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焯文《粵辭正典》之人靚歌甜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yue

leng3靚。[俗]令。梁款《黃霑. 故事:深水埗的天空》:「林鳳人靚歌甜…可土可洋,渾身是戲,憑邵 氏粵語片組為她拍的幾套影片,迅速竄紅……成了香港女兒由傳統過渡摩登的……象徵。」

《康熙字典·青部·七》靚:《唐韻》《集韻》《韻會》《正韻》疾正切,音淨。《說文》召也。又《玉篇》裝飾也。《司馬相如·上林賦》靚莊刻飾。《註》靚莊,粉白黛黑也。《後漢·南匈奴傳》豐容靚飾。又《廣韻》古奉朝請,亦作此字。又《集韻》《韻會》《正韻》疾郢切,音𩇕。《集韻》召也。又《集韻》一曰女容徐靚。又與靜同。《賈誼·服鳥賦》澹乎若深淵之靚。《揚雄·甘泉賦》稍暗暗而靚深。《註》師古曰:靚,卽靜字。

詹憲慈:「靚者,美好也;俗讀靚若霅電之電。《文選·蜀都賦》炫服靚妝。注引張揖:靚謂粉白黛黑也。《禮記》雜記注:拭,靚也。譯文:靚本作靜。粉黛裝飾則美好可觀,故容貌美好廣州謂之靚。又,廣州謂美好亦曰靚懰,《詩·月出》佼人懰兮。(陸德明)譯文:懰,好也。懰或作溜字,誤也。」

烏sirsir:「靚是本字,本義是:一、形容女性儀容美麗;《玉篇》:靚,妝飾。《正字通》靚,飾也,粉白黛黑謂之靚妝。例見《後漢書·南匈奴傳》昭君豐容靚飾,光明漢宮。二、形容事物的美好;例見王安石《再至京口寄漕使曹郎中》北城紅出高枝靚,南圃春回老樹園。又見宋方千里《側犯》四山翠合,一溪碧繞秋容靚。 而從讀音可見,靚和靜、靖同音通假,從青聲,不詳它在方言中轉念作靚(liang)的規律或過程,但靚的方言意義表美麗、美好是肯定的…民國老粵語又用靚溜形容後生靚仔,例見粵語詩《垓下詠古》八千靚溜後生哥;懰乃本字。」

白雲城主:「令字本義為賞賜。衛簋:「王曾令衛赤市、攸勒」…令字引伸義為善。《爾雅.釋詁》:「令,善也。」《詩經.卷阿》:「令聞令望。」《鄭箋》:「令,善也。」…令字再由「善」義引伸出「漂亮」之義,變成粵語的leng3…leng3是「令」的白讀…令字中古音為來母勁韻三等開口,日常的讀音ling6其實是「令」字的文讀音…《清》《靜》《勁》三韻的文白異讀,都是ing/eng類型,以下左邊的詞語要念文讀(韻母為ing),右邊念白讀(韻母為eng)。淨:淨土,乾淨(勁韻)。正:正常,正(勁韻)。聲:聲明,出聲(清韻)。名:名氣,人名(清韻,白讀有變調)。令字為勁韻字,勁韻字對應粵語白讀為eng韻母,leng3符合勁韻由中古到粵語白讀的演變,綜合語義演變及語音演變,leng3應該就是令字的文讀音。」

Alone in the Fart:「從讀音方面去看,「令女」確實比「請/靜/靖女」更接近 “leng 女”,可是文字的讀音是不斷在變化的。香港人口語會把「乾淨」唸成 “乾 dzeng”,可見「靚」的韻母會由 “ing” 演變為 “eng” 並非沒可能,而且把「靚」讀成 “leng” 亦非最近的事。已故粵劇名宿「靚次伯」的名字一向都被唸成「leng 次伯」,即使普羅大眾讀錯,粵劇界的伶人甚至靚次伯自己也沒理由跟著讀錯吧,更何況靚次伯是靚大方的徒弟?就算不介意別人如何稱呼自己,也沒理由不顧及師父的名字。由此推論,「靚」被普遍唸做 “leng”,起碼已接近一個世紀。相反,除了近人猜測 “leng 女”應為「令女」之外,「令」字被唸作 “leng” 的實例連一個都沒有。」

曾焯文按:令屬勁韻,雖可能白讀leng,但由善義引申為麗,頗為牽強。靚屬勁韻,誠然韻母可能白讀eng,但聲母z難以轉讀l。

粵語表示美麗之lɛŋ,古漢語無可靠來源,若有,當不難找,來母(聲母L)極穩定,即使廣州話N/L容易混讀,亦不過來、泥、娘三個聲母,韻母ɛŋ乃係庚、耕、清、青、蒸五韻白話音,在此範圍內,《廣韻》無可用者。《廣韻》已包上古至中古(唐宋)時期。若係近代(宋元以來)傳入,近代北方話更無此語。今日普通話靚字有liang音,反本於粵語leng。

粵語表示美麗的leng,應該來自古越語,壯語假借漢字靚,書寫其表示美麗之leng。《古壯字字典》:「靚<方>lengj[le:ŋ3]精緻;美麗;漂亮:妖俏內真~。Dahsau neix caen lengji. 這個姑娘真漂亮。」然而,以靚為leng3,超過百年,武生王靚次伯(一九零五至一九九二),其名靚亦讀leng3。此字宜從通假。(本文吸納了黃嗣權君一些見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