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畢以方:意志磨蝕.衝創.香港族群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nett

鉛水事件爆發,政府拖延追查掩飾事實,示威女子被控「胸襲」差人,給判入獄三個半月,港大「等埋首副」奴蠢茂「腳痛插水」,從幾件事件見到政府行政腐敗,司法制度崩壞,知識人墮落無恥。專權政府用大量無理的事件,超負荷逼迫港人,使族群意志麻痺疲勞,習慣荒謬,以此屈辱族群和個人伸張求生存與權力的意志。

每天飲用的食水含鉛毒,群眾不懂反應,或麻木旁觀,本能反抗的情緒都被馴化。香港人不是求生,只求無痛苦地等死,淪亡塾屍底,依然妄想可以活得舒服,死得安樂,從中也見到香港族群的敗壞衰弱。

哲學家叔本華認為世界是意志的表象,個體存在是虛幻的表象,背後支配的盲目意志才是本體。意志是盲目求生存的力量,不能遏止的衝動,原始的求生本能。就像一條被斬頭分屍的魚,鰓和身體仍會繼續跳動,掙扎至死,植物被折枝,折斷處仍會爆出新芽,這是盲目意志體現在個體身上,意志不為什麼,只是盲目的求生存,種族的延續。

被盲目意志支配的個體,追求性欲財富名利權位的欲望滿足,生存注定是痛苦,叔本華主張以審美觀照與禁欲,消滅盲目意志的束縛,以超脫痛苦,建立他的人生哲學與形上學,但他卻未有論及在專制統治底下,盲目意志也會被扭曲抑壓,以至於磨蝕殆盡。

香港族群求生存之意志,自主權移交,經過多年再殖民統治打壓矮化,飯民長年散播大中華膠毒以自我貶抑,已經敗壞衰弱。但族群之生存,絶不能走壓抑禁欲的自滅之途,而是要伸張求生存之意志和個人的權力意志。

盲目意志欲求生存持續,尼采的權力意志是個人要尋求不斷克服,支配,不斷的增強茁壯,肉體與心理精神尋求強力的展現,這是生命的特質,是超乎理性與道德的驅力。而現實上專權政府的統治機器,與心理治術的權力運作,要消滅香港族群意識,瓦解港人求生存與力量的意志,以極荒謬無理的事件,長期超載壓迫港人,令群眾的意志麻痺潰散。

飯民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包容、大愛的病弱奴隸道德論述,更是對生存欲望求增強自我的禁欲主義,閹割生存的衝動和力量,拘禁行動的腳上銬鐐,這無不是對個人衝創意志的摧殘和阻力,令人對現實處境感到乏力和厭倦。

香港族群伸張求生存之意志,伸張個人求成全與支配的衝創意志,需要去捍衛族群的權利,重新掌握人口發展,經濟流動,政治參與,要自主命運,建立主體,也就要爭取確立香港族群的主權。

香港被殖民侵佔,仍能抗衡周旋的時日無多,面對殘酷的鬥爭侵掠,是求死,要共存,是吾與汝偕亡,還是要你死我活。強者要伸張意志,能殘酷亦能克制殘酷,沒有對世界的妄想,立足於真實的地上,強蠻地衝破界線,踐踏桎梏的秩序,就是要踰越前行。意志衰敗弱軟的族群,飲鉛水變成白痴也不反抗的,只會是一群病弱者,在自知的自欺屈辱當中,繼續妄想可以安樂地等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