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搞你的世界,先搞你的語言」——普教中妨礙學習仍強推 政治動機彰彰明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newss

文:May Tam

在一個座談會上,講者引述研究顯示,無論從考試表現及教學效益而言,香港中、小學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簡稱「普教中」)並不可取,而且防礙學生發展獨立自主和批判思維能力,與會者更質疑政府推出普教中措施,背後隱藏政治目的。

今日(八月八日)下午舉行的「如何學好中文?談普教中的成效」座談會,是由學民思潮、傘下爸媽、進步教師同盟和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共四個團體舉辦,是反國教科三周年的教育座談會系列之一。

unnamed-2

參與社運的學界和家長團體舉辦「如何學好中文?談普教中的成效」座談會。

為好成績 公開試前改用粵教中

講者之一、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講師歐陽偉豪博士指出,以假設的問題去探究普教中的教學成效,將會是一個迷思有兩面的看法,就是假如用普通話教授中文會否令學生成績更好,以及如果不用廣東話教授中文會否成績更差,這兩種情況都無法以實踐驗證。

但若探視現時的學校有否在高中年級普教中,就可窥視教學效益的端倪,因為高中面對中學文憑考試(DSE),在考試壓力的測試下,學校的選擇可以看到普教中在公開試的認受性是低的。

他舉出一所設有中、小學部的名校為例子,該校在小一至小三是廣東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粵教中),但小四至小六及中一至中三改為普教中,卻在中四至中六面對中學文憑考試時,又改回粵教中,這可顯示學校為保證考試成績,都不敢採取普教中。

中文科聆聽說話卷  僅2%考生以普通話應考

歐陽偉豪博士又引述去年中學文憑考試應考中文聆聽和說話兩卷的情況,在六萬多名考生中,只有
八百人選擇以普通話應試此兩卷,不到2%。因此,他指出從普教中在公開試中的低認受性可見,普教中是失敗的;而政府對普教中投放許多資源,實是資源錯配。

unnamed-3

進步教師同盟代表、資深中文科教師施安娜。

普教中單向 教學欠深入

另一講者進步教師同盟代表、資深中文科教師施安娜,則引述由一位大學學者就一所Band 1英文直資中學實踐了十年普教中之後的個案研究,指出了普教中在教學效益上的弊病。研究顯示,教師在普教中時,教學出現平舖直叙、灌輪式、單向式及重視事實描述的教學法,而欠缺了培養學生的探究和批判思考能力;學生則安靜聆聽、以短答案回答問題、不明白教學內容,欠缺深入學習(Deep Learning)。

個案又指出,校內一名中文科科主任因不能承受普教中而離職;另一名年青教師則表示,本以為普教中能令學生改善中文成績,但結果證明是錯的。研究更表示,如果政府將普教中作為長遠的推行目標,實是違背了教育當局倡導母語教學的本質。

普通話對寫作並無幫助

施安娜指出,被認為是普教中好處的「我手寫我口」,實是一種迷思。這是口語和書面語運用的問題,而普通話中亦有很多口語,以普通話教中文,未必對對書面語有很大幫助,反而閱讀會是一大幫助。寫好文章的關鍵,是用字豐富、組織精密、合情合理合乎邏輯,而非在於使用規範性語言。

孩子因普教中討厭中文科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代表陳惜姿則以其兩名子女在小學時接受普教中的親身體驗,指出其如何防礙學習。她的孩子在普教中下,為學習中文增加了很不必要的門檻,上課不明白老師講課,因而不喜歡中文科,拉牛上樹,更隨後引發行為問題。她表示,小學階段是最寶貴的學習時段,孩子本可以在沒有壓力下養成對語文的興趣,但可惜的是她的孩子卻錯過了。

unnamed-5

學民思潮代表周庭。

學民思潮代表周庭在英中就讀,沒有接受普教中,但她可以想像,普教中令學生花大量時間於學普通話拼音上,而中學課程又極度緊迫,加上諸多評核活動,學生根本再沒有時間學習分析和獨立思考。

台下觀眾質疑普教中語言殖民

台上講者和台下受眾發言時,均質疑普教中政策背後有政治目的,擬操控學生思維。施安娜引述教育當局從一九七八年至二OO七年期間,多次頒布的中國語文課程目的,如何從單純的學習語文和文學,而逐步加入體認中華文化、培養對國家民族的感情,以至在中學文憑考試中,中文科的評分準則之一,是對家庭、國家及世界的責任意識。

她指出,語言和權力關係密切,對操其他語言的人,權力者的心態會是:「我叻過你,你非我族類」。

unnamed-4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高級講師歐陽偉豪博士。

「要搞你的世界 先搞你的語言」

台下一位受眾更表明相信普教中背後的「政治陰謀」,因為上課聽不明白,慢慢學生便失去獨立思考能力,從中亦犧牲了中文科的學習。

歐陽偉豪博士表示語言是教思維的,引述語言學者維根斯坦的說法「The limits of my language mean the limits of my world」來說明:「要搞你的世界,是先搞你的語言;若語言守不住,你的世界也守不住」。

根據現時特區政府的政策,普教中是中國語文課程的「遠程目標」,並在二OO八至O九年推出支援中、小學普教中的計劃;但至今未把普教中定為強制政策,學校可以按自身的不同條件自行決定用粵語或普通話教授中文科。

迷信中國經濟 迷信普教中

但多位講者均指出,現時是家長心態導致辦學團體採用普教中,他們眼見中國經濟日益強大,會認為子女學好普通話能有更好前途。陳惜姿更希望向家長廣傳訊息,不要迷信若子女入到普教中的學校,就會高人一等,子女的學習效益更為重要。台下一位受眾更建議,政府若要學生學好普通話,可以簡單地在中學文憑考試中設普通話科,而不是推行普教中。

作為社運人士的周庭表示,雖然普教中背後的政治憂慮十分實在,但由於支持普教中的是家長的功利思想,因而在社運策略上,宣講普教中對教學效益帶來的弊病,是最「落地」的論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