一名候選人招致選舉開支?暫時似乎仍沒有案例說明。這正是一眾欲針對個別候選人的評論者要留意之處。

攻擊一名候選人或可被視作為另一名候選人招致選舉開支

最容易使評論者中伏的,莫過於對「阻礙另一候選人當選」的規定。一些評論者也許並無意促使特定人士當選,而只欲唱衰另一候選人,就效果而言卻可以是對被唱衰的候選人的競爭對手提供助選服務,而助選服務又因為會被當作「選舉捐贈」而屬選舉開支。

特別是在那些只有兩名候選人的選區中,我們確實難以否認唱衰一名候選人會有助其唯一競爭對手的選情。

因此,如果任何評論者為唱衰一名候選人而造成任何開支,在法律上他有可能會被視為未經該候選人的競爭對手授權而為該競爭對手招致選舉開支,中伏犯法。

如何避免犯法?

一、只批評自動當選的候選人

在報名已截止的當下,對於那些因當區沒有其他候選人而自動當選者,評論者大概無需擔心會因批評而犯上「未經授權招致選舉開支」的罪行。自動當選的候選人,根本已沒有競爭對手可令評論者招致選舉開支。在沒有誹謗的前提下,批評應該沒有違法的風險。當然,這個方法只是斬腳趾避沙蟲,對大部份有意評論區議會選舉之人幫助不大。

二、成為某候選人的「選舉開支代理人」

這是最簡單直接的方法。任何候選人皆可依照《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23(5)條的規定,委任選舉開支代理人:

「就本條例而言,如任何候選人不屬於任何有2名或多於2名成員的候選人組合,而—

  • (a) 有任何人獲該候選人書面授權在選舉中或在與選舉有關連的情況下代該候選人招致選舉開支;及
  • (b) 該授權書指明該人獲授權招致的選舉開支的最高限額;及
  • (c) 該授權書文本已送達有關的選舉主任,則該人即為該候選人的選舉開支代理人。」

故此,只要得到同區其他候選人的委任,在授權書上寫上授權招致的選舉開支的最高限額,在開支限額的範圍內評論者就可放心批評他欲批評的候選人。當然,我也明白這看起來根本像是打手,不會是大部份評論者希望選擇的途徑。

三、確保評論的手法限於不帶來開支的義務服務

這似乎是最適用於評論者的方法。由於「選舉捐贈」不包括義務服務,只要評論屬於不收取任何費用(包括稿費)、不帶來任何貨品和不造成任何開支的義務服務,即使評論的效果為有助任何候選人的選情,評論者應不會被視作違法。

反過來說,如果評論者把自己的評論文章刊印出來派發,或作廣告刊登,相關印刷或廣告開支就很可能被視為選舉開支,違反不得未經授權招致選舉開支的規定。

至今似乎沒有人純因批評選舉中的候選人而被控「未經授權招致選舉開支」,但隨網媒興起,評論的平台越趨開放,選舉法律應用的不確定性亦隨之增加。我絕無意以法律嚇怕任何評論者,但法例如此訂明,大家不得不察。

最後,由於是法律相關文章,為保險計,還是留個所謂免責聲明:

本文僅為對有關法律的一般概述,只供參考,不能作為任何個別情況的法律意見,作者及其刊登平台亦不會為任何人因根據本文內容所作的任何行事而負上責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