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刋登】陳雲:香港的本土運動、鬥爭策略與主權模式選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編按:曾在五月份到台灣學術交流,受傳媒廣泛關注、掀起討論的學者陳雲,今天再應邀赴台,出席台北「台港本土意識與民族問題」2015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以下為特約刋登的講辭。)

chin

一、開場:西藏處境與港人的感受。中共不守協定,不兌現西藏自治,並且殖民西藏,清洗西藏文化和信仰,港人感同身受。對香港人的教訓:條約或協定是在雙方勢力均衡的時候才可以要求中共遵守,互相尊重。

二、對外反應,產生了香港本土運動

香港本土鬥爭源於港人的生存空間受到大陸來客的排擠。境外人口湧入香港奪取公共資源,引起本土人的反抗。大陸蜂擁來港的人的野蠻行為,例如不排隊、插隊、高聲喧嘩,稍為感受到吃虧就放聲大叫的樣子,令香港人強化自己的公共秩序感,而這種現代的公共秩序是來自英國殖民時期的公正執法和長期教育,於是一般青年人從事社運的,便有加強西化、親英親美的慾望,或者將香港獨立,將香港論述為一個獨立的民族,於是一刀兩斷,不必與中國人或華夏糾纏。

這是目前很多反共的青年的立場,反共又反華,甚至必須反華,才可以與大陸割斷關係,令中共不能干預香港。這種反應是很多在網絡上活躍的青年反應,也是頗多本土前線抗爭者的反應。

另外一種反應,是我的城邦論的反應,主張香港維持自治,強化自主權和城邦主權的觀念,促進本土意識和民主進程,取回內政權,抗拒中共奪取香港自主權和大陸人侵害香港的公共資源。在文化上面,我主張復興華夏,堅持在學校用粵語教中文,將華夏本土化。香港的華夏文化基礎健全而牢固,這是上世紀初英國殖民政府為了隔斷大陸的民主中國思潮而在香港推行華夏文化保育、提倡古文教育的成果。

我採取的是華夷論,即是假定香港人的華夏基礎(即是香港本土化的華夏文化)比大陸的強,就不會受到大陸影響而反過來影響大陸、領導大陸。這是由自強而來的對策,也是延續香港本身的優勢。民族論、去中國化、去華夏化的做法是被動反應,是用自殘來自保的對策,反而丟失了香港人自己的文化主體。

三、華夏的三層文化與香港人的選擇

我們香港人是僥倖的一群人,特別是嚐過英治時代的,即使出世得遲,經過幾年英國統治已經好寫意。英國統治我們的時候,香港沒有國家,卻有自由,老氣橫秋的老一輩、熱血的青年新生代,可以愛任意一個中國,愛國民政府或共產政府都可以。大家熱情談論政治卻厭惡參與政治,英國人將最骯髒的政治工作解決了,留給香港人評論時事、示威抗議卻不需要承擔執政責任的寬闊生活空間。

香港在英治時期的政治生活是城邦式的主權,社會生活是城邦自治社會。國家在遠遠的英國倫敦,文化是習慣當下的土俗、遠古不知年的華夏,而城市生活日新月異,完全開放,英國美國法國的浪潮一齊來,西洋東洋並存。我們的生活區隔得很清楚,很安全,很遙遠。那個時候,香港人好自由自在,連台灣也有人都羨慕我們,中台兩邊做不到的,香港就做得到。

九七之後,國家來臨了。那是一個早熟的、畸形的共產專制國家,要香港人來面對。另一個國家在台灣,中華民國在大陸期間,也是一個早熟的、畸形的法西斯政府。(1) 現代國家是新興事物,放在古老的華夏文化裡面,或者放在古老的西藏文化裡面,格格不入,難以適應。

華夏文明有三層。

一、現實政權的禮法秩序:古代的王朝或現代的國家(中華民國、中共國、香港國)給予現實的禮法秩序統治。這個層面叫國家。這是賞罰立至、效用明顯的秩序,但也是最不可靠最膚淺的秩序。我們在香港英治時期,看到這一層,但也不穩定,是掌握在英國人手裡的,九七之後英國撤退就崩解了。

二、源自周朝的天地神明信仰和道德倫理:源自周朝《五經》的神明信仰、漢唐宋明的儒道佛三教聖人的教化,人民有善良風俗和謙讓的行為。這個層面叫天下。這是若存若亡的秩序。好像看不見,但總是拋棄不了。我們去日本,可以看到這一層的遺留。現代國家因為要求國民有平等和一致的知識,而且統治者急於求功,共產黨有五年計劃、民選總統有五年任期,他們不耐煩那種悠久的傳統知識和緩慢的社會交易,很容易摧毀這一層文化,而事實上不論民國或中共,都在摧毀這一層文化。

故此,如果要建國、要獨立,要非常留意現代國家對傳統的摧毀,而除非在行政上做好權力分隔、地方自治,在制度上採用聯邦制、邦聯制來約束甚至化解國家權力和意志,傳統王朝、特別是落後地區的傳統王朝過渡到現代國家非常危險,而這在中國大陸、香港和西藏都存在這種危險。落後地區的傳統王朝由於要追趕,建國之後會爭取生產力和效率,這必會摧毀傳統社會結構和宗教風俗文化。

三、源自地方的土俗:來自周朝敗亡或歷代王朝敗亡之後或漢化遺留的地方遺民文化(如廣東的晉朝遺留與蘇東坡遺風、潮州的韓文公遺風)及蠻族文化(如荊、楚、越、閩、南越、巴蜀、大理),如香港的宋朝、明朝、清朝文化遺留及百越土俗及土話遺留,乃至英治時代留下的洋風。這個層面叫民間,舊稱江湖、遺民。這是極其頑強的秩序,拂之不去的土氣與蠻性。我們香港人在台灣,看到這一層。

國家、天下、民間,理解了這三個層面,你就可以理解何謂華夏,以及華夏為何在日本統治、中共統治之後,國破家亡依然可以保存實力。即使在中共國,江湖秩序仍是存在的,人民的行為充滿野趣,只是華夏的層面隱沒了,沒了雅趣,顯得野蠻不文。

香港的本土運動,是外拒中共,但也要內強華夏,至於土俗,是去不掉的。西化不成功,那層土氣江湖氣就會湧上政壇,目前香港就是這樣,整個政府像個黑幫,以前的達官貴人,現在是流氓地痞。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