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光國:誰知台籍志願兵椎心之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白狼」張安樂,日前率領群眾「路過」教育部,其中數人身穿「仿日本皇軍軍服」,跟反課綱學生隔街對嗆。統促黨這項行動的象徵意義不知何在?但他們可曾體會台籍「志願兵」當「日本兵」的心裡感受?

3c7eec3e79fe1ea4cccde2409752eed7

周婉窈主編的《台籍日本兵座談會記錄並相關資料》收錄一篇〈台灣人派遣海南島之始末〉,作者胡先德於一九四二年考入日本海軍陸戰隊,擔任通弁(編按:即翻譯員),被派到海南島北黎戰區黃流附近的新街分遣隊。當時日軍無法控制海南島全局。在共產黨和國民黨游擊隊出沒的地區,一個村莊通常有三個村長,分別應付三方人馬。

通弁的工作是協助日軍,蒐集軍事情報、翻譯、審問戰俘、核發「良民證」。作戰時除擔任嚮導外,諸如開闢道路,構築兵舍,三餐應用,徵用人工或徵收物件,都由通弁透過村長向居民徵購,「價錢比市價便宜甚多,象徵性而已」。因此戰後,有許多通弁被當地居民打死或重傷。

「你是皇軍或清國奴?」

有次,北黎戰區內的四更村附近,有共軍出沒。一名日本軍官帶隊前往掃蕩。因為戰術判斷錯誤,二、三十名共軍全部安全脫逃,無一受傷或被俘。該帶隊軍官惱羞成怒,命令士兵逐戶搜索,將村內男女老幼集中於村中空地,架起機關槍,擺出射殺姿勢。村民見狀驚惶哭叫,日軍所派村長抱住胡先德的大腿,哀求「救命」。

胡先德向軍官求情:「村民無武力,無論皇軍或共軍來,只有服從,請嚴予命令今後多與皇軍合作。」該軍官嚴詞責問他:「你是皇軍或清國奴?」最後雖未殺害村民,胡先德已感受到日本軍官不信任台籍軍屬的潛在意識。

皇民化之台籍軍屬,尚且被日軍視為戰爭工具,戰時當地居民投靠日軍,擔任維持會會長,或自衛隊長等,其下場比台籍軍屬更慘。

北黎戰區有一重鎮,叫做黃流,設有自衛隊。八月十五日,日本無條件投降,日軍將此消息祕而不宣。其後第一或第二天,胡先德看見很多戰友往海軍病院走,也隨著走到病院。發現該黃流自衛隊長被綁在鐵製病床上,正活生生被解剖,慘狀無法形容。他問戰友:「誰下的命令?」答說:「副官下的。」胡先德不忍心看下去,趕快離開。

九月下旬國軍接收時,這位副官高崎上尉被國軍逮捕,送往廣州軍法審判。一九四九年國軍撤離廣州時,據說該副官從獄中逃脫,潛回日本,為報社寫文章。

戰爭結束後,日本軍民即於戰敗之年年底,全部平安回抵日本。他們將台籍軍屬棄於戰地,任其自生自滅,不管他們是否會被當地居民打死。胡先德因而感嘆「船過水無痕」,作為侵略者的工具,下場總是「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統促黨」是否能夠體會上一代台籍「志願兵」這種「幾面不是人」的椎心之痛?如果大家都能夠推己及人,站到對方立場,一起體會上一代台灣人「志願兵」的心理創痛,「反課綱人士」還會堅持使用現行課綱,來替「日本殖民統治」擦脂抹粉嗎?

(作者為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原文刊於《中國時報》,得作者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