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昌:人民幣啟貶值之路短期衝擊市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日前筆者剛剛發文認為中國政府在穩定市場和經濟之餘,長遠仍需改革以重新提振外資信心,想不到八月十一日馬上突如其來宣布下調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近2%,而且之後中間價將參考上日銀行間外匯市場收市價,大大收窄在岸和離岸匯價差距,也正式開啟人民幣貶值的預期,這步市場化改革有助穩定經濟,但衝擊可謂不少。

11846702_1137789779583957_2224688678467748028_n

《The Spectator》八月十五號封面

人民幣忽然貶值震憾市場,原由官方指導的中間價,現改為參考上日銀行同業外匯市場收市價兩日急貶近4%,離岸人民幣匯價兩日曾急跌7%,加上內地剛公布的工業、固定投資加上零售銷售等一系列數據均不及預期,市場擔憂中國經濟硬著陸,短期貶值料未完,引用人行前貨幣政策委員余永定所言,人民幣升值時代已經終結。

中國經濟不佳已是共識,目前關注點是會否出現硬著陸,本周初「恰巧」的先後傳出中國特色的量化寬鬆(QE)、國企改革又傳獲通過,現時觀之中共已經意識中國經濟放緩嚴重,在宣布SDR前夕竟然大手容許人民幣貶值加上匯改,已經不在乎匯價穩定和面子工程,實事求是乃好事。

而據路透社報導,接近決策圈的消息人士稱政府內部有強大的聲音要求人民幣繼續貶值,總貶值幅度將近10%,以刺激出口。人民幣貶值的決定反映了政府內部要求通過貨幣貶值支持出口商的商務部聲音,意味著未來幾個月仍面臨貶值方向,可以看到中共決策者思路已變。

今年三月下旬當時中國總理李克強曾經表示,不希望看到人民幣繼續貶值,「因為我們不能靠貶值來刺激出口」,更表示不希望貨幣爭相貶值,聲稱那會出現貨幣大戰人民幣貶值,對世界金融體系不好。豈料幾個月之後,中共領導層與去年聲稱「不放水,不靠強刺激」之後,再次自打咀巴。

正面而言,今次急速的一次性貶值減少人行投入外匯儲備干預的壓力,也有助當局專注刺激經濟,當然也開啟了貶值預期,如果貶值速度過快會加快內地資金流出,不過客觀而言,中國經濟若無法觸底之前的強人民幣最後也會崩潰。當然中共改善人民幣中間價機制之後,也獲國基會和白宮的正面評價,對十一月成為SDR略有加分。

今次人民幣貶值相當於年初瑞朗取消與歐元掛勾一樣,引起短期市場震盪,當時瑞銀急速升值三成,估計今次官方匯改之下,人民幣也會急速貶值,外電報導人行已經再次入市避免貶值過度,未來視乎經濟復蘇自然回穩,值得一提,歐元兌瑞朗已經再回當時匯改後新高,因為預期反映得快,估計今次中資股的劇震也有望短期結束。

人行予人民幣較預期快貶值,首當其衝當然是人民幣收入為主而外債沉重的中資航空股,紙業股等都有不利,有利的是成本以人民幣而收市外匯為主的出口工業股,筆者從不敢建議買入A股,也看淡內銀和內房等,在油價大跌大環境之下也對中資航空股不屑,因為它們還是和中國經濟特別是匯價有關,我們關注應是企業中長線盈利能力。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