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中國救災能力超低能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1jp

截圖來源:產經新聞

許銘洲/編輯

《美國之音》(VOA)八月十九日報導指出,天津大爆炸一週來,事故真相不明,也讓日本的天津企業,恢復生產期程無法估測。每天緊盯天津爆炸事件進展的日本傳媒終於按捺不住,週三(十九日)日本銷售量最大的兩份報紙——《讀賣新聞》及《產經新聞》皆發表社論,指中國消防體制殘敗不堪,間接導致這宗爆炸案造成上百人死亡,以及多人失踪;此悲劇在現行中國體制下,幾乎無法避免;另一方面,日媒也對於中國控制災場消息的做法不以為然。

《讀賣新聞》指出,保有世界屈指可數規模港口的天津,目前,包括日企在內的多數外國企業損失嚴重,例如受爆炸影響的豐田汽車工廠,不能開工;大型超市AEON也無法營業,深受打擊。

社論指,雖然爆炸原因至今不明;然而消防員不明狀況下噴水滅火,引發倉庫內的化學物質爆炸;爆炸現場附近存放大量有害物質;這些鮮明事實,令周邊居民飽受健康威脅。中國當局害怕社會不安,強力壓制傳媒報導,以及嚴密監控網路訊息,以致天津爆炸發生一週來,案發原因和受害情況,仍舊模糊不清;也造成許多企業,無法做出何時復工營運的正確決策判斷。

社論也說,中國經濟成長與發展,不可缺少外國投資;然而,事故應變能力如果一再沒辦法符合國際標準,外資就會遠離中國。一再堅持獨樹一格的封鎖訊息手段,只會令國際社會對中國這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更加不信任。

貪腐卸責的高風險國家

《產經新聞》的社論以「天津大爆炸應貫徹法治與公開訊息」為題,表示中國法治和公開訊息不足問題,一再令人不安。

該社論指出,官方宣稱死亡和失踪者,總共不到二百人,但從網路傳遞的受害現場資訊判斷,這個數字絕對是低估的;造成國際社會對於中國提供的資訊,難以信服;這類質疑的根源,就是中國徹底實施限制報導,以及控制採訪的不當手段所致。社論指出,消防隊不知現場有化學物質,中共也縱容廠商囤積超過法律規定的數十、甚至數百倍劇毒化學物質。後來,總理李克強親自出馬,強調將依法追究責任,堅決處置失責及腐敗官員;此舉,更加予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合理質疑,即中央官員想把貪腐責任,轉嫁地方政府。

社論也說,六月間長江遊輪船難,導致超過四百人死亡事故,至今仍找不出真正原因;僅管,習近平標榜「依法治國」,這類官場虛虛實實,卻已成為中國社會縮影的最佳寫照,一切僅供參考。

欠缺專業團隊

目前中共似乎把天津爆炸事件矛頭,指向「官僚腐敗」。《美國之音》也引述,長期觀察中國問題的日本作家福島香織(ふくしま かおり)看法:中國消防系統,出現結構性問題,她說:「中國沒有資深消防員,是天津爆炸案,產生消防悲劇的必然結果」。她分析說,中國不重視消防體系,專業意識跟消防經費也都嚴重不足;加上消防系統裡缺少知識,莽撞行事與指揮混亂,導致中國消防事故,層出不窮。

福島指出,中國沒有獨立的消防機構,消防主力隸屬於公安和武警;而且,作為主力的公安消防隊和武警消防隊員,多數為兩年一聘制,這些訓練僅三個月的「消防新兵」裡面,可以說並沒有資深者,以致中國消防員平均年齡小,殉職率高。

11836765_10207772347053785_3894573702589117944_n

(微信圖片)

忽視消防工作

福島香織指出,中國消防新兵文化程度低,以二O一O年上海消防新兵為例,總數一千二百一十三人裡面,中學、專科程度超過八成;消防新兵的月薪資,以二O一五年為例只有一千七百元(人民幣),額外的危險補助三百元,「加起來比廣東工廠的工人待遇還差,所以向來都很缺人」。福島說,比起已開發國家一萬人口有十名消防員的編制標準;而在中國一萬人口不到兩名消防員。

福島香織用「二O一五年哈爾濱倉庫五名消防員殉職事件」為例指出,一個已經燃燒九小時,救火也毫無意義的現場,哈爾濱官員竟還命令消防員衝進去。「這是官僚輕視消防員生命,重視倉庫貨品的鮮明體現」,也說明中國消防官員,救災行動的無知、無謀。

福島還說,中國社會向來不尊重「專業體制」,另外的問題,如欠缺經費,升遷管道不足,也是障礙環節。她說:「專業人士必須常站在第一線的責任意識,這在中國幾乎是不存在的。稍有資歷者,就想當起官坐進辦公室,輕視擁有技術、知識的第一線勞動者;這與日本尊敬專業知識,『技術職人』體制相比較,就能發現中國社會,無法理解『專業人士』一詞所蘊涵的讚賞與敬意。」


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