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台灣人心與專制中國越走越遠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12055355_10153649379559287_1616601635_o

特約記者 梁玉熹 報導

台灣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林泉忠今午(九月二十九日)於灣仔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以「港台年輕族群的認同問題與台灣選情分析」為題演講。林泉忠歷數香港、台灣民眾從戰後迄今對中國觀感的變化與自我認同之建立;指出港、台民眾曾經多數自承中國人,直至如今,卻都普遍討厭中國、不再認同中國,關鍵是中國政治專制,而近年中國經濟崛起,卻沒有走向憲政民主,反而愈趨專制,港、台民眾更加戒懼中國,擔心和中國接近後,兩地的價值會被腐蝕。

林泉忠認為中國走向憲政民主機會極為渺茫,就算中國萬一民主化,台灣民眾亦未必想與中國統一,但林泉忠仍希望中國自我改善。

台灣國家化的過程 人民認同的轉變

林泉忠首先回顧台灣人認同的變化。自從一九二○年代起,台灣人放棄武裝抗日,民間社會開始透過辦報、結合來凝聚力量,向日本爭取民權,而當時台灣人主要有親華、親日兩種認同,例如辜家親日,或者透過結合中國力量而力爭上游的連家;近月李登輝總統自稱自己少年時代是日本人,為日本祖國而戰,則顯示出台灣人當中親日的一派。

在一九四五年國民政府恢復對台灣主權後,台灣人歷經行政長官陳儀的「祖國化運動」與之後的「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即使今日被視為經歷李登輝、陳水扁去中國化教育的新一代,仍然熟悉中國歷史文化。

除了透過國家教育令台灣人認同中國,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台,整個國家的架構套入台灣,而且轄區亦只限於台澎金馬,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以正統中國的身份與中共隔海對抗,故此台灣人一方面認同中國,但另一方面亦是認為只有台灣的中國人才是真正的中國人。

12055355_10153649379564287_613120490_o

即使經歷一九七一年聯合國代表權被北京奪去、一九七八年與美國斷交,一九九三年台灣政府的民調仍然顯示,台灣人主流仍認同中國人身份。根據一九九三年陸委會民調,百分之四十八點五民眾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百分之三十二點七民眾認同自己既是台灣人亦是中國人,只有百分之十六點七民眾認同自己只是台灣人。

林泉忠指出,台灣人認同的轉捩點主要在九十年代中期,台灣本土的民主化運動急速而激烈,加上一九八九年中國六四事件,台灣人愈發覺得中國民主無望,心態上逐漸告別中國,亦不再如以往般支持中國民主運動。故此,在一九九七年開始,民意調查中,只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民眾一直急劇上升,直至今日,六成台灣民眾認為自己只是台灣人,而認同自己同時是台灣人與中國人、只是中國人的民眾合共不足四成。

香港人共同體的建立

另一邊廂,在一九四九年中共建立政權後,港中邊境關閉,自此香港與中國的邊界確立,香港人逐漸以香港為家,經歷六七暴動、無線電視成立、本土出生人口過半、本土工業興旺建立起本土市場,在一九七○年代晚期開始,「香港人身份」終於建立;林泉忠認為,到了八○年代英、中談判時期,中方提出「港人治港」,更激發香港人爭論「誰是香港人」,進而令「香港人」認同得以確立。

近年中國因素下的港、台連結

香港、台灣與中國各自經歷了不同的歷史進程,中國自從一九九五年起經濟崛起後,卻逐漸無視香港、台灣的獨特性,更企圖將自己的一套加諸港、台;就算台灣並非中共統治地區,但中國亦肆意侵蝕台灣主權,例如在二○一二年總統大選時,中國策動部份台商支持自己屬意的總統候選人,干預台灣內政。

故此,中國愈富裕,港、台愈討厭中國,兩地亦面臨同一個強權,台灣的太陽花學運與香港的佔領運動中的共同敵手就是中國政權,故此兩地青年在兩場運動中互相交流、支援,兩地民眾亦越來越同情彼此的狀況。

馬英九將是最後一個與中共爭論抗戰的總統

林泉忠評論台灣總統大選,他稱洪秀柱的兩岸政策如「一中同表」、「兩岸和平協議」,已經與台灣主流民意走得太遠、背道而馳,洪秀柱必敗無疑;而馬英九總統近月高調與中共爭論抗日戰爭,「他將是最後一位了」。林泉忠稱,就算八年後國民黨重掌執政權,假使到時的總統是朱立倫(現今國民黨主席),但朱立倫是本省人,在台灣出生長大,也沒有馬英九的中國情懷;故此,以後中共再如何自稱抗日,但中華民國政府可能不會再與中共爭論了,林泉忠說,他也曾跟大陸人講:「以後沒有人跟你們爭了。」

中國經濟起飛 香港假普選 台灣越走越遠

林泉忠稱,台灣新一代對專制中國普遍反感,甚至不介意台灣經濟因此受損,他以國立台灣大學的學生為例,「我問台大學生,會否選擇走新加坡模式,沒有人願意。」林泉忠解釋,新加坡的人均收入目前為台灣兩倍,但新加坡是一個專制國家,所謂新加坡模式,即是以高效的專制政府發展經濟,犧牲民主自由。他稱,即使中國經濟越來越強,變成新加坡一樣富裕,但台灣人亦不會願意與專制中國統一。

「已經沒有共同的心靈」

林泉忠更指出,一八九五年梁啟超開始研究中國行憲,但如今相隔一百二十年,中國政治卻毫無進步,連香港特區的普選也落空,林泉忠稱,他曾寫信給中共領導人,要求將人大「八三一」決定修改,「只需要改一個字,把『二分之一』(選委會委員提名)修改回『八分之一』,一個字就可以了。」

中國明知道台灣民眾會因為香港無民主而對中國更反感,但中國卻連這一點也不肯稍微放鬆。假設他日中國行憲、民主化而挽回香港人心,但台灣民眾亦未必接受與中國統一,「因為(兩地)已經沒有共同的心靈,也沒有共識。」

林泉忠認為,中共本質上只重視緊抓權力,能否贏得台灣民心、兩岸統一與否並非最重要。

中國走向憲政民主機會極為渺茫

有台下發問者向林泉忠提出,說中國人口眾多、領域廣大,有許多不同的聲音,他說關鍵在於那些「不同的聲音」能不能掌握權力,而他認為這群人不能掌權。林泉忠說,三十年前就已經常聽到人說「中國有不同聲音」,三十年來,中共的本質、中國的政治制度有甚麼改變?林泉忠即以自己常去中國演講的經驗為例,他說「有能力」的中國年青人,很快就會接受政治現實,進入中共體制,

林泉忠最後引用《論語》寄語中國領導人:「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他希望中國可以反省自己為甚麼被周遭地區、國家的人所拒絕,不要整天指責別人,而應該改善自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