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惠蓮​:​從不可見至可見--日神的英雄之旅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每個人呱呱墮地之時均有其獨一無二的行星印記,裹面包含了神話生命的情感,而人在這個意義上,都是謫仙,某些生命的境遇會令我們重新尋找自我,在占星學的範疇中,提供了一扇通過神性自我,迂迴地發現自身的管道。

太陽Sun獅子座守護者

太陽是一顆由熾熱的氣體所構成的恆星,其表面的溫度接近攝氏五千五百度,內部的溫度則高達一千五百萬度 。它是使地球一切生命存在的能量,沒有它的光和熱,世界馬上到末日,同時只有在它的引力作用下, 所有環繞著它的行星才有運動的源頭。它代表人類的意志(will),是其他心智情感等機能的中心,是生存的必要條件,它是一個自覺的身份(Conscious identity)。如果說我們的生命都是一個獨一無二的英雄旅程的話,正正因為我們在經驗世界、人生各種喜怒哀樂愛惡恨的情態下的回應,意識到我們是一個怎樣的人,具備怎樣的身份模式,發放著怎樣的能量。

在古希臘神話中,太陽神阿波羅(Apollo)是眾神之神宙斯(Zeus)和麗托(Leto)的私生子。麗托懷孕觸怒了天后希拉,於是希拉便把麗托驅逐到凡間,且嚴禁天地萬物給她作任何的支援。麗托到處漂泊,沒有人敢收留她,就連大石頭看到她,也高呼:「走、走、走。」希臘文Leto便是「走」的意思。麗托走投無路,漂泊至小亞細亞,有身孕的她經過長途跋涉後既疲勞,又遇上炎熱的天氣,沒有人願意讓她喝一口水,村民惡言相向、拳打腳踢,更有人故意跳進水池中把水弄髒,叫她無法喝……

神在荒原出生

這就是阿波羅還未出生時,作為神子在人間所嘗的屈辱。 神話描述長大了的阿波羅身高力大、健美的容貌有如日光。 Apollo本就是豐饒的意思,在祂成長的生命歷程中,曾決心剷除那吞食人畜的妖莽(Python),從而獲得牠的預知能力 。在帕那薩斯山 (Parnassos)披荊斬棘興建宮殿,那就是世界的中心,也是光明美滿的人間樂園,祂又在那裹訓練藝術女神;更砍斬巨人歐托斯(Otos)和哀菲阿爾特斯(Ephialtes),阻止他們企圖通天界,登上天都造反,取代諸神的地位;祂的光采還散見於與牧童比賽吹笛、與森林之神比試豎琴等等。在希臘神話中,祂的權威可比擬宙斯,祂既是太陽神,又是弓箭神、預言神、詩歌神、立法神、美男子神、武神、破壞神等,多才多藝。

命運讓阿波羅在資源最貧瘠的環境中出生,即如人被拋擲到世界。這是個荒原,孤獨是人的本然狀態,人的意志在其未發微,到最後全體明朗現的歷程,也就是阿波羅極盡其神能的意義。

每一個人來到世界時都是隱形人,但我們的意志總像一顆要發芽的種子,有在生命的深層中向看光源的徹向性,一個英雄的旅程,正是從隱沒(invisible)奔向可見(visible) ,至少被我們 自己所看見。阿波羅阻止巨人通天界,定出人神的界線,愈發看出肯定人問歷練的必要與可貴 。他自己的光輝不就是汗水的映照?我們的意志確是世界的中心,它的版圖等待太陽放射性的光輝到臨。

在文藝復興時代,新柏拉圖主義哲學家菲奇諾曾說:太陽有兩種光線,一是塵世感覺到的普通光線, 這也是一般我們受用的,另一則是隱蔽的神秘光線,也許我們可以解釋為今天科學所發現,太陽的射線中有把我們曬黑曬焦的紫外線。沒太陽便沒生命了,但中國古代神話中英雄人物后羿便把天上十個太陽中的九個射下來,可見我們的先人認為太陽既可稱為溫暖,也可以是暴烈非常,猶如人的意志免我們落於虛妄,但它卻又有專橫跋扈的時候。

太陽象徵建制、父親,陽剛

由此,占星學以太陽代表父親、社會的父權制度,或更概括為一種陽剛的性質倒蠻有趣的。意志是生命的必要條件,但非充分條件。英雄也會有犯錯的時刻,就如阿波羅誤信烏鴉的讒言,以為妻子科羅尼絲 (Kormis)移情別戀,憤然以神箭誤殺妻子。並不見得每一個人的意志均會正確地全然行使,它或有不盡顯揚、又或偶有歧出的情況,前者將使我們抱著一個夢離開 世界;後者或如暴烈的希特拉,教那個時代的集體身處噩夢……

坊問媒體的十二星座運程,其實是按照我們的出生日月的太陽星座,十二星座是十二種不同的形式,十二種旅途上的課題。如果生命是個迷宮,十二太陽星座便是打開迷宮之門的一點靈明,我們經歷人生的共同課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