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拋下武器 不代表就有和平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的泛民傳媒說,日本「反戰」人士受到香港「雨傘運動」影響——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唱「今天我」,不過他們也學到了香港的抗爭精神:安保法通過了,示威完了就回家,聽日記得返工。

中國和俄國豢養的民族主義者,偽裝成「左翼」,也來在日本的問題上「反帝」;日本國內的「和平主義者」舉著簡體字標語到場「反戰」;劉黎兒那類日本通,則視野宏大的說,安保法案增加了政府多少權力,如何危害日本的公民社會。很多人說,這是戰爭法案,這是軍國主義復興。中國和韓國好像有一點批評,但很多東亞和南亞國家都不說話,歐洲和美國樂觀其成。

和平乃人之所欲也。安保法通過,日本要做一個正常國家,然而日本不會廢除「和平憲法」,民選的文官仍統制武官,再加上日本上面還有一個美國。不知為何,在「和平主義者」的口中,日本將會開戰,反倒言之鑿鑿,但中國軍力不斷上升,國內軍官不斷揚言要做好打仗準備,反戰人士一句也不說。

正如馬航飛機被擊落,他們會說烏克蘭戰爭是因為烏克蘭人排外、歐盟美國世貿組織陰謀多端,但俄羅斯實實在在出兵侵略,他們也不說一句話。

和平反戰很好聽,但你沒聽他們鞭韃過中國人武裝屠殺維吾爾和藏人。

相關新聞:日本反戰學生:可以跟中國人做朋友阻止戰爭

日本人自己也是可笑的。那些反戰人士,也許就像香港黃絲一樣,雖然心腸也許是好的,但愚蠢會禍國。美國在七十年前剪除了日本的武裝,也剪除了日本的國魂和權力意志。自願拋棄武器,不代表人家就不會打你。

但那有甚麼辦法?日本人的和平和繁榮,好像是天掉下來的一樣。以前的經驗,就當作是常態。但世界變了,中國從極左的共產主義國家,變成極右的帝國,日本仍繼續是一個被閹割的國家,勢力太過不平衡,那反而才是戰爭的源頭。

要是美國在東亞有個閃失,日本就要亡國。一個反戰學生說,我們可以跟中國人做朋友,大家不用打仗的——怪不得三島由紀夫要切腹自殺,現在日本人不想擴張,更沒有自救的想法。既然這七十年來,肉隨砧板上的生活,卻是第一世界的水平,那麼為何要將自己無故「捲入戰爭」呢?

現代的日本,不是明治維新那個武士自強的年代,現代的日本,是小確幸、草食男、電車男、潮遊東京的小時代。

現實世界就像一個班房,太善良的人,反而會引起校園欺凌。做好學生,不會令欺凌者放下武器。用拳頭打回去,要犯校規,要流血,沒得做好學生了,但這是和平的代價,這是生存的代價。如果是大雄,沒有叮噹,遇到人欺負,也許會選擇自殺,因為死好過跟別人鬥爭。好像熊貓一樣,連繁殖都沒心機。

鴕鳥以為把頭埋在沙裡,暴風就不會來。不想動武,不如連自衛隊也解散,那就不會捲入戰爭了,因為別人一打,就全境佔領,非常方便快捷;直接投降,不要傷和氣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