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歷史課綱改革——《從民國與獨派史觀之爭,看天下與王朝》座談簡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上週五(八月十四日)香港復興會舉辦《台灣歷史課綱改革--從民國與獨派史觀之爭,看天下與王朝》座談。學者陳雲和一眾與會者首先回顧近月台灣歷史課綱改革的事實,並回溯台灣在教科書中所呈現的官方歷史觀的流變,藉著討論台獨運動與台灣新舊史觀;進而言及左、右翼思考模式分別,乃至共和國史觀、乃至以共和國形式獨立建立新國家的限制、為何天下史觀較適合香港及華夏。

twphisview

莫衷一是的文化觀爭論

台灣的歷史課綱之爭,在於要使用恢復傳統中華民國史觀的新課綱,或是繼續陳水扁政府主導下的舊課綱,從中反映出國家認同之爭,亦即是台灣究竟屬於華夏,或是太平洋上的新興海洋國家;亦是國家路線之爭,是要以華夏正統政權(中華民國)、華夏文化自處,或者繼續走「去中國化」的路線。

在台灣的政爭由於雙方沒有基本的共和原則、互信,只能各走極端,藍營主張傳統的中華民國史觀、中華文化為主流,而綠營則主張台灣國家史觀、以鼓吹多元文化來對抗中華文化。藍綠雙方在民主制度中競逐,因為國際政治的限制,台灣不能以戰爭形式獨立建國(例如把藍營全部逐出台灣或消滅),故此只能繼續進行這類史觀、文化觀的爭論,莫衷一是。

「語言癌」的爭議

台灣的歷史課綱爭議中,例如有人反對國民黨政府的新課綱將中華文化置於「多元文化」之前,反映出台灣要締造新共和國過程中,建立新文化的嘗試,以及此嘗試帶來的內部分歧。

有人指出,傳統華夏文化成為台灣獨立運動中許多人必須推倒的「霸權」,例如台灣上年的「語言癌」爭議中,有人指出近年台灣日常言談中充滿惡性歐化、日化的機械病句,如餐飲業上菜,會說「我給你做一個上菜的動作」,並將這種言談方式稱作「語言癌」;但這項批評則引來不主張華夏文化的人反感,有人爭辯這其實是台灣的新語言,語言經過流變和進化,不能以華夏雅言的標準來檢討今日台灣的語言。

亦有人提出,身為餐飲業的侍應屬於較低下階級,批評侍應講話有語言癌,等於階級歧視。台灣的語言癌爭議,除了反映出「平等」不但要抹平不同族群文化的差異(例如反對提出華夏雅言作標準),亦要抹平階級差異,主張低下層也有文化權,這文化權更是不可批評的。

從傳統禮俗進入民主國家體制

與會者提及,左翼思想主張,民主是平等的自由個體的實現,必須借助國家權力介入,陳雲則結合華夏天下觀念,用「現代國家的角色是補償正義與補償平等」,解釋了從傳統禮俗進入民主國家體制的補償作用及制衡力量。台灣獨立建立新民主國家的過程,使用平等價值觀,不鼓勵差異甚至視某些差異為阻礙民主的因素,例如省籍差異造成的語言分別,必須以「台灣人講台語(閩南話)」來消除,文化分別則須要締造一系列新的文化觀(如多元文化觀)、史觀來塑造國族共識。

現今的獨立建國運動,一般是主張建立新民主國,然而,若淪為盲目信奉民主制度,就必須全盤接受一種倫理假設,即是平等的自由個體的實現,必須借助制度、國家權力介入,包括制訂新國家史觀、文化觀。

純化與混雜

這種新國家的史觀、文化觀的建構有兩種方法,透過「提純」,例如主張「統香港人」都是百越人,假如「提純」有困難,例如台灣族群組成複雜,不能主張所有人都是南島民族的原住民,故此只能主張「混雜」,將所有變成平板而沒有歷史經驗和累積的個人,以建立一個都是平等的、自由的個體的國家。建立現代共和國,必須以自由、平等原則來建立國民,國民是標準的、拉平的個體,不能帶有太多歷史。

實際上,現代社會的運作本身就是不平等的、講經驗、專業資格、階級甚至人脈的,故此新共和國亦只能講一套、做一套,以平等和自由為口頭的理想,但實際操作上毫不平等。回到文化主體的討論,例如一個新國家以驅逐華夏文化而建國,這個新國家就算再講多元文化,實際上也是將華夏文化置於較下等的位置。

台灣事實上可以繼續維持著中華民國的體制,而內部繼續由統、獨這兩派看似對立的政黨競逐政權或爭鬥,因為台灣安全有美國保障,台灣亦不像香港具有全球競逐的國際股市、貨幣;但香港萬一走上民族建國的道路,則必須要建立例如「香港族」、「香港史觀」,或者主張香港民族要混雜,香港沒有主流文化。這樣不利香港人輸出文化軟實力,亦不符合香港現實,香港人本身就是華夏文化遺民,貿然放棄而鼓吹多元,或創造新族而導向專政,皆非香港之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