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行同運(五)】林國賢:俄羅斯——東西角力連累同志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utin

普京簽署反同法令,成為國際社會眾矢之的。

俄羅斯在總統普京治下,國內人權狀況屢遭垢病。連在當地受到庇護的斯諾登,都公開稱俄國反同政策犯了「基本原則的錯誤」。前年普京簽署俗稱「反同法案」的「反同性戀宣傳法」(anti-gay propaganda law),莫斯科法院禁止同志遊行一百年,民間恐同勢力抬頭,令當地同志活在被襲恐慌中。不過,根據本網向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人士了解,深究其原因,竟是因俄國與西方國家的角力而起。

俄羅斯一度待同志

時間回到蘇聯解體後不久的一九九三年。俄羅斯已非刑事化男同性性行為,同志的生存空間一度「鬆綁」;第二大城市聖彼德堡一度成為「同志之都」。當地民眾原本就不喜干涉別人生活,對同性戀持有 「don’t ask, don’t tell」的態度;加上民族的服從慣性,權貴例如某銀行同志高層同志身份,人所共知仍無人去談論。

不過,普京上場後,在國外與歐美為首的西方國家博弈,在國內又要收服各地分離勢力,壓制反對聲音。為保持強勢統治,普京除了營造強人形象,以不同方式打擊政敵;又製造西方社會對立的危機,以保衛俄人傳統之名,拉攏民心對抗外敵;此外,在蘇聯時期幾近覆滅的東正教會,亦乘宗教法律偏袒之機,趁勢抬頭推行保守教義,且與政府關係密切。

反同法=極權+宗教+民族主義

RUSS02

反同法例間接鼓勵政治人物及民間人士攻擊同志,有人幾乎因此喪命,但政府一於懶理。

普京的反同法,正正是以上三種情況合體的產物。據受訪者透露,普京懂得利用法律,作為攻擊政敵的「武器」。早前俄政府已制定十多條新法律,打擊反對人士。包括實行示威法,舉辦及參與集會示威人士可被罰鉅款,惟相隔五十米的個人示威則不需事先申請,變相禁止國民表達意見;同時又在繁忙地點布置警察,監察反對人士的行動。就算「反同法」名義上針對同志,但只是有名無實,政府此舉只是予政府攻擊政敵的多一個「藉口」而已。

不過,這條法律卻間接鼓勵政治人物及民間人士攻擊同志。例如先於俄羅斯聯邦,早於一二年已在聖彼得堡推動訂立反同法的議員Vitaly Milonov,就屢次帶同新納粹(Neo-Nazism)主義的暴徒(俗稱 「Skinheads」)及宗教狂熱團體 「God’s Wil」等成員攻擊同志主辦的活動,更公然宣揚「恐同行為是美麗」等言論。在這氛圍下,反對者極易因同志身份被針對,例如曾參與人權示威,支持反對政黨Yabloko party,曾控訴大選舞弊的俄籍醫生George Bundy,就因其同志身份,屢被俗稱「Skinheads」的暴徒組織攻擊受傷,更遭屬醫院同事出言辱罵,被迫出走美國計畫尋求庇護。

至於近年俄美之間的矛盾因益升溫,普京亦利用「反同法」,禁止公眾向18歲以下青少年宣揚「非傳統」的行為的條文,把同性戀打造成衝擊「傳統」家庭價值的「西方產物」,挑動民粹團結國民。又例如藉著收緊司機的健康情況限制,跨性人士被列入同屬精神分裂及嗑藥等的「精神障礙」,被認為危害交通安全被禁止駕車,刻意貶低、污名化同志群體,同時突顯俄羅斯民族男子氣概的「傳統」,陽剛氣「不達標」的同志成為顯然易見的目標。

此外,信徒數目在解體後急速反彈,現比例達國民四分之三的東正教,其教義對同性戀異常保守,教會堅稱同性戀是「罪惡」。二O一四年底一項民調顯示,高達七成五民眾認為同性戀有違道德。甚至有宗教狂熱分子接受BBC節目訪問時,對襲擊同志的行為沾沾自喜,更公然聲稱若法律容許,將以石頭「擊殺同志」。

反同也不免人治

雖然如此,普京政府表面上大幅制訂法例,箝制反對聲音。但社會實際上法治鬆散,法律條文也但非常「飄忽」,可說是「隨時有隨時無」,權貴禍福往只是旦夕之間的事。因此,除了貪污嚴重、講求關係、不顧制度,政策多只著重政府欲宣示的訊息,多流於形式上的空談。在實施時,甚至出現自相矛盾的局面。

例如索茨冬奧期間,曾公開表示「同志不存在本市」的索茨市長,主動召見當地唯一同志酒吧燈塔(Mayak)的負責人Andrei Tanichev,而且態度「非常友善」。在詢問各種問題後,聞知周邊衛生情況不濟,竟派出派出官員替其清走垃圾,又加派警員維持治安。當然這一切都是低調進行,只是為免在國際傳媒注視的冬奧期間「出事」而作出的臨時舉措。

RUSS03

在繁忙地點往往團駐警察,監察任何反對派的抗議行動。

就算有份參與恐同攻擊的暴徒,私底下的男男親密不比同志專美。一邊恐同,另邊廂卻會對同性送禮、勾肩搭背、甚至說「我喜歡你」,但對他們來說,這些舉動僅為顯示「戰鬥民族」的「兄弟情懷」;他們對同志的仇視,實際上可能只是由普京挑起的共同敵人--他們以此保衛昔日蘇聯大國的輝煌傳統,憂慮失去的民族身份。

同時,俄國同志雖然備受攻訐,但對西方國家對祖國的大加撻伐亦非一致讚好,而且質疑此舉的真正成效。

因同志身份被解僱的電視主持Anton Krasovsky在《衛報》專欄表示:

「任何竭斯底里的反應並非好事。普京不是希特拉,索茨也不是一九三六年的柏林。我讀到杯葛冬奧的報道時感到嘔心」

普京樂見西方批評

就像土耳其伊斯坦堡的同志遊行,西方傳媒側重警方出動水車、發射水炮驅離遊行民眾。不過值得留意的,是當時正值伊斯蘭教的齋戒月,才引來激烈反彈;西方國家的大力斥責,正中普京下懷,利用同性戀變成背負「西方價值」的國民「假想敵」。在俄國與西方在各地爭逐持續升溫下,同志這群被誤中副車的「受害者」,無邊的痛苦似乎未見盡頭。

RUSS01

普京與西方角力一日不完,被打造成西方價值的同性戀,只會繼續成為針對目標。

系列文章

【全球行同運(四)】林國賢:澳門——由不知不覺至後知後覺

林國賢:全球行同運(三):台灣——民主選舉發聲戰

林國賢:全球行同運(二):日本──「外國勢力」推一把

【全球行同運】林國賢:越南——在共黨虎口爭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