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從中共版本的「抗戰勝利」談起——台、港立國前先構築非中國主義中國史觀(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hist44

圖: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安葬香港保衛戰戰死軍人的土地

近日在中共大中國史觀下的所謂「抗日勝利七十週年」引發多起爭議,其背後所反映的是對中國歷史詮釋權的爭奪,也顯示中國主義中國史觀宰制下香港史觀如何受到影響。最明顯的例子是過去每年八月三十日的香港重光紀念日現在被港共政府完全抹殺,避而不談,引來民間部分人士的不滿。

當然香港早在一九九七年被併呑後,象徵英殖民時代的重光紀念就被取消,表面上是無傷大雅的事,實際上是跟中共重塑香港史觀有關,主宰此香港史觀的正是中共版本的中國主義中國史觀。

中共的大中國主義中國史觀

中國主義中國史觀其實有不同版本,端看曾「一統」「天下」的統治集團如何使用。原本中國國民黨發明的跟後來中共也採納的大中國主義中國史觀是大家常見的一種:第一,中國有五千年歷史,第二,五千年的歷史由不同朝代按先後順序排列,第三、支那土地上的住民同屬中華民族,都是中國人,第四、中國自古以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本來中共以拯救各受壓迫民族為由鼓吹及支持東突厥(新疆)、蒙古、圖博(西藏)及台灣等地獨立,正是要衝擊中國國民黨的大中國主義,以利在各方面打擊國民政府威信,甚至進一步裂解本來就沒有「統一」的中華民國。

不過,在一九四九年贏取大部分「江山」並宣布建國後,中共的領導人認定「新中國」必須復歸「一統」,大中國主義在「人民解放」的藉口下重新登場。不過,這對蒙古、東突厥及圖博人來說根本就是一種荒謬的中國史觀。這些民族佔據的那些領域根本不是什麼自古以來中國人的地方,也不承認自己是什麼「中華民族的一份子」。面對反抗,中共只好透過軍事鎮壓及人口清洗來貫徹其大中國主義。

香港歷史要以香港本位出發

香港人在英國殖民統治下,住民莫名奇妙地長期被中國國民黨發明的大中國史觀影響,不少人從小被大中國主義灌輸,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即使中國共產黨及國民黨同樣採用大中國主義中國史觀,但兩黨對一九一一年後發生的歷史詮釋大相逕庭。中共當然要掠奪香港史的詮釋權,否則有人會說香港應該「歸還」中華民國而非中共的。

在中共版本的大中國主義中國史觀囚困下,對香港史詮釋很難避免被統治者用來正當化中共在香港的主權及治權:香港自古以來都是中國的領土;香港是在中國淸朝期間,被英國帝國主義侵略下喪失的中國領土;在分久必合的歷史宿命下必須「回歸祖國」,這祖國不是中華民國,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人也是所謂中華民族的一份子。

面對中共史觀的宰制,香港人必須理解,若不擺脫大中國主義中國史觀,就很難發展出本土的香港史觀。

中共近年刻意貶低英軍及英聯邦軍在抗日戰爭中在香港的貢獻,官員如陳佐洱等更以汙辱的口吻指摘英軍「貪生怕死」,目的正是要消除香港人對殖民地政府的緬懷,更重要的是鞏固中共版本的大中國史觀。

令人遺憾的是,香港很多政客、媒體及教育工作者將不遺餘力地協助中共。梁振英乾脆將今年的九月三日定為「抗戰勝利」假日,以及日前香港無綫新聞節目《星期日檔案》用中共五星旗去代表抗日的國民黨政府軍之事件都不會是個別案例。

香港人必須要認識到自己歷史自己寫的重要性,不能容忍中共片面地以其史觀壟斷對歷史的詮釋。

作者為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