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南:人生在世,無藥可治乎?(命理通解之十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荒謬文學大師Samuel Beckett 說了一句話,令我難以忘懷。他說,You’re on earth. There’s no cure for that. 我喜歡這樣譯:「我們生在世上,無藥可治的了。」

到底深層次的意義在那裏呢?我們生而為人,活在世上,就自然一一受地球的環境及其條件所規範,沒有其他方案的了。

13333788573_1725ec87cc_k

pic via Alan Levine

天地人,人在其中,受天地所管制,其理自明。可是,人之為人,往往不甘於如此,作出反抗,作出突破,甚至認為人可勝天等等。於是,我們常說,人為萬物之靈,可貴之處在於此。

要爭辯下去,可以寫不盡的文章。暫時我只想把輪迴觀念扯上去一起談談。輪迴到底是什麼?姑且放在一邊。有一個頗有趣的問題是:人類為何會想到輪迴這回事呢?

大家都明白,我們只能活一次,但也有人想再來一次。這種再來一次的心理,顯然應該基於這個人世間值得我們留戀, 所以,再來一次也是值得的,但有其吊詭之處,既然世上沒有永生這回事。輪迴之說,就不是如此簡單。再生原來不是為了重新享受生命一次,而是先假設輪迴是不變的法則,再肯定,人間只得個苦字,於是,輪迴還是可免則免了。更妙的是,輪迴不一定做番人,可能變成其他生物的。

原來輪迴思想是徹頭徹尾的避世思想。今生要避,來生(如果有的話)更要避。一言以蔽之,生之為人,並無值得留戀的地方。佛家常言的擺脫輪迴,就是基於這個道理。

我就這麼想,一生一世,終日離不開擺脫輪迴這個念頭,其實只不過是罪與罰的交易,你要做好人,就不會受罰,做壞人,今生逃得過,來生也要繼續承受。再進一步,甚至設定一連串的苦行來消磨今生,為求來生的極樂。結論就是,整個生命歷程都是件苦差事。

人類是可塑性甚高的生物,你有你話苦,我有我自得其樂,甚至把快樂建於別人的身上。你有你講十八層地獄,我有我享受眼前的醇酒美人。你話殺人是大罪,上不了天堂。對不起,天天有人被殺,愈殺得多就愈成為英雄。不少宗教領袖都為人類寫下千言萬語,各施各法,大家的大前提都不離:「我地都是為你地活得更好些」,可是,在不少人的心中,沒有宗教,可能活得更好些。

看來,只能歸咎於人類本身的劣根性,到頭來,不是人生在世,活在這個地球上那麼簡單,而是地還地,天還天,人生平均數十寒暑,生物的本能告訴他,如果不爭朝夕,才是天誅地滅啊。大慨這類人的確佔了多數,所以 Beckett 說,無藥可治。他的名劇《等待果陀》,心中的「果陀」永遠不會出現的。 原名Godot, 就是 God + dot, 上帝到此為止,一個名詞吧了。

可見,雖說人為萬物之靈,而不是人人都是靈物的。要救世人,可能真的無藥可治。但個人靈性之追求,數十寒暑的時間內,仍大有可為的。天地無言,但人仍要開口說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