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從港、台兩地反洗腦教育 領略「獨裁者的進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twtext

近日在台灣有接近六成支持度的反洗腦黑箱課綱,跟三年前超過五成支持的香港反國民教育科兩場運動中,抗爭者最終還是在訴求目的沒有達成下退場了。兩地的主政者都展現了《獨裁者的進化》一書中所說的「收編、分化、假民主」技倆,而且效果卓越。

香港反國教輸了戰爭

香港洗腦教育爭議擴大的一年多前就出現反對聲浪,中學生早在二O一一年就開始到各區發傳單告知市民對國民教育科設立的疑慮,藉此對政府施壓,但政府無動於衷。及後梁振英於二O一二年七月上台,港共政權正式確立。為了配合推動國民教育於九月份正式上路,香港教育局資助出版了比台灣課綱寫得更細緻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但大家發現其內容相當偏頗,甚至鼓勵國小生對著中共的國旗哭泣及要求老師必須對學生是否「愛國」進行評估。

可怕的是,全港十八區家長教師會都沒有任何反對聲音,之後大家亦了解到其九七年後愈趨親中的取態,很顯然早已經被收編。在反政府勢力中,可能是由於無關選舉,泛民主派的各政黨在雪球開始滾動的時候根本不大願意支持反國教,連民主黨外圍組織的教協都默不作聲,故意漠視洗腦教育在中共實質併吞香港的藍圖中會起關鍵作用的事實。

7952734034_4e76e8fb05_z

圖片來源:melanie_ko

中學生團體學民思潮只好孤軍奮戰,在上任後就民望下墜的梁振英決意設科後,大家彷彿突然體會到了設科的可能惡果,及後學聯、自發的家長關注組及退休老師等陸續加入,以多次遊行甚至絕食的方式抗議。

政府本來仍依然故我,但在十多萬人在立法會選舉日前夕包圍政府總部及佔領公民廣場下,突然作出假讓步,用以分化抗爭團體,最終在政府沒有承諾撤回國民教育科下就貿然宣布停止佔領,草草收場。也許是由於親中勢力在立法會的選舉結果的確比預期的差,政府不久就主動宣布撤回國教科,美其名是順應民意,實際上是要將洗腦內容摻加在歷史、中文、通識及其他科目內。

台灣反黑箱洗腦課綱功敗垂成

台灣的反洗腦課綱情勢一開始稍為比較好一點,至少去年初就有一百三十九位歷史學者連署反對採用新課綱,各種自發組織陸續成立。民團在要求教育部公開透明的行政訴訟中亦獲勝,但政府卻透過上訴及其他拖延戰術令各高中在脅迫利誘下,大多已經選好了新課綱的課本。校方多被收編,而大多的教師及家長團體都鮮有表態支持反洗腦課綱。

今年六月﹐當兩百多所的高中生發起網路串聯抗議引起媒體高度關注後,敎育部以「新舊課綱並行」這荒謬做法來搪塞,製造已經讓步的假象,執意不撤回黑箱洗腦課綱。學生團體於是發動佔領教育部,但數十位同學連同三位採訪記者遭到暴力對待、拘捕及提告。

政府強硬地對付學生,一意孤行不願撤回或暫緩新課綱,足證不惜一切以黑箱作業所想要達成的並不單純,也就是完成罪魁禍首之一王曉波所說的,以歷史和公民大中國主義課綱的內容,來整合國民黨的各派。作為最大反對黨的民進黨懦弱姑息,是由於在大選前根本不想凸顯國家定位及統獨爭議。政府及執政黨卻莫名其妙一直指摘民進黨操控學生,目的在於分化反對勢力,壓抑民進黨的反對聲音並分化反對勢力。

在後來朝野協商所得出的共識中,「自選課本」不就正是教育部早就已經同意的嗎?至於要求教育部依課審會啟動「課綱檢討程序」,問題是課審會本身是教育部任命的,有可能具有公信力嗎?

執政黨虛晃一招,在野黨配合,正是假民主下的假讓步。學生就在這情況下,加上強颱來襲而宣布退場,停止佔領。就在退場之後,教育部竟然無恥地表示,「新課綱已取代舊課綱,不可能是有兩個課綱」,狠狠打了大家一記耳光,倒頭來是「新課綱繼續施行」,以死諫方式抗議的冠華同學之年輕生命﹐可能是就此枉送了。

作者為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