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有人話「積極不干預」過時 Uber馬上拉人封艇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uber

新華社刊出梁振英表示「積極不干預」已過時的訪問之後,不夠兩日,警察就放蛇拘捕Uber司機,雷厲風行的大隊人馬上Uber寫字樓拉人封艇,罪名曰「涉嫌『使用汽車以作出租或取酬載客用途』及『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車輛』。」

基於行政和執法機關已經N權合作,我覺得兩件事也要放在一起解讀。Uber是外國公司,用手機程式來「仲介」汽車接載服務。理論上,Uber是走法律罅,司機不收現金,用電子貨幣過數。這究竟在法律上講不講得過去,要Uber的律師團隊和律政司慢慢玩法律遊戲。

但事實上,這不是科技或者法律的問題,港共要殺Uber而後快,是因為它觸犯持有的士牌的那些資本家。的士司機之前炒蝦拆蟹,聲稱Uber令其生計大受打擊,固然不全是假話,但的士行業受到打擊,市民不會有損失,損失最多的,是這些年來不斷炒賣的士牌、擁有的士牌的中港權貴資本。

以炒賣的士牌聞名的公司,例如維基上都可以看到的「先達的士公司」,不時在鏡頭前教訓港人不愛國不臣服的譚惠珠,就曾在九O年代被《壹週刊》踢爆持有股份。

我用了二十二元,在網上查閱公司資料,「先達的士有限公司」現在總共有十個董事,其中九個是自然人,另外是一個名為「高華置業有限公司」的法人團體。

「高華置業有限公司」其實是譚惠珠的家族公司。二O一一年,《明報》報道,「高華置業有限公司」的董事括譚良就、譚雪明和譚榮就等人,譚惠珠於一九九O年仍任董事,「相信高華置業為其家族公司」。就是說,到目前為止,譚惠珠的家族仍然是的士牌公司的董事之一。

譚惠珠早年親英,之後親中,現在做北京的傳聲筒,不能說是沒有政治影響力。還有其他以前通過的士牌制度漁利的人,今天撈得譚惠珠比高的,有沒有可能用警察幫自己拔取眼中釘?絕對有可能。因為警隊已是集體腐化的資產階級打手、專制政權的家丁護院。

警察打人可以沒有後果,一直拖;悍匪、騙子,沒有拉到幾多;Uber來了香港多久,警察就果斷採取行動。本地土共和資本家在這方面說辭一致:我們不要談太多政治,我們講經濟。好吧,樓價高、租金貴,都忍,山不轉人轉,把業務搬到網上,都有一天可能會遇到政治力量毀滅性打擊。

不談政治,我們都想,但在這裡,創業從何講起?二O一四年,《經濟學人》統計全球的「裙帶資本主義」指數,香港名列第一。我認為這個角度,比起美國傳統基金會每年都說香港市場很自由,來得更現實。在這裡,要有政治力量的護蔭,你的生意才能長久;像中國建築公司,因為是國資,所以毒害香港人都可以坐得穩穩的;為甚麼馬雲這個九流的商業騙子,可以在香港的台上大講人生道理呀?因為政治通了,站穩了當權那一邊,你就可以發財。

chart

《經濟學人》統計表

Uber是外國公司,還能有後話,如果公司是低人一等的香港人開,耐鬥嗎?梁振英說積極不干預,是過時的——那是實話。干預一早存在,而且現在要「加大力度」。不談政治,能拼經濟麼?經濟背後的還是政治。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你不搞政治,連最低限度做一隻食飽的港豬都不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