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香港Live House的存在並不是必然的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live

未來的幾個月間,有兩間香港的Live House即將會相繼告一段落。

大家都知道,位於中環威靈頓街的Backstage Live Resturant在這個八月目前已進入他們的最後一個月倒數階段,隨著在八月三十日舉行過最後一晚的演出,這個已有八年歷史的音樂表演場地也要落幕。

而位於牛頭角工廈上的Musician Area「樂人地帶」,當他們早前宣佈在七月廿五日舉行的《Musician AREA 6th Anniversary》六週年音樂會活動之同時,也公佈了場地將於十月三十日租約完結之前結束營業。其結業的消息實情比Backstage傳來得更早。

眼見Backstage和Musician Area面臨終結,一下子香港的Live House生態也亮起了紅燈。七個月前,我才在《本士新聞》發表過一篇《Hidden Agenda的存在並不是必然的事》,當時Hidden Agenda這個表演場地正處於入不敷支的困局時艱。遙遙回應之前我的題目,現在那可以說「香港Live House的存在並不是必然的事」。

Backstage與Musician Area之終結

Backstage將臨道別(或是暫別),消息在早前突如其來,隨即取得外界的重大關注與迴響,備受不少媒體(包括主流媒體)所報導。畢竟Backstage是由一眾本地知名音樂人所創辦,加上在這個八月份他們正在舉行一系列超過三十場的《Stagéjàvu Festival》紀念性告別音樂演出 (見附圖節目表),深得圈中各方音樂好友鼎力支持重返Backstage的音樂舞台,除了跨越流行/搖滾/爵士/藍調/獨立的現場演出之外,還有DJ Party、電影放映會、音樂分享會等,好讓樂迷可以盡情共度這個場地的最後好時光,無疑是一時無倆的音樂盛事——雖然用「盛事」來形容令人婉惜的道別活動,那好像有點怪怪。

unnamed-1

《Stagéjàvu Festival》紀念性告別音樂演出時間表 (按圖放大)

相比之下,Musician Area的告別便來得比較低調,當然餘下三個月的倒數也許時候尚早,而目前亦尚未有告別活動公佈。多年來MA也是作風樸實低調、一直在默默耕耘的音樂表演場地;我相信有不少本地音樂愛好者不但從未踏足過這個工廈上的場地,甚至不知道香港有這所Live House的存在。即使MA沒有如同區的Hidden Agenda般能建立出不可少覷的音樂社群,但他們在圈中確有一定的重要性,造就了不少本地樂隊的演出機會。

令人意外的結束

對於Backstage的結束,我們也感到相當之意外。Backstage Live Resturant位於中環鄰近蘭桂坊的黃金地段,人流暢旺,況且他們亦不是純粹的Live House,而是一家開宗明義「現場音樂餐廳」——在Facebook上的官方說法是「一間以音樂為主的概念餐廳」。

白天Backstage是中環人的午飯好去處,晚飯時段後即使沒有音樂表演節目也可以與朋友上去喝杯酒聊聊天,是那種有點所謂「小資」況味的地方,與同區對上的藝穗會分庭抗禮。他們在近年才進行過大裝修,拆走了後排的梳化而開通了背後的落地大玻璃窗,把本來右邊的一大座Panel移到後方,位整個空間格局更宜作由餐廳而變身成可以全企位的Live House,感覺通爽得多。

Backstage一直予我的印象,是屬於作風穩健的音樂生意經營方式。但最後還是不敵租金之大幅度飆升,而選擇結束。

所以Backstage終結,已不獨關乎香港的Live House生態抑或樂迷有幾支持現場音樂演出的問題,而是跟各行各業一樣同是面對要「捱貴租」的境況。

租金定奪存亡

大約是過去五、六年間,我們都看到香港Live House生態的小陽春現象。一眾小型Live House場地先後崛起,都為我們的Live Scene(尤其是獨立音樂的)灌注上相當的活力,從坐落於旺區,到位於工廈上,他們正讓香港的現場音樂表演生態開拓了不同的空間,不再像那些年獨立樂隊或演出搞手想舉辦演出要租用表演場地時來來去去也只會想到藝穗會而已。

然而我是比較悲觀的人,又或者早已從香港表演場地的生存環境上看得到,這個小陽春現象並不是永恆。多年來曾目睹過關門大吉的Live House乃不計其數,而死因,那大多數是因租約期滿而對租金上升為之吃不消。如果一個音樂表演場地能夠捱得過十年,在香港已是可以稱作傳奇了。

我很討厭在Facebook上看到某些離地的音樂愛好者老是在抱怨為甚麼外國或台灣/大陸有這樣出色的音樂表演場地但香港卻沒有,然後對本地樂迷來個嗤之以鼻。然而要知道這不是單單之於香港樂迷有幾愛音樂、有幾尊重音樂、有幾高音樂文化水平質素、有幾搖滾、大家有沒有心去搞音樂,音樂表演空間的存亡,每每可悲地定奪於租金上。

要知道,這些場地都不是從天跌落嚟,還是有政府資助或大財團背景。有怪莫怪,請不要只去怪在搞手與樂迷身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